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葭:舆论危机与管治焦虑



也许数年后再回头看今年春节期间的东莞扫黄,会发现也许这是中国政治进程中一个巨大的转折。在我看来,中国的官方媒体在这次事件中,首次失去了过去多年来对政治议题的主导能力,民间舆论在对官方舆论的抗争中首次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地位。这背后透露出中国当局对政权合法性的严重不自信以及对民心尽失的焦虑感。尤其是他们对自己还能否继续牢牢掌控中国舆论,发生了怀疑。

这一切发生于一起在我看来纯属偶发的新闻事件——中央电视台暗访东莞酒店。2月9日中午在看到央视这条新闻时,我就感觉这会蔓延为一个巨大事件。当天下午我给一家网站写了一篇评论,认为央视不可用暗访方式采访,亦不可用道德审判之方式做新闻。此后又有一些微博知识份子在微博指责此举大谬。

到当晚,中国网友开始在微博和微信上转发调侃的段子,比如「东莞不哭」「东莞挺住」「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等。要知道,这些都是2008年汶川地震时官方媒体的话语,在此刻被网友拿来作为反对央视(其实背後是反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体系)的口号,其荒谬感非常强烈。次日,各市场化媒体及网站的评论,一边倒地反对央视对东莞性产业的曝光。直至晚间收到相关指令才收声。

易言之,在2月9日到2月10日晚间的一天半时间内,舆论走向完全与央视当初期待达成的恰好相反。我认为这是在中国新闻管制当中极少出现的「管制空窗期」,且长达一天半之久。央视设置了议题,但已经无法主导议题的走向,而且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央视自以为这是一个极为安全的选题,谁知道却引爆了一只火药桶。

2月10日晚间的禁令表明,主管机关对于线民支持东莞这件事愤怒至极。从来没有人胆敢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旗帜鲜明地支援性交易合法化。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央视的报导被人如此抨击。「出卖灵魂的人一般都瞧不起出卖肉体的人。」但我以为,主管机关最愤怒的只是这样一件事:中国的舆论失控了。

一场危机即将来临。这天晚上的事情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来解读。

一个是央视何以被当作靶子?央视一向被视为主流意识形态和主流舆论的代表。在1992年,央视借助第二次改革开放,设立贴近新闻的数个栏目如《东方时空》等,并在中国电视台里第一个设立新闻评论部,奠定了此后多年在中国新闻界的地位,前总理朱熔基曾称其为人民喉舌,这都是拜市场化改革所赐。

但央视有其两面性,一方面是商业电视台,要追求收视率,要与其他电视台竞争,它需要观众的支援与认可。另一方面,它又是宣传机器,必须遵守意识形态主管机关的命令,承担对全国人民的「教化」作用。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后一种性质被前一种性质所掩盖,何况它的确有相当多的节目与意识形态无关。

在「和谐社会」提出之后,1992年建立起来的市场经济话语逐渐被维稳话语所取代。中国政府的第一目标为维稳,发展降为第二目标。相应的,央视在这一过程中,要承担相应的舆论维稳(即舆论打手)的功能,它的宣传机器的性质逐渐暴露,甚至远远压倒了市场化商业电视台的性质。比如在对Google的围剿当中,央视不惜采取伪造资讯源的方式污蔑。对日报导煽动民族主义也引起网民不满。此类例子很多。

那么,这次网友的「挺东莞、反央视」,即是对央视这几年来的宣传机器面目深恶痛绝的表现,这种不满甚至到了这种程度:因为是央视说的,所以就是错的。故在相当程度上,的确是「为反对而反对」。这一逻辑是这样的:你说是错的,我偏说是对的。你说卖淫非法,我说性交易应该合法。

其次,舆论主管机关何以震怒?对央视出身未捷身险死,舆论主管机关看在眼里,怒在心头。这可以由微博和推特上被体制内媒体人士发表的禁令及指令所证实。不仅如此,在2月11日早晨,风向骤变。许多市场化媒体的微博昨天还在调侃央视,今天的社论就摆出一副卫道士的模样,对那些支持东莞的人大加挞伐,其火力之猛,为近年来罕见。

不仅如此,官方直接掌控的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级媒体,更是拿出大量版面和节目时间段,对那些支持东莞的微博公知、知识份子和普通网友极尽道德批判,称他们是伪君子,人民日报还用轻佻的语言说:「你们支援卖淫嫖娼,你父母知道吗?」其语言之猥琐卑劣无法尽述。这样的报导和评论与扫黄行动相配合,有铺天盖地之感。市场化媒体在此时已经收声。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了。

这表明,舆论主管机关急欲在「管制空窗期」之后对民间的「不当言论」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他们要让主流媒体竭力证明:舆论并没有失控。卖淫是违法的,支援卖淫是不对的。央视是对的,你们是错的,央视是不能批评的,你们是要必须批评的。这其实并不是给央视月台,而是要证明给自己看,就像一个久病卧床的病人在别人探视时总要撑着坐起来以显示自己没有别人想的那么不堪。

这种焦虑感自从互联网BBS诞生那时就有了。但由于对自身管制言论的长期自信,中国政府容忍了传统互联网以及后来web2.0的发展。后来微博极大地增加了这种焦虑感。新媒体已经在跟主流媒体争夺舆论议程的设置,并且可以主导舆论议程的走向。舆论的不受控制,才是此次主流媒体大反击背后的原因。

其实在主流媒体还在抨击人民道德的时候,在微博上却有非常率真难得的讨论。比如性交易的非罪化,性欲与幽暗人性的关系,女权主义者对身体与情感的阐释,东莞产业的升级,国外的性产业经验等,许多人唇枪舌剑地在认真讨论——我不得不说,主流媒体在这一轮又输了。因为民众在讨论真问题,他们却还停留在假问题上面干谯。议程再一次被民间舆论主导了。

不过,这几天的第二轮舆论对抗不算对抗,因为二者已经分道扬镳了。民众对道德大棒不感兴趣,主流媒体也没有诚意来讨论东莞的真正问题,于是高下立判。未来,这样的拉锯战还会有,甚至会更频繁,民间舆论是否能再度如这次胜出,亦非容易之事,这跟新闻话题、价值观念等诸方面都相关。

但以上这些仍然只是这个庞大帝国的表层秘密。民间其实并无主动意愿要与主流媒体争夺舆论控制权,很多情况仅为是非之争,对指鹿为马的反抗,不能视为争夺舆论控制权,那仅仅只是基于对自我智识的诚实与尊重。然而,仅仅这种诚实与尊重,恰恰会被当作是对舆论控制权的挑战。这就不得不说到极权政府对真实这种东西的恐惧,这当然是另一个话题,按下不表。

舆论的分裂以及民众的道路以目,都让政权产生对自身危亡的极大焦虑感,尤其是以舆论起家的中共,更是视舆论控制为禁脔。卧榻之侧,别说让他人酣睡了,连站着都是威胁。于是,它的周围便都是它的敌人。而愤怒与暴力,往往源自无法接受自身的无能与不自信。于是,只要一出手,就会用力过度。对中国当局来说,这次的东莞事件真是一个深深的教训——不过,也许他们正沉浸在飘渺而虚无的胜利当中不能自拔,也许,他们会真的会像自己所说的那样,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https://plus.google.com/+中国数字时代/posts/Rk9KjxHMMN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