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星河:局域网的基因

以GFW(GreatFireWall)为代表的信息阻断工程,又得到“网络身份证”的添砖加瓦,关于身份、内容、渠道等全面审查的局域网再次升级,变得更加封闭和严格。网络发展20年,局域网已经不仅是通信领域的概念,而且深深植入到用户的基因之中。

文字被发明,持续千年的封锁便由此而生。在帝制时代,只有少数的“识字”者,他们识字的范围和表达的内容,大部被限制在“四书五经”等典籍以内,这是关于内容垄断的局域网。“新中国”建成以后,识字的基础有了提升,识字的目的则是接受当局意识形态的塑造和改造。识字当然会造成知识水平的进步,于是垄断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传达到县处级”、“传达到省军级”、“国家秘密”等有关这个国家最为关键的信息,被以受众分级的方式处理。普通民众只能得到精心选择的信息和解读,这是关于传播垄断的局域网。

在突如其来的网络时代,邮件组、门户+搜索、电商……中国急速地跟随世界在形式上走完了这样的发展历程,并把局域网的基因深深植入其中。

邮件组时代通过价格和需求筛选用户。在这个时候谈情怀是不恰当的,只有接入没有服务,只有用户没有世界,依靠人们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来推动,结果是必然的──1km的信息高速公路成了烂尾工程。把它放在信息世界的大背景里,则是与信息垄断等价的信息需求,容不得新兴产业的分割;而通过分级控制传播实现的、原有的信息分享局域网,被移植成为现实的信息接入与服务市场。张树新的失败并不在于市场,而在于局域网的基因根本不允许自由空间的发育。

但是网络时代带来的信息需求总是存在的,门户和搜索迅速满足了人们最低层次的需求。门户帮助人们获取必须的网络信息内容,搜索则把更多可能需要的内容呈现在用户面前──这仍然是人们美好的想像;实际情况是,门户在当局的指导下为用户提供内容接口,搜索在当局的指导下去除对用户有害的信息。门户+搜索,只不过是把原有的传播垄断和内容垄断局域网,几乎原封不动地移植到“互联网”上。用户在相对无限的信息冲击之下,误以为来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局域网的基因隐藏在了相对多的信息后面。

可以用有线电视来做一下对比。即使用户同一时间只能收看一个频道,也希望有线电视服务商提供更多的频道选择,因为节目可能永远不够好。而网络用户在相对无限的信息之中,忽略了这样的需求。在有线电视用户看来,他比较明确地知道自己希望得到什么,即使他不停地切换频道,但总有一个或许并不明确的需求在驱动;而在互联网用户眼中,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每一次搜索得来的结果虽然不合他的需求,但总能带来与需求相似的刺激,进而使原有的需求变得虚化模糊并被重新定向。

于是用户甚至不知道正在使用的网络被阉割成了局域网。这些精心选择的或者精心屏蔽的信息,以它内容的不断冲击,和其他媒体一起,构成了隔离网络用户与真实世界之间的心理之墙。即使是自媒体平台,人们的表达仍然是既有心理的延续,继续着自我选择和自我屏蔽。此时,用户不再需要外部的监督,局域网已经无处不在。

局域网最终成为中国网络用户基因的一部分,在人们的心中架起了高墙铁网。在充满自我审查的社会,对罪恶的熟视无睹,对迫害的冷漠麻木,使人们生活在封闭无知且自命不凡的虚拟世界之中。任何对围墙的打破,不必当局来动手,身边的人们已经用血肉筑成了新的长城。然而这是历史决定论的范畴,信息总是代表着新生──尤其是那些越来越明确指向极权的信息──它无视当权者的意愿,也无惧大众的冷漠,它是自由的本能。

原地址: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049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