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时务:墙里的人想出去 翻墙的成本

原文:http://feedproxy.google.com/~r/letscorp/aDmw/~3/_WDPcmjCr3E/22608

隔绝信息的防火长城(GFW)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最确切感受到的「墙」。怎么能翻墙?中国的VPN市场已经达到了一年近5000万美元的产值,这只包括了企业和事业单位出于保密和通讯的需求,个人VPN这个行业由于灰色的属性,更是无法计算。

文/ 谷禹

30岁的Demi成长在中国,学习工作生活在英国,每年放假回国探亲,真实世界的地域流动,让她和她的家人不知不觉游走于网上世界的墙内墙外。

Demi 每年圣诞节和复活节回国探亲,由自由的网络世界走进围墙内,被囚的感受扑面而来。Demi老公是香港人,从邮箱到社交网络全部无一幸免的处在墙外。几天不 用Facebook还好,但身处在一个几乎人人一台黑莓、iPhone的英国社会,几天不查雅虎(香港)邮箱,足以让你和社会脱节。Demi的妈妈每次都 会抱怨女儿女婿放假只陪她最多三天,之后铁定直奔香港:回覆邮件,看《苹果日报》,上Facebook 上载照片,把几天积累下来朋友推荐的YouTube视频一扫而光。

他们只是众多被「墙」影响、因「墙」烦恼的老百姓中的一员。2008年以来,Facebook和YouTube被封禁,越来越多中国互联网用户感觉到「墙」 的存在,并且不断增高和加厚。初到中国的外国商人,往返深港两地的小童,以及在深圳上海的港台商人家属,都逐渐开始了解到VPN(注)这本来只用作大集团 内部沟通或保密,或者网游玩家减少延迟的技术。在2008年之前,淘宝的VPN卖家仅为几百家,在2011年,VPN这关键字在淘宝被封禁了,但VPN的 卖家却激增到几万家。

(注:VPN 技术的英文全称是 Virtual Private Network,虚拟私人网络)。这种技术一般用于企业内部沟通或资料加密传输,或者教育机构员工和学生远端存取学校所购买图书馆资源,由于VPN技术需 要架设伺服器,当把伺服器架设在海外的时候,就客观上达到了翻墙的功能,最新的OpenVPN技术标准能够采取2的128次方位数加密,以目前的全球技术 发展水准来看,根本无法破解。)

从2008年开始,出现在百度知道上的「怎么能fan墙」(故意避开敏感词,用拼音fan代替汉字「翻」)越来越多,从求邮件发以及下面留下的QQ邮箱的数 量,都说明了这道无形的墙的阴影遮住了太多人,免费翻墙软体的弥散,导致大量翻墙服务被封锁,「自由门」、「无界流览」、「tor」,各种Twitter 的API(注),只要公开传播出来,都会第一时间被封。一家翻墙软体的卖家店铺,曾被BBC制片人在新浪微博公开推荐过,当天晚上就已经发现网站无法访 问。

(注:网络应用介面,可以通过私人架设独立伺服器来访问Twitter,这样就可以绕开防火墙)

翻墙难,但在一个资讯社会里掌握优质资讯所带来的优势,使得翻墙的诱惑倍增。尽管对「自由门」等软体封锁严密,但早在2005年,就有如Witopia之类 的公司将VPN应用于翻墙,但由于VPN易用性差(通常都是全网络,每一次连接VPN都相当于重新连线上网,会引起各种网络服务断线,且所有资料流程量皆 通过虚拟网络,使速度变慢),VPN通常只局限于外国记者和小国外交官(有卖家曾经卖出数十个VPN帐号给西非国家外交官,而通常富裕国家会自己配备私人 网络)。

2008年以来,为数不少的创业者开始涌入这一领域。新的国外服务提供者在2009年新疆事件之后迅速崛起,如 StrongVPN,12VPN,Astrill,ExpressVPN等等。这些新服务在技术上做了改进(比如进行网络流览时候,只对被遮罩的网站才使 用海外伺服器,大大提高了网页流览速度),从而在市场脱颖而出。但由于价格高昂(60美元一年,甚至更多),这些VPN提供商主要面向在华外国人,和一部 分国内媒体和互联网从业人员,提供不限制流量的服务。

而中国人群体使用的VPN提供商,多是低价经营,以流量计费,且多为个人经营,难以保证安全。但是由于价格低廉,依然能见到众多国内用户趋之若鹜。中国公司 的行销方式也很有中国特色,许多公司会在新浪微博上搜索关键字VPN或「翻墙」,并在底下留言,以低价吸引潜在顾客。当然,这些提供商都难逃监管部门魔 掌,网址几乎是每个月一换。

为了避免引起「墙」的注意,绝大部分海外VPN提供商都不在主页使用censorship(审查)、freedom(自由)等词语。Astrill公司的负 责人曾明确表示,公司绝对不会在主页上宣传反对审查制度等语句,而是以不太敏感的「保护隐私」为主。但无论如何宣传,VPN在中国的主要功用就是翻墙。在 经营的过程中,大多数VPN销售商总结出一套模糊的规律,摸清了「墙」的底线,双方达成了默契:付费的英文软件不封,在英文网站作广告不会被封网站,以保 护隐私为名。

但是这种默契也有被打破的时候:在2011年2月中国茉莉花事件最紧张的时候,Witopia这个在中国经营时间最长、付费用户最多的VPN提供商,其网址 和所有伺服器被全部封禁,愤怒的用户发送了超过平常客服邮件二十倍的邮件,以至于其不得不关闭线上客服。在随后的一封致全体用户的信中,Witopia总 裁Bill Bullock沮丧懊恼地说:中国本应该感谢我们,我们只是卖软件给在中国做生意和游客,让他们通过Facebook和Twitter和家人联系,而不是 出售给中国的革命者和异见者。

Bill Bullock的话反映了大多数在中国经营VPN业务的人的心态:对市场垂涎,却又对政治感到恐惧和不确定。根据全球著名IT调研公司 Frost&Sullivan 于2011年发布的报告,中国的SSL、VPN市场已经达到了近5000万美元的产值,这只包括了企业和事业单位出于保密和通讯的需求,个人VPN这个行 业由于灰色的属性则更不好计算。一家处于市场中游的VPN公司负责人,于2010年私下表示,公司每天利润大概在一万美元。粗略根据Alexa排 名,Witopia或者Strongvpn的利润则应该是几倍以上。尽管没有具体的统计资料,但可想而知,防火墙催生的地下VPN产值,不会是个小数目。

尽管茉莉花之后,多数国外VPN提供商都悄悄地将软件宣传重点放在诸如保护隐私,安全使用无线网络等特色。但这些并不是主要需求,以Astrill VPN为例,无论如何转型,其80%以上的用户是身在中国和伊朗,使用VPN以突破网络审查而获取政治资讯。有趣的是,剩下的20%,多是以色情为动力的用户,有不少身处中东,百无聊赖的美国大兵,由于伊斯兰法对色情的严厉禁止,也不得不购买翻墙软体登入色情网站。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墙」似乎超出了中国的边界和政治范畴,越来越多的国家,以及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实行IP墙,保护自己的优质资源。自己生产 优质资源的媒体和企业设置IP墙,如BBC旗下互联网电视业务,只针对英伦三岛的IP位址,以确保只有缴纳了一年一百多镑执照费 (license fee) 的用户才能观看和下载到BBC旗下所有的节目。这在互联网发达的美国更是司空见惯,HULU(著名视频网站,和传统媒体合作,提供优质内容)、 Spotify、 Pandora(音乐分享网站),甚至Google等特定业务都要求美国IP才可以使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