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国安法,VPN公司开始重估香港的地位

面对国安法,VPN公司开始重估香港的地位

原帖链接:https://matters.news/@fanqiang/%E9%9D%A2%E5%AF%B9%E5%9B%BD%E5%AE%89%E6%B3%95-vpn%E5%85%AC%E5%8F%B8%E5%BC%80%E5%A7%8B%E9%87%8D%E4%BC%B0%E9%A6%99%E6%B8%AF%E7%9A%84%E5%9C%B0%E4%BD%8D-bafyreifwri44ew5eirydcm3wnqh5addztfipvzfd3ke3vgcltqn2fghczy

对于各大VPN公司来说,香港一直是个被青睐的城市。

鉴于这座城市在亚洲的战略位置、值得信任的法律制度和可靠的互联网连接,香港一直被认为是建立数据中心的最佳选择地之一。大量VPN运营商都在香港设有VPN服务器,以供世界各地的VPN用户使用。

然而,随着最近香港局势的变化,尤其是《国安法》的颁布,一些VPN提供商正在重新评估将VPN服务器留在香港的风险。这是因为,在新的法律框架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很有可能被强制将用户数据交给当局。这种情形对于以保护用户隐私为服务重点的VPN公司来说,无疑是非常不利的。

目前已有VPN公司决定移除位于香港的VPN服务器。

近日,VPN服务商TunnelBear(2018年被McAfee收购)宣布将移除所有位于香港的VPN服务器,"以确保用户的安全"。该公司强调,它不会在服务器上存储任何个人身份信息,之所以决定将VPN服务器从香港移除,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配置密钥"和"进一步观察《国安法》对香港技术生态系统的影响"。

另一家VPN公司,Private Internet Access,因为担心国安法威胁到用户和所有香港居民的隐私,也决定移除其在香港的VPN服务器。这家VPN公司同时表示:"我们并没有屏蔽香港的VPN用户,只是移除了物理服务器"。

还有一些VPN公司则选择把服务器保留在香港。

由一家瑞士公司运营的ProtonVPN表示,虽然它不会移除其位于香港的服务器,但已将对香港的评估改为高风险司法管辖区。ProtonVPN将继续使用全盘加密并严格遵守无日志政策,即使当地政府对其香港的服务器采取行动,这种措施也会保证其VPN用户的安全。

总部位于巴拿马的NordVPN(参阅:NordVPN中国评测)也将继续把服务器留在香港。NordVPN发言人表示:"我们所有的VPN服务器都是无盘或加密的,所以即使被接管也不会泄露我们用户的隐私。"该公司观察到,在中国5月宣布即将实施香港《国安法》后不久,他们在香港的服务查询量增加了120倍。

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ExpressVPN(参阅:ExpressVPN中国评测)也表示目前没有计划撤除香港的VPN服务器,并表示他们的香港VPN服务器已经过特别设置,不记录客户的个人信息和任何敏感数据,其专有技术确保服务器只在内存(RAM)而不是硬盘上运行,因此,无论是因为重启还是从数据中心被移除,VPN服务器上的数据记录都将随之不复存在。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香港VPN服务商都对用户隐私提供了足够保护。

近日,关于七家免费香港VPN服务商泄露用户数据的事件在网上曝光。这七家VPN包括:UFO VPNFast VPNFree VPNSuper VPNFlash VPNSecure VPNRabbit VPN,这些VPN表面上执行无日志政策,但实际上保留了用户信息并发生泄露,被泄露的数据包括连接记录、地址、支付信息、纯文本密码和网站访问记录活动等等。对于香港来说,这种情况是特别危险的。政府的批评者正是为了避免监控审查才使用VPN,而此类数据泄露不仅破坏了用户隐私,而且有可能使官方更容易打击异见人士。

VPN是一种保护用户隐私的有力工具,对于位于中国大陆需要翻墙的网民来说,更是一种最流行的翻墙软件。香港一直是一个受到各大VPN服务商青睐的数据中心地点。而在目前的局势下,显然它的这个特殊地位正在逐步动摇。



