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4年10大网络审查“代言人”

10大网络审查“代言人”

⑩10月21日,某阿里巴巴高管 @阿里老丛 就网友高春辉对北邮学生参与GFW的批评做出回复,回复称GFW系当年“体制内有远见的人”所做出的折衷方案,保护了互联网的年轻生命,不应过分敌视。

⑨11月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任贤良在“依法办好网站,讲好中国故事”座谈会上表示,“讲好中国故事”最终的落脚点是要提高舆论引导艺术,不断提升舆论引导能力,而要弘扬好正能量,必须依法治网、加大管理力度。中国互联网已经走过了20年,我们对于互联网的管理也走过了20年,对好经验的总结好规律的探索,各地网信办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要加强网宣队伍建设,培养全媒体人才,扶持和推出我们自己的大V和话语领袖。

⑧11月24日,媒体报道称中国自主研发的“网络身份证”(eID)技术已经成熟,此举将建立起全国唯一的“公安部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公安部第三研究所所长胡传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已经发行eID700万张,计划年内将发行2000万张,预计会在接下来全国立法中得到重视和推广,此前有关单位想要用手机实名制代替网络身份证的设想已经在实践中认证是不可行。

⑦3月6日,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就“3.01”昆明暴恐案件后新疆的反恐形势表示,严打已经收效,而翻墙等技术手段造成恐怖事件外溢到新疆以外地区。他指出翻墙等信息技术手段是造成暴恐事件上升的重要原因。

⑥4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李先灵撰文指出,国家应尽快开启“网上官方百科全书”工程并重点组建一支“又红又专”的词条编辑队伍,以把控现行搜索引擎信息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从而避免出现影响中国政治稳定和安全的舆论失控现象。

⑤11月19日,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回应外国记者关于中国关闭西方网站一说:“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中国存在有些西方网站无法访问的情况,但是要说明的是,我们的管理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的,我们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依法维护中国的国家安全和中国消费者的利益。”

④5月1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网络安全问题,根本来说是“政治安全”,是要防制境外敌对势力以网路自由为名,不断渗透破坏、攻击污蔑。 一些新技术出来了,传统的网络安全技术防线和管理规定就会失效。而互联网新技术被一些人作为新的传播工具,大肆散布违法有害信息。在互联网上,能否赢得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

③12月30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就Gmail被封一事指出,如果说Gmail真是中方封的,中国的使用者就应接受Gmail在中国停用的现实,因为它背后一定有新出现或者新发现的重大安全原因促成这一行动。该社论发布后不久,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最新微博下网友批评声不绝。在环球时报这篇社评发表的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记者有关提问时表示“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②6月24日,方滨兴在人民网强国论坛谈及“网络主权”,他强调,对一个主权国家,网络必须有网防。网络主权涉及到网络辖域,网络辖域自然涉及到网络疆界,即一国所有直接连接到其他国家网络设备的路由器端口的集合。所有这些连向其他国家的端口如果被管控起来,就相当于构建了一个网络边防。就信息管理而言,既要保证涉密、隐私信息不能外泄,又要防止违反法律的信息在网络上出现。因此政府对保存信息的服务商、提供信息服务的服务商进行监管。

①7月16日,习近平在巴西国会演讲中提出“信息主权”理念,他强调虽然互联网具有高度全球化特征,但每一个国家在信息领域的主权都不应受到侵犯,互联网技术再发展也不能侵犯他国的信息主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