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翻墙软件开发者菲斯克

近月来,中国网络监管人员对6.48亿国内网民访问有限网站的权利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制。包括Gmail和Gchat在内的一些谷歌的服务早已无法进入。那些曾让网友躲过在线监控的虚拟私人网络(简称VPN)也被屏蔽了。像GreatFire.org“镜像”网站、以及提供网络宽带共享服务的Lantern等工具,迄今仍能让网友畅游开放的互联网。这些服务使用的是所谓云服务商提供的加密信息托管,这些服务商遍布全球,中国境内也有。要想把这种躲避网络审查的工具停掉,中国网络监管者将不得不关闭包括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经营的这类云服务。

Lantern软件主要开发者亚当·费斯克
经由亚当费斯克提供
Lantern软件主要开发者亚当·费斯克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屏蔽这类服务的经济代价太高,而使用这些工具来翻墙的网民人数太少,不值得审查者进行干预。然而在三月份,身份不明的黑客对GreatFire.org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分布式拒绝服务(简称DDoS)攻击,网站收到每小时上亿次的请求,这引起了人们对中国网络监管者的耐心已尽的担忧。

亚当·菲斯克(Adam Fisk)是Lantern的主要开发者,这个翻墙工具于2013年问世,主要由美国国务院资助。这款软件能让网络不受审查国家的用户将自己的一部分网络带宽与网络受审查国家(例如伊朗和中国)的用户共享。菲斯克说,这款软件迄今已被安装了13.5万次,每月能让150TB的信息不受限制地传输。

现年39岁的菲斯克也曾是LimeWire的开发者,那是一款曾经流行的软件,它利用对等服务技术让用户共享文件。然而2011年,在对LimeWire为盗版音乐提供便利的指控声中,一名法官对其下了停止使用令。在本次采访中,菲斯克介绍了Lantern如何工作,以及该工具如何应对中国网络监管者的新一轮限制措施。

问: 中国有多少Lantern用户?世界其他地方呢?

答: 总的来说,Lantern的使用率相对较低。在全世界,每周约有1万名活跃用户。在中国,这个数字大约是六千或七千。

问: 中国有哪些人会用Lantern?

答: 我们有意对我们的用户保持无知,但我们知道,像(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这样的人使用过它,他还在Twitter上发过有关的帖子。Lantern的最终目标是提供免费的、易于使用的服务,提供非常好用的服务,让任何人都能使用它。就我们目前的情况来看,仍是那些知识精英们,那些在互联网上更活跃的人,对外面的工具有更多的了解。

问: 自从你开始提供Lantern以来,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加强防火长城?

答: 最大的变化是最近对VPN的屏蔽。在我看来,这种屏蔽非常有意思,在某种意义上,VPN的工作方式可阻是显而易见的,屏蔽的办法也很简单。因此,我认为,VPN没有在更早的时候被屏蔽的原因是,能使用VPN的人只是那些拥有国外信用卡的人。

从技术上讲,屏蔽VPN其实有显而易见的方法。Lantern之所以存在的一个原因是,像VPN这样的东西太容易被屏蔽了。屏蔽VPN对Lantern没有影响。

问: 但是在它们被屏蔽之前,你用了Gmail和Gchat,对吗?

答: 我们没有用Gchat来做隧道发送。用它的更多真正原因,是尽快启动我们的网络。如果你在不受审查的地方有个朋友,你可以通过那个朋友、或者那个朋友的朋友来访问互联网。这是我们用Gchat的真正原因。我们用它做隧道发送,是因为它被阻了。

问: 做隧道发送时,你们通过云端服务或对等服务来实现。有更多像Lantern和GreatFire这样的服务出来,你觉得会不会导致更多屏蔽云服务的企图?

答: 这也许是一个我不能回答的问题。

问: 让我换一种方式来问这个问题。像Lantern这样的附带性自由工具在云服务上运行。这些云服务对中国的企业非常重要,将其关闭会造成经济损失。你认为那些管理防火长城的人意识到这一点了吗?

答: 我敢肯定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其实反映了全球经济的互连接性。在我看来,最大的危险,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整个互联网来说,是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巴尔干化。我脑子里的问题是,这种巴尔干化正在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程度的损失。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有人研究,(会发现)许多不可使用、或有危险成为不可使用的服务,会给创新带来显著的影响。世界上一些最好的技术公司已经受到影响。

问: 你认为互联网巴尔干化的趋势会继续下去吗?还是你认为对经济损失的担忧将占上风,从而会让互联网保持自由呢?

答: 目前在(中国)政府官员与业界人士之间有重叠的利益。但愿全球经济的互连接性足够强大、足够至关重要,让我们得以看到与巴尔干化相反的方向发展。

问: 你目前在做什么?

答: 我们正在努力充实对等服务技术的应用。它依赖于全球互连接性,不是企业之间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它在用现时生活中的社交网来建立一个有关如何访问开放互联网的信息交换骨干网。

另一个大的重点是速度。此外,我们也在做移动应用。我们将发布一个名为Firetweet的Twitter应用程序,基本上是一个有审查地区的Twitter客户端。你其实不需要知道Lantern在其后端运行,但它能在有审查的地区工作。

问: 有没有审查者能打入你们网络的可能性?

答:我们的确假设,审查者将渗透到对等服务网络中来,而且是作为对等伙伴。所以,我们的重点只是提供接入。我们不做很多防止监控的工作。监控者的确能看到你在访问哪些网站,但由于对通信进行了加密,他们看不到你在那些网站上做什么。

我们更关心的是,审查者能通过渗透来屏蔽Lantern。我们所用的算法让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要想做到的话,他们就需要大规模地渗透Lantern社交网络。

问:你看到提供附带性自由工具的圈子正在逐渐远离云服务、向对等服务转移的趋势了吗?

答: 我没有看到这种情况。就我所知,只有我们在用对等服务工具。对等服务网络的确能运行得很好,但是,让其能始终如一地很好运行是个挑战。这取决于对等伙伴所在的地方。如果我们有来自中国的访问者,我们就需要保证他们能通过在东京的、而不是在冰岛的对等伙伴来访问。

问: 对等服务之外的社区呢?

答:这是一个没有解决的大问题。如果基于云的集中式服务开始遭到越来越多的阻碍,目前还不清楚下一步有什么办法。

源地址: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401/c01cens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