Hostwinds、搬瓦工、Hostinger、vutlr 四家VPS主机商速度对比测评


目前相对主流的 VPS 恐怕就是 Hostwinds 、Vultr搬瓦工banwahost和 Hostinger 这几个吧。经历过这么多的折腾之后,如何选择有的时候真的是个问题。本文针对这四家的最低配置,搭建好应用,测试下具体真实表现。坐标北京联通。
测试对比结果:(满分10分)
主机商测试期间测试宽带数据中心价格1080视频4K视频稳定性延迟Hostwinds晚高峰北京联通西雅图4.49美元10分9分9分180ms+Vultr晚高峰北京联通日本5.00美元10分7分6分90ms+搬瓦工晚高峰北京联通洛杉矶5.99美元9分7分8分150ms+Hostinger晚高峰北京联通马来西亚3.95美元10分8分9分160ms+
综合性价比:Hostwinds > Hostinger > 搬瓦工 > Vultr
无责任结论如下,四家 VPS 分别适合以下三类用户使用。
需求全球多个节点的,能看4K视频的购买 VultrHostinger
要求打开网页速度快,能看4K视频的购买 Hostwinds 、搬瓦工
要求速度快和稳定的选 Hostwinds (关键是现在可以免费更换IP)
Vultr:5美元一月的日本节点,Youtube 的速度。

Vultr


Hostwinds:4.49美元西雅图节点在 Youtube 的速度。

hostwinds


Hostwinds 是一家美国主机商,成立于 2010 年,国内站长使用较多的是 Hostwinds 美国 VPS 主机产品。由于 Hostwinds 美国 VPS 主机采用的是 SSD 硬盘,而且所有方案都有全球 CDN 加速功能,因而也备受用户青睐。 如今 Hostwinds 主机商提供的产品方案也非常丰富,包括虚拟主机、云主机、VPS主机以及独立主机等。目前 Hostwinds 主要有达拉斯、西雅图 2 个数据中心,其中西雅图数据中心在国内访问速度最快。现在 Hostwinds 提供免费更换IP了,没错,就是免费,免费,随意更换,可以一键解决 IP 被墙的问题了。通过 Hostwinds 搭建 SSR 是不错的选择,今天就讲解下 Hostwinds 搭建 SSR 教程。

1、购买 Hostwinds VPS

首先确认不要使用任何代理,网络是什么 IP 就是什么 IP ,不然可能需要人工审核,导致 Hostwinds VPS 购买显示 "Pending" 状态, 不能即时创建服务激活。
1、通过 Hostwinds 优惠链接进入Hostwinds 首页,选择 “VPS” 下的 "Unmanaged VPS" ,这里是最便宜的**(注意千万不要选择页面上 3.29 美元那个,那个是虚拟空间,不是 VPS !!!)**。

img


2、进入 VPS 选择页面后,根据自己的需要的配置选择套餐,一般我们选择最低配置就够用了,然后点击 “Order” 按钮进入信息填写页面,如下所示:

img


3、进入信息填写页面后首先填写账号信息,一般是新用户我们填写左边的姓、名、邮箱、密码,然后点击 “Submit” 进入下一步,如下图所示:

img


4、页面跳转后填写用户信息,如下图所示:

img


5、然后选择购买时间、数据中心 、操作系统,红色部分需要自己选择,绿色一般我们默认,可以按月购买,但是建议第一次购买时间选择长一点,这样优惠要大很多,不然后面续费优惠力度就没有这么大了。 如下图所示:

img


6、默认是自动云备份的,如果不需要去掉勾选, 如下图所示:

img


7、然后选择付款方式,一般我们选择支付宝进行付款 (只有国内 IP 访问的时候才有支付宝付款方式),如下图所示:

img


8、最后确认价格(不同时期可能价格有些许不同,如果通过前面优惠链接点击购买会有优惠),勾选同意协议,然后点击“Complete Order”按钮进行下单, 如下图所示:

img


9、下单完成后订单结果如下图所示:

img


剩下的工作就可以用SSH远程工具来进行了。

HostWinds主机常见问题汇总

购买后服务器连接不上。
解决方法:一般服务器刚买就连接不上的,主要有各个方面原因,请先用IP检测工具检测下你的IP:点击检测 打开网址输入你的IP和22端口点击检测(一定要多检测几次),如果国内和国外ICMP都不通的话就是网络崩溃了,重装下VPS系统就可以。如果一直出现只有国内ICMP不通,那就考虑免费更换一个IP吧。



推特可以去中心化吗?


