要驯服互联网的俄罗斯富豪

对于一个寻求对不听话的互联网加强管控的威权政府而言,还有谁是比中国“防火长城”的设计师更好的请教对象呢?


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7305

      英国《金融时报》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与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东正教会关系密切的俄罗斯富豪康斯坦丁• 马洛费耶夫(Konstantin Malofeev)正是这么想的。在莫斯科方面试图驯服互联网、限制美国网络空间影响力的过程中,他扮演着一个关键角色。
周三,马洛费耶夫的审查游说团体“安全互联网联盟”(Safe Internet League)在莫斯科欢迎了中国网信办主任鲁炜和中国“防火长城”设计师方滨兴带队的一个大型代表团。东道主希望学习中国的技术,把审查者认为不可取的内容屏蔽掉,使国内公众看不到这些内容。
对于马洛费耶夫而言,此举是为了达到俄罗斯一个更大的目标:在他认为被美国主宰的互联网上宣示俄罗斯主权。
“俄罗斯人从未想到,就因为我们是最先到达太空或发现南极的,我们对那里拥有主权,需要按照苏联法律飞到那里去,”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但美国人抱有这种牛仔态度——‘现在我们将从美国永久监管互联网,因为我们想这么做。’”
不过,在批评者们看来,笃信宗教的马洛费耶夫试图封锁带有色情、有关自杀和其他主题的信息的网站,不过是压制异见的一块遮羞布。在俄罗斯经历深度衰退之际,压制异见的需要或许变得更为紧迫了。低油价把俄罗斯拖入了衰退,同西方关系恶化更让俄罗斯的处境雪上加霜。
“俄罗斯就要举行议会选举,他们需要拿出一个互联网解决方案,”《红网》(The Red Web)一书的作者安德烈•索尔达托夫(Andrei Soldatov)说。该书描述了俄罗斯近年控制互联网的企图。
索尔达托夫看到,马洛费耶夫对乌克兰危机的介入也有类似特点。在乌克兰危机中,在支持俄罗斯撑腰的乌克兰分裂分子方面,马洛费耶夫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安全部门未能阻止(广场)革命,所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把乌克兰的事情外包给了马洛费耶夫,”他说。
41岁的马洛费耶夫留着粗浓杂乱的胡子,有着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evsky)小说中人物那样的宗教热情。他是由虔诚的俄罗斯东正教徒组成的一个鹰派圈子的成员。在普京的第三个总统任期内,这股势力的影响力上升。马洛费耶夫在大学时代的挚友伊戈尔•谢戈廖夫(Igor Shchegolev)是俄罗斯联邦电信和大众传媒部部长。作为普京的“互联网沙皇”,谢戈廖夫正领导俄罗斯在网管方面向中国靠近。与此同时,在2014年对抗乌克兰的战争中,马洛费耶夫的两名前雇员执掌着俄罗斯支持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
这些关系让莫斯科的许多人把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发家的马洛费耶夫视为克里姆林宫的代理人。他承认,自己是应一位“知名公众人物”的请求呼吁对互联网进行监管的,而且他的神父也鼓励这样做——据称,普京和索尔达托夫也向这位神父告解。“我们看了互联网上的内容,感到极为震惊。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污秽的互联网之一,”他说。
因此,马洛费耶夫从俄罗斯主要互联网提供商那里筹得资金,组建了“安全互联网联盟”,为人手不足的政府审查机构搜寻他们认为应该屏蔽的不良内容。他表示,该组织现有5000名志愿者,主要查找儿童色情网页、“宣扬”辅助自杀、吸毒、同性恋的网站,以及该组织反对的其他内容。
该组织还受聘于科斯特罗马省以及当地东正教会,在该地试运行中国式的“白名单”政策——屏蔽所有事先未获得审批的网站。
该组织已经起草了向全国推广白名单的计划,该计划将通过让父母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间签订协议强制实施。“我们用大字写了下来:‘我接受我的孩子可能看到色情品、毒品、恋童癖者,’——太可怕了,当父母读到时,他们不会签字。他们会说,‘我会在办公室里用手机看。我不会在家里看。’”
即使用上中国相当厉害的屏蔽诀窍,要驯服俄罗斯的互联网或许也是不可能的。几十年来,北京方面一直在限制本国公民对互联网的访问,而莫斯科方面一直比较宽容。将互联网重新关进魔盒或许不再可行。“他们没那个技术,”索尔达托夫说,“他们的人才、他们的资源都不够好。”
即便如此,俄罗斯当局还想模仿中国互联网的另一项成功之举:迫使谷歌(Google)、Facebook等西方公司将存储中国公民数据的服务器迁至中国境内。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努力(以禁令相威胁)迄今并未奏效。
莫斯科和其他一些倡导者表示,境内服务器可以让他们更好地保护本国公民的隐私。但这样做也会让俄罗斯安全部门更容易进行监听,同时将西方互联网公司置于俄罗斯法律管辖之下。
虽然俄罗斯或许并不具备中国那样的实力,但马洛费耶夫并不打算让步。“我们希望谷歌能满足我国互联网管理部门的所有要求,因为我们看到中国所做的一切,而那并未让他们彻底停摆,”他说,“什么,你敢在沙特阿拉伯违反伊斯兰教法和禁忌吗?在俄罗斯,相比我们作为一个东正教国家所应该要求的,我们现在要求的只是一个零头。”
织还受聘于科斯特罗马省以及当地东正教会,在该地试运行中国式的“白名单”政策——屏蔽所有事先未获得审批的网站。
该组织已经起草了向全国推广白名单的计划,该计划将通过让父母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间签订协议强制实施。“我们用大字写了下来:‘我接受我的孩子可能看到色情品、毒品、恋童癖者,’——太可怕了,当父母读到时,他们不会签字。他们会说,‘我会在办公室里用手机看。我不会在家里看。’”
即使用上中国相当厉害的屏蔽诀窍,要驯服俄罗斯的互联网或许也是不可能的。几十年来,北京方面一直在限制本国公民对互联网的访问,而莫斯科方面一直比较宽容。将互联网重新关进魔盒或许不再可行。“他们没那个技术,”索尔达托夫说,“他们的人才、他们的资源都不够好。”
即便如此,俄罗斯当局还想模仿中国互联网的另一项成功之举:迫使谷歌(Google)、Facebook等西方公司将存储中国公民数据的服务器迁至中国境内。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努力(以禁令相威胁)迄今并未奏效。
莫斯科和其他一些倡导者表示,境内服务器可以让他们更好地保护本国公民的隐私。但这样做也会让俄罗斯安全部门更容易进行监听,同时将西方互联网公司置于俄罗斯法律管辖之下。
虽然俄罗斯或许并不具备中国那样的实力,但马洛费耶夫并不打算让步。“我们希望谷歌能满足我国互联网管理部门的所有要求,因为我们看到中国所做的一切,而那并未让他们彻底停摆,”他说,“什么,你敢在沙特阿拉伯违反伊斯兰教法和禁忌吗?在俄罗斯,相比我们作为一个东正教国家所应该要求的,我们现在要求的只是一个零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