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编辑斥“政府雾中装瞎” 被开除

北京雾霾天,景山公园的游客。

中国北部最近一次“空气末日”(airpocalypse)持续已近一周,这些日子里,北京天空中黑暗和刺鼻的浓重雾霾遮蔽了太阳。在社交媒体上,“黄色呛人的空气”已成为一种可称为弥母(meme)的文化基因,一些居民上传了家中空气净化器的黑乎乎滤纸的照片以及被浓雾掩盖的城市景观照,还用“核冬天”(#nuclearwinter)这样的话题加以评论。

在最近这次雾霾天气期间,人们对中国政府的愤怒不断增长,他们指责政府保护环境不力,让北京等地的污染达到了“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正如一个受国家资助的著名智囊机构在本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所说的。

上周,官办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在其新浪微博上两次发帖,谴责中国政府环保失败。“还有人管北京的雾霾吗?”一篇帖子开门见山地问道。帖子指出,虽然“污染指数爆表”,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减轻环境的紧急状况。第二个帖子发在几分钟之后:“北京政府,别趁着大雾装瞎!”。这篇帖子警告说,“民众自然就会麻木,社会也会熟视无睹,但央视财经提醒的是,政府不能当瞎子,它必须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守土要有责,莫无知!”

但这两篇帖子很快就被删除了。

周五,在人们愤怒地呼吁了数日之后,北京市政府首次把最近设立的以色彩表示的大气污染预警升为橙色,这是四个警级中第二高的,导致了学校取消室外活动,一些工厂停产。但是这些措施、以及该地区实施的其他类似措施,并没能减轻雾霾状况。到北京时间周二晚,美国大使馆测量到的该市空气污染指数为500,空气中的颗粒物含量几乎达到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安全水平的20倍。

就在政府称正竭尽全力解决这一危机的同时,官员们却在对央视进行打击报复。据员工说,央视财经频道一名编辑因发布惹怒官方的微博帖子已被开除。他们说,央视被禁止报道北京这次史诗般的雾霾,因为这些帖子惹怒了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奇怪的是,该台仍可报道笼罩在北京外围河北省上空的空气污染状况。

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在接到采访电话后,说太忙没有时间发表评论,然后就挂了电话。

然而,审查制度并没有阻止住在污染区的其他中国人自己采取行动。上周,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居民李贵欣走进当地的区法院,状告该市环保局没能遏止不断恶化的雾霾。他索要1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作为他个人防污染开支的赔偿。

李贵欣在接受当地报纸《燕赵都市报》采访时说,“去年进入12月份,石家庄的雾霾就开始严重。我买了防霾口罩,还专门买了台空气净化器和一台跑步机。”

李贵欣的律师吴玉芬在电话采访中说,这是中国首次此类诉讼案件,但已被省高级法院和市中级法院拒绝受理。他仍在等待区法院的消息,他发誓说要采取一切法律手段。“空气质量对我们的生活来说很重要。空气不好,任何生活质量都谈不上。人甚至都不能出门,”他说。

回到北京来看,当局正在对环境不满的公开表达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新浪微博周二上午有人发帖称,艺术家杜峡在北京市中心抗议雾霾之后被警察带走。

几小时后,这则帖子消失了,而雾霾仍在持续。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0226/c26smo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