  • 不能出卖用户的情况下这些寡头出卖什么才能维持高额盈利?



Jack Dorsey 的计划雄心勃勃,但细节不足。
去年底,Jack Dorsey 宣布了 Bluesky,该项目旨在为 Twitter 和社交媒体格局开发开放的和去中心化的标准。
当前,社交媒体用户只能与同一平台内的其他成员进行交互。Dorsey 建议,他的新标准将使交流能够跨社交网络进行,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工作原理。
不过,除此之外,Dorsey 并未确切说明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 Twitter 真的想去中心化,它可以利用现有的生态系统。去中心化社交媒体的一系列服务已经集成在 Fediverse 中,这是可互操作的社交网络的集合,这些社交网络使用开放的标准和协议相互对话。
但是 Dorsey 希望花费数年时间开发新标准,而不是与当前解决方案集成。有充分的理由对此表示怀疑。
Twitter 当前提供了一个集中式平台,该平台可通过对其用户进行有针对性的监视来获利。相比之下,分散式社交网络旨在最大程度上减少数据收集,减少广告投放,并使社交网络的所有权和控制民主化。
Mastodon 社交网络拥有超过200万的用户,可一窥其工作原理。它与 Twitter 非常相似,不同之处在于用户可以在服务器上托管自己的小型社交网络(称为“实例”),可以与其他 Mastodon 实例上的用户进行对话。
创建实例的人将设置自己的行为准则。例如,一个人可以创建一个专门用于幼犬的 Mastodon 实例;另一个实例可能更通用,但禁止仇恨言论和暴力。用户可以在其他情况下与其他人交谈,但是如果他们违反了规则,那么版主可以阻止他们或将他们踢出去。
Mastodon 不仅赋予社区对自己空间的控制权。它还提供了宝贵的隐私选项。实例可以设为私有,并且用户可以注册而无需透露真实姓名或将其帐户链接到个人身份信息。
服务器管理员可以在网络上看到用户的通信,因此对管理员的信任对用户至关重要。也没有针对性或其他方式的广告。
由于 Mastodon 是分散式的,因此没有中央控制的实例,并且可以与 Fediverse 上的其他社交网络和网站进行互操作:Mastodon 和 Pleroma 用于社交网络,PeerTube 用于视频共享,PixelFed 用于图像共享(类似于 Instagram)。
因此,用户可以发布视频之类的内容,并在网站和服务之间进行交互,而不必分别登录每个服务。
相比之下,Facebook 和 Twitter 之类的大型社交网络旨在将用户锁定在自己的公司范围内(因为用户是监视资本家的资产)。这些公司选择不允许其用户与其他网络的成员对话。
相比之下,分散式服务旨在将社交媒体世界打造成社区拥有和控制的网络的分散格局。它们依靠开放协议(用于传输数据的一组规则和过程)来促进跨服务的交互。
ActivityPub 是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一种流行协议,而诸如 Matrix 之类的其他协议则用于聊天室和聊天应用程序。
这就是 Twitter 的公告变得有趣的地方。
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提供了数千个互联网络,旨在提供无广告、尊重隐私的体验。如果用户发现网络正在滥用其数据,则可以转移到另一服务。
而寡头公司的社交媒体服务可以随意监视用户,因为每个人的朋友都被锁定在他们的集中化网络中。
很难想象 Dorsey 对 “去中心化 Twitter” 的设想。真正去中心化 Twitter 的本质会削弱该公司的基本商业模式。
他简要提到了与 ActivityPub 集成的可能性,但没有说明他是否会像在该网络上的其他活动一样停止投放广告并停止通过用户数据获利。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可以追溯到 Diaspora。 Diaspora 由四个纽约大学的学生于2010年创立,其灵感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 Eben Moglen 的演讲,他提议创建一个称为 “freedom box” 的个人云服务器,以帮助互联网分散化。
此后不久启动了 FreedomBox 项目。至关重要的是,它为社交网络、电子邮件、聊天应用程序、和日历等分散服务提供了基础架构。
用户可以通过可信途径将数据发送给朋友。这样就消除了诸如 Facebook 或 Twitter 之类的监视中介,否则它们始终在人们使用其平台时监视每个人。
Diaspora 最初引起了轰动,但最终失去了动力。在随后的几年中,其他技术人员承担了任务,而 Mastodon 是迄今为止最大的成功案例。
目前,这些项目主要托管在社区控制的服务器上,而不是 Moglen 设想的个人云设备。但是,FreedomBox 正在进行 Fediverse 集成,FreedomBone 等类似软件为 PeerTube 和 Friendica 等服务提供了应用程序。
Twitter 可以与 Fediverse 融合,也可以研究比现有解决方案更加分散和注重隐私的方法。但是显然不太可能,因为这样做会破坏其基本商业模式。
Dorsey 的真正动机可能是通过自我监管来抵制政府监管行动。例如,立法者正在考虑修订《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该条限制了用户发布的有害内容的中介责任。将内容审核置于最终用户、小型社区和推荐算法手中的新标准可以减轻 Twitter 对诽谤、仇恨言论和耸人听闻的内容的责任。
也可能是 Dorsey 希望在社会对社交媒体监视和操纵的不满情绪日益浓厚的时候推出 “激进的新解决方案”。
对于人权倡导者而言,分散化社交网络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由于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的根深蒂固的主导地位,很难扩大规模。 Twitter 似乎不太可能在没有被政府强迫的情况下做出这一改变。
社交网络巨头能否在基于成千上万个可互操作网络的去中心化生态系统中创造丰厚利润?
当 Twitter 和所有监视资本主义寡头一样收入来源是监视、操纵和广告时,如何才能信任 Twitter?
如果 Dorsey 希望他的建议得到认真对待,他需要开始回答这些问题。

