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假账户向世界宣传中国“好消息”


Tom Hugo有很多东西值得赞赏,不仅仅是他Twitter账户头像里展示的令人艳羡的搓衣板式腹肌。

首先,Tom Hugo似乎精通中文,然后,从他最近几个月在Twitter发的大量帖子看来,他显然热切关心藏人:有藏人身着“独特民族服装”的图片,有表现藏族民众深切感激汉人治理藏区的文章,还有展示欢快的藏人在官方电视台上载歌载舞的视频片段。

近期一则帖子的标题这样写道:《西藏民众欢庆青稞大丰收》。

Tom Hugo的Twitter账户只有一个问题:它是假的。

账户带的头像属于名为费利佩·贝尔托(Felipe Berto)的巴西模特,而且冒牌Tom Hugo发的几乎每段视频、每篇文章和每幅图片都来自与中国政府有关的宣传网站。

这个花招并非孤例。近段时间,位于伦敦的维权团体自由西藏(Free Tibet)指认了近100个类似的假账户,而它们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传播关于西藏和新疆的喜庆消息和美好故事。新疆位于中国最西面,是维吾尔人的家乡。与藏人一样,维吾尔人也对北京的强硬统治颇为不满。

“涉及西藏的时候,中国做什么都不令人意外,但这次似乎是新现象,”自由西藏的媒体主任阿里斯泰尔·柯里(Alistair Currie)说。他表示,该组织的研究人员还遇到了数百个其他可疑Twitter账户,并认为创建它们的目的是传播中国在多个争议话题上的观点。“这是一种阴险的行径,为的是在西藏议题上改变舆论,搅混水。”

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与这些假账号有关,但其内容和广度意味着国家部门牵涉其中。这种手法与俗称“五毛党”的政府水军的做法并无不同。“五毛党”潜伏在网络论坛与聊天室中,据说每发一条贴挣5毛钱,为的是在共产党眼中的政治敏感问题上左右舆论。谈到假Twitter账户时,柯里表示,“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人能从中受益。”

在此类Twitter帖子中频繁出现的一些网站由北京的五洲传播中心创建。公司一名员工表示,他对所谓的假账号毫不知情。不过在接受采访时,他言语中流露出,此类手法完全符合公司的使命,即度身打造面向西方观众的宣传材料。“口吻更容易让国外受众接受,”这名仅愿透露自己姓于(音译)的员工表示。他还表示,公司有近300名员工。

外交部及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周一均未及时回应采访要求。后者是负责监管中国互联网的政府机构。



采用假Twitter账户的做法似乎与中国日趋娴熟的宣传攻势相吻合。中国在通过这样的宣传来呈现更正面的形象,从而努力让全世界赞同己方在棘手议题上的观点。这些议题包括:中日之间的持续领土争端;以及西方的普遍看法:中国限制宗教自由,并压迫藏人和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的数百家高等院校设立孔子学院,并资助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用六七种语言进行海外传播。提升软实力的最新案例是,国有影视公司与好莱坞联合制作有中国演员参演的大片,比如《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

不过,在涉及影响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在中国,这三个网站都被屏蔽了——等西方社交媒体时,北京的努力似乎有些笨拙。在Twitter上,被自由西藏指认为假账号中的许多账号使用的,都是能在美国商业摄影师的网站上找到的常见图片和头像。其他一些账号采用的则是在电视连续剧《超人前传》(Smallville)中出演洛伊丝·莱恩(Lois Lane)的埃莉卡·杜兰斯(Erica Durance)等演员的照片,其中一个账号用的居然是已于2006年离世的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乐队主唱希德·巴雷特(Syd Barrett)的照片。奇怪的是,许多此类Twitter账户名,如Oliver Nina、Felix James和Philomena Rebecca,似乎是通过将两个不带姓氏的名字组合在一起拼凑出来的。几乎所有头像上都是白种人。

来自亚特兰大郊区的摄影师基尔斯滕·科瓦尔斯基(Kirsten Kowalski)失望地得知,她拍摄的一名高中生的照片,最后成了Lydia May。从Twitter帖子来看,这名女子对达赖喇嘛今年的访美很生气,却又很兴奋地和关注者分享一篇题为《新疆扶贫着眼于住房和教育》的文章。

“并不是因为她被利用去宣传可怕的东西,而是因为这的确是她的照片,而她只是个小姑娘,”科瓦尔斯基在电话上说。“有些匪夷所思,令人沮丧。而且这么做也是非法的,至少在美国是。”

Twitter上的假账号并不新鲜。一些专家估计,Twitter上多达9%的账号是编出来的,但该公司在提交给证券机构的文件中称,这一数字在5%以下。Twitter的发言人吉姆·普罗瑟(Jim Prosser)表示,该公司努力清除非法账号,有时还会对那些违反规则的人采取法律行动。“我们有各种各样自动和手动的管控措施,我们不断用这些措施检测、标记和注销那些仅出于发布垃圾信息的目的而注册的账号,”他在电子邮件中说。

很难说Twitter上那些传播支持中国的宣传内容的假账号,是否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无上装美男Tom Hugo有2600多个关注者,但其中许多似乎是他的骗子同伙,转发同样的内容。最近,一篇称达赖喇嘛是美国用来遏制中国的“棋子”的帖子被转发了6500次。

然而,大部分账号更像这个自称Felix James的人。他只有几十个关注者,平淡乏味的有关西藏旅游景点的帖子也很少被转发(尽管兴许是因为他的头像上是一名手机紧贴着耳朵的男子,在包括销售窗帘、船运集装箱和通讯软件等几十家网站上,都能找到这张常见的广告图片。)

在采访中,几名关注假账号的Twitter真实用户表示,得知自己关注的是支持中国的宣传者时,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中一些人,比如帮助企业扩展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的顾问斯科特·埃迪(Scott Eddy)表示,他们不过是关注了所有同意关注自己的人。“说到构建粉丝群,我很积极,”埃迪在解释自己如何在Twitter上获得了47.9万关注者时说。他是一名生活在曼谷的美国人。

在被问及是否觉得Twitter上那些支持中国的账号背后的人找到了好办法时,埃迪笑了。鉴于有这么多关注者,他会把那些最引人注目的人之外的所有关注者,从自己的最近更新中筛选出去,确保那些造假者的推文发进黑洞。“我想要一个尽可能大的舞台,”他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想看垃圾。”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0722/c22tibettwe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