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Fire免翻墙镜像服务网站遭黑客攻击

多年以来,一批匿名活动人士创办的GreatFire.org网站,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大陆的网络审查,提供访问一些被屏蔽网站的途径,并搜集遭到审查人员删除的信息。

本周,一群不明身份的黑客试图通过一轮前所未有的网络攻击来终结这些活动人士的努力。周四,GreatFire.org在博客上发帖称,网站遭遇了一次大规模的“拒绝服务”攻击。

黑客们经常使用这种方法,通过向网站输送大量请求来令其陷入崩溃——这些请求的数量巨大,以致于目标网站会彻底断网,让访问者只能看到空白页面。GreatFire.org为在中国内地遭到屏蔽的12家网站制作了加密版本。通过这些镜像网站,中国大陆的用户可以浏览被屏蔽的内容。

GreatFire.org周四表示,这些镜像网站在一小时之内收到了26亿次请求。周五,这些镜像网站在中国大陆的连接很不稳定。

“我们正在遭受攻击,我们需要帮助,”GreatFire.org称。“这种攻击十分具有侵略性,是用野蛮力量实施审查的一次展示。攻击者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会诉诸此类手段。”

与此同时,路透社(Reuters)报道,其网站周五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此前,《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彭博社(Bloomberg)的网站在中国大陆已被屏蔽。

“路透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提供公正和精准的新闻报道,”路透社发言人卡罗琳·德雷斯(Caroline Drees)说。

GreatFire.org的取名灵感来源于“防火长城”——这个词通常被用来指代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该组织的一位化名为查利·史密斯(Charlie Smith)的联合创始人通过邮件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大陆,每月有大约200万人访问GreatFire的网站。

史密斯写道,尚不清楚这次攻击的幕后主使是谁。此轮网络攻击是周二从中国境内和境外同时发起的。GreatFire.org在博客中指出,这次攻击所采取的策略,恰好是周一发表在网上的《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的主题。

攻击的时间选择背后的原因还是个谜。“可能是因为《华尔街日报》的那篇报道,”史密斯写道。“也可能是因为一些优秀的中文报道,或许它们引发了支持当局者的不满。过去,此类攻击的时间选择几乎没有规律可循,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原因。”

GreatFire.org的镜像服务,可以让中国境内的用户不受限地访问一系列网站,包括该网站本身,以及一直被封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其他网站还包括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BBC新闻(BBC News)、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谷歌(Google.com)和中文新闻网站博讯。GreatFire.org称,并未将《华尔街日报》纳入镜像站点之列。GreatFire.org与保存到镜像站点的部分网站有直接合作,但并非所有。

GreatFire.org的部分资金来自开放技术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该基金由美国政府资助,隶属于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据其网站介绍,开放技术基金去年提供了11.4万美元(约合71万元人民币)的资金。不过,史密斯拒绝就任何资金支持发表评论。

去年,中国政府加大力度,阻止民众接触境外的批评性新闻报道,以及在政府无法直接审查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交流。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干扰谷歌的许多服务。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依然被封。去年,为了在中国市场运营,领英(LinkedIn)同意对其内容进行审查。

GreatFire的镜像网站避开防火墙的方式是,通过云服务输送互联网流量。亚马逊(Amazon)便可提供这类服务。中国政府面临的难题是,它不能关闭亚马逊的服务,因为有许多大型中国企业在使用该服务。

截至周五傍晚,发给中国外交部和华盛顿中国大使馆的电子邮件无人回复。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援引中国大使馆发言人朱海权的话报道:“正如我们一直强调地那样,中国法律禁止一切形式的网络犯罪。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打击网络犯罪,保护网络安全。妄下结论和无端指责是不负责任的,会适得其反。”

史密斯在邮件中表示,攻击活动致使GreatFire每天多出可高达3万美元的支出。然而,他写道,自己相信该组织的服务不会永远受干扰。

“当局不会切断对全世界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访问,因为他们知道那是很宝贵的,”史密斯称。“如果有影响的话,这件事应该加速‘连带自由’策略的发展和使用,以便在中国等国家取得获取信息的自由。”

源地址: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322/c22hacker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