现在墙外的世界就像1970年的中国大陆




我现在没法跟老外解释,我从来不吃蝙蝠和蛇,我也不吃穿山甲和老鼠,实际上作为一个北方人,我平时都很少能看到这些东西,更不要说吃它们了。
但是现在很多西方人就是相信,中国的菜市场里每天都在售卖这些肉类,中国人几乎人人吃狗肉,天天喝蝙蝠汤。中国就是一块被邪恶组织控制的大陆,那里遍地都是集中营、便衣警察、摄像头、监狱,报纸上全是谎言,老百姓嘴上都贴着封条,人民生活水平极端低下,低到茶叶蛋和方便面都限量供应的程度。
如果中国与周边的国家有了冲突(比如印度和越南)那一定是中国这个邪恶的国家又在策划什么侵略行为。说到侵略,众所周知,台湾和香港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而邪恶的中国正在蚕食、渗透、侵略这两个文明的国家。
我每天在墙外看到的就是这些胡说八道。中国的形象简直就是《星球大战》里的那个由头盔男统治的克隆人帝国。按照他们的描述,中国甚至都不是一个帝国,有点像是电子游戏里那种“虫族”
我惊讶的发现,其实绝大多数没有来过中国的欧美人压根不了解中国到底是个什么国家,他们对于中国的印象大约只来源于四个渠道:那些从来不会客观报道中国的外媒、海外民运、法轮功和港台同胞的描述。通过这四个渠道,中国不是魔窟胜似魔窟。这些人的宣传就是把上世纪70年代人民日报的宣传公式套用过来,把中共换成美帝,美帝换成中国。
这种情形确实很像是毛泽东统治下中国人对外部世界的基本态度。北边是苏修,东边是美帝,亚非拉世界革命,都等着中国人去解放呢。崔永元说,他第一次看日本电影都傻了,因为在毛时代,日本人在中国荧幕上的形象只有一个戴着战斗帽留着卫生胡的日本鬼子。日本人都是活鬼,怎么可能长的跟三浦友和一样的浓眉大眼,一脸正气。日本居然还有女人,长的都跟吉永小百合一样,这太意外了。
大陆中学历史课本,必然要提到大航海和新大陆的发现,照例要批评一下当时闭关锁国的大明朝和日本。我本来以为墙外世界和被墙内不一样,但是翻出来一看,也没什么不同,甚至于说在偏见和歧视上,更严重一点——墙内的一些人还有可能翻出开看看墙外的世界,而现在墙外有多少人有兴趣真正了解一下墙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在目前大陆的宣传下,川普基本上就是个穷途末路,精神失常的美国老疯子,他每天大概是通过算卦来制定国策。但是在墙外的宣传下,中国的领袖维尼每天又在忙点什么呢?大约是正在指挥他手下的生化狂人加班加点的制造病毒散播到全世界吧?
我始终以为我要比生活在马可波罗时代的人幸福一些,因为在那个缺心眼的时代,人们相信在东方,遍地都是黄金,只要你能穿过中间的蛮荒区域来到中国,随手捡上几麻袋金子,再想法回到西方,你就发财了。这很可笑对不对?但是现在,很多翻墙出来的小傻瓜,他们心目中的美国大体上就是这个样子。
我始终以为,我是个现代人,但我现在觉得,我不过是生活在有互联网的中世纪。我们跟中世纪的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对于谣言更加深信不疑,因为有图片有报道有目击证人。中世纪的人还有可能对自己的听来的谣言有点怀疑,但现代人不会,他们通过网络信息孤岛看到的那些东西,他们会深信不疑,然后以为那就是真实的世界。

自建VPN伺服器只需30分鐘 Google Outline 實測 港版國安法準備

盛傳港版國安法即將在香港實行,為了保障言論自由,網上對 Virtual Private Network(VPN)的需求又大幅提升,但不論是免費或收費的 VPN 方案的提供方背景都不詳,免費的選擇除了隨時被封禁,更有安全上的憂慮。

要較安全 + 不死?似乎就只有自建 VPN 一途。
私人 VPN 的必要性
有用過 VPN 的,應該大概明白其運作原理,就是將手機/電腦的上下載的資料都要途經另一個對口,避開可能會掃描/過濾你資料的連線。

VPN 近年被廣泛用於繞過中國的「網絡城牆」,但其更重要的功能還是保護敏感資料不被第三者讀取 - 免費 VPN 方案在這方面的隱患最大,試想想,你所有上過的網站、甚至網絡銀行的密碼等等,都有可能被架設免費 VPN 的第三方閱覽,真的不堪設想。

免費 VPN 的使用須知,我們另文再談,但要用 VPN 又要防止被有關部門封禁、又要以策萬全,架設私人 VPN 可算是最佳做法。


要自建一個伺服器當 VPN 用途,驟聽似乎是一個浩大的工程,但其實目前已有工具可以效勞,今次介紹的 Outline,就是當中數一數二方便的選擇,用的是 VPN 界別享譽盛名的 Shadowsocks 加密制式,其開發者 Jigsaw 背後更加有 Google 資金支持,有相當的品牌保證。
30 分鐘、零編程基礎都可以自建 VPN
Outline 的使用分為兩個部份,一為伺服器建設、二為連接用的客戶端,最花時間的就是伺服器建設的部份,但也不過是 30 分鐘內就可搞定,而且過程完全不需要接觸任何程式編碼,非常適合這方面的新手使用。

要架設 Outline 用的伺服器,首先要到官網下載並安裝《Outline Manager》程式:

《Outline Manager》程式擁有 Mac、Windows 及 Linux 版本選擇。

安裝完成後打開《Outline Manager》,首先需要設定伺服器,如果你有自己的伺服器或是已有租用其他 Linux 伺服器服務如 Google Cloud Platform(GCP)、Amazon Web Services(AWS),只需要在伺服器設定中輸入程式中提供的代碼、再將回傳的資料貼在《Outline Manager》的框中即可。
但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相信九成人士都是沒有自己伺服器的,在此處各位可以用到 Outline 建議的 Digital Ocean 服務,價錢不過是 $5 美金一個月,即每日約港幣$1 的費用,即可以享受到每月 1TB 的流量,用來當 VPN 用已是綽綽有餘,而且是按比例收費,用一日計一日,需要的朋友可以按此連結先登記帳號。

初次在 Outline Manager 選用 Digital Ocean,按完會自動與你的網頁瀏覽器連接,登入完成後操作就可以回到選擇伺服器地區的畫面


進入後會先要求你選擇伺服器的地區,可惜 Digital Ocean 沒有「香港」選項,要快一點的,可以用地理較近的新加坡,如果想要較穩定(或是經常用到美國服務)的,可以選擇三藩市/紐約的伺服器。


選擇後約需要 2 分鐘讓其自動設定妥當


當出現此介面,就代表伺服器已經架設成功啦!


架設出的伺服器可以隨時消滅(但並不影響 Digital Ocean 帳號),如果想轉用其他地區的話,刪除再開一個新的會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

超簡易連接
雖然 Outline 的設定過程必需要用到電腦,但 Outline 的 VPN 連線卻是手機、平板、電腦、甚至是瀏覽器都全數支援,只需要下載安裝 App,即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連線步驟,並不需要再在系統內的 VPN 設定中輸入 IP 位址等等資料。

開始連線前,首先要從 Outline 取得 ss:// 開頭的存取鑰:

在設定主頁的第一條代碼最尾有一標誌(紅圈示)


按下選擇「為這部裝置建立連線」,即可以獲得存取碼,將之貼到 Outline App 內就可以連線


如果要連線的並非正在使用的電腦、而是其他未安裝 Outline 的裝置,可以選擇「為其他裝置建立連線」,得出的連結可以直接為其他機安裝上 Outline、並輸入 ss:// 存取鑰


另外,Outline 亦支援一服多鑰的做法,只需要選擇「Add new key」,即可以開出多一個不同的存取鑰供其他裝置使用, 方便多裝置管理、或是短暫借用 VPN 予朋友使用。


另外,Outline 亦支援一服多鑰的做法,只需要選擇「Add new key」,即可以開出多一個不同的存取鑰供其他裝置使用, 方便多裝置管理、或是短暫借用 VPN 予朋友使用。
內地翻牆實測


在早前到上海公幹時,筆者就在酒店以及 MWC 上海的傳媒中心連上當地的 Wi-Fi,在未連接 Outline 之前,是不可以用到 Google、Facebook、Whatsapp 等在內地被封禁的網路服務的。而在連接 Outline 之後,所有服務都可以上得到,不過由於選擇的是紐約的伺服器,Ping 應答時間會較長。

連接紐約的伺服器,Ping 超過 200ms


連接紐約的伺服器,Ping 超過 200ms
即使未連接 Outline,國內不少公共 Wi-Fi 速度也相當慢,包括筆者測試的兩個 Wi-Fi 亦然,實測時開啟 Outline 與否,基本載入速度並沒有太大差距(同樣十分龜速);然而,一些需要即時反應的應用如 Chrome Remote Desktop,仍然可以在 1 秒內得到反饋,已經算是滿足到了 VPN 翻牆的基本需要。

中国已经将智能手机武器化:这就是为什么您应该关注

  • 这只是原文的标题。但将智能手机武器化的不仅是中国。一个筐摆在那里,不用它来装东西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如今每个国家都有这样一个 “筐”……




病毒式流行的移动应用 Zapya 背后的开发人员声称:“文件共享从未如此简单 —— 您可以在设备之间免费共享文件,Zapya 允许您跨多个平台无缝传输大量文件。”
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推销 —— 该应用程序的上海开发人员 DewMobile 自2012年推出它以来就宣称已经获得了4.5亿次下载。
不过,有些尴尬的是,现在新疆当局似乎已经瞄准了维吾尔族少数民族中的 Zapya 用户。如果在设备上找到该应用,当局会认为有足够的理由对设备所有者进行调查。并且,根据共享的具体文件,调查可能会导致拘留。
由 Zapya 共享的文件可以在泄露的文档缓存中找到,这些文件暴露了部署在新疆的大规模监视生态系统。国际调查记者协会发布的《China Cables》详细介绍了监控实验室的部署,该实验室可以监控生活模式并控制全部人口。
被怀疑的任何人都有被拘留的危险,只有通过改变思维习惯和行为才有可能逃脱集中营。
当然,不仅仅是 Zapya,它的开发人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长期以来一直有指控称当局积极监控腾讯微信上的通信,而像 WhatsApp 这样的西方应用程序会立即被当局视为危险信号。
ICIJ 在对泄露的文件进行分析时说:“中国国内外的维吾尔族人现在知道,他们的通讯受到当局的不断监控。”
去年5月,新疆当局已经委托他们自己的移动应用程序访问所谓的 “联合行动平台(IJOP)”,该平台是一个监视平台,可以打包该地区被监视的所有人口的多个数据源。
这是一个监视国家的完美概念 —— 收集您可以想到的每一个数据源、通信和旅行记录、面部识别摄像头的捕获、公用服务的使用情况、与邻居的互动、居住地的来往情况 …… 等等,然后再使用AI标记偏差,服务于所谓的 “预测性警务” 也就是少数派报告中所描述的地狱。
然后在7月,由主板、卫报、纽约时报、南德意志报和北德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进入新疆的外国人“被迫在其手机上安装恶意软件,该恶意软件会将其所有短信以及其他数据提供给当局。”
一个月后的八月,香港民主运动的抗议者声称中国政府机构正在利用 Telegram 中的 “漏洞” 泄露真实的电话号码,然后追踪到抗议者的真实身份。
然后,在八月下旬至九月初之间,传出了更为令人不安的消息,即:中国已部署被黑客入侵的网站用来攻击维吾尔族人的 iPhone。
Google Project Zero 警告说:“仅仅访问被黑客入侵的网站就足以导致您的设备遭受攻击,并被安装监视植入物。”
就像稍后对 Google 稍显尴尬的揭露一样,同一攻击以相同的方式瞄准 Android 设备 —— 苹果和 Google 都陷入僵局。
智能手机可能很危险。现在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
不仅是手机天然的间谍跟踪能力,而且作为个人信息宝库它很容易遭受恶意软件和黑客攻击,从而以各种方式暴露您的凭据和数据。
除网络犯罪分子外,这些同样的漏洞已被国家赞助的、根据政治命令行事的骇客团体所利用。你能看到针对不同国家/地区的移动设备的网络攻击经常成为新闻。
但是,越来越多国家的当权者能像中国那样有系统地将恶意攻击针对本国人口。智能手机已经被武器化。
中国当局继续坚称,在新疆发生的事仅仅是一个密集的 “反恐计划”,该计划得到了当地公众的支持、“使该地区更安全”。
要知道,智能手机的武器化范围远远超过新疆和香港。
在当今世界,每个人都在自己口袋里揣着这么一个随身间谍,并且用它来存储自己的所有致命数据、允许它跟踪自己的一举一动和社交情况,从而让这个随身间谍比生活中任何其他人都更了解你。这种生态中,当权者将智能手机武器化也许并不那么出人意料。
⚠️每一个构建反乌托邦噩梦的政权都在此具有强大的能力和意愿;但是如果没有这些移动设备作为每个人的随身间谍,当权者的圆形监狱就无法工作,即使不是不可能,它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这就是警告。你可以说中国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但是必须知道,它一直以来都在那儿,而不是强行创造的。
虽然有上述这些方法,但是还远远不足以应对武器化智能手机的大趋势。推荐这个访谈《你的手机就是秘密监视设备 — Snowden访谈视频》。如果您认为您的身份相对敏感,或者您准备与身份相对敏感的人接触和联络,尤其是参加抗议活动时,依旧建议您尽可能减少使用智能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