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力推改写全球互联网规则

面对社交媒体帮助推翻了中东和北非一些政权的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名大校曾公开警告称,由美国主导的互联网世界可能会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受到威胁。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叶征和一名中国研究人员曾在官方媒体《中国青年报》上撰文称,互联网成为一种全新的全球控制形式,而发生在中东和北非一些国家的颜色革命背后都有美国网络黑手推波助澜的影子。中国政府最好对此加以关注。

在他们发出上述警告的四年后,如今,中国正在密切关注这一问题。中国政府正推动改写全球互联网规则,意在将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与相互连接的全球公域隔离开来,并且逐渐按照中国自己的方式来管理中国境内的互联网。

依照中国的设想,未来政府会像边防警察一样对网络言行进行巡查,不会让全球数字领域长期以来的领导者美国来制定网络世界的规则。

在政府、学术界、军事以及科技行业保守力量的帮助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逐渐对从半导体到社交媒体的国内数字世界的几乎每一个领域施加影响。在现有的国际体系下,全球各地的互联网基本是没有差别的,而习近平的目的就是破坏这种体系,为此,他还寻求外国企业的帮助。

7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了一项新的安全法,将国家主权范围延伸至网络空间,要求网络技术安全可控。一周后,中国发布了加强国内网络监管的草案,包括将公共安全紧急事件发生时断网的权力写入法律。

其他正在考虑中的草案将鼓励中资企业寻找进口技术设备的国产替代品,迫使外资供应商向本地政府提供密 以允许其控制设备。

中国官员称有关网络政策的问题需要问不久前成立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没有安排官员对本文进行置评。

几年前西方企业主导互联网领域时这种策略是不可能实施的。但随着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互联网综合企业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和信息聚合企业新浪公司(Sina Corp.)等中资互联网企业的崛起,中国公民可以享受与西方相同的大部分服务,以及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些服务,而不需要使用谷歌(Google Inc.)或Facebook Inc.。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中资企业易于掌控,而且有着按照指示对用户进行审查的纪录。

中国政府在引导资金支持研发可以取代西方半导体和服务器产品的本国企业,并为他们提供政策支持。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总理李克强公布了互联网+战略,该战略旨在培育可以将移动、云及其他计算形式与制造业和商业相结合的中国企业。

许多西方企业遵从了中国政府的规定,以求在中国开展业务。中国拥有近7亿网络用户。

领英(LinkedIn Corp.)将中国业务组建成了一家中国公司,并同意对中国网站的内容进行审查。该公司表示,尊重表达的自由,但必须遵守中国的规定。

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Co.)最近将中国服务器、存储和技术服务业务的多数权益出售给了一家中国公司。此前在美国政府利用美国公司生产的基础设施在境外收集信息的情况被揭露后,惠普公司在中国受到了政治压力。惠普公司发言人将该交易描述为推动中国加大创新的伙伴关系。

苹果公司(Apple Inc.) 2014年8月曾表示,该公司一直在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运营的互联网平台来储存中国用户的数据。苹果公司称,这些数据受到加密保护。

中国正在争取使它的努力在国际上发挥效力。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牵头俄罗斯和一些中亚国家政府,建议联合国采用一个互联网行为准则,该准则实际上将给予每一个政府否决将国际互联网相互连接在一起的技术协议的权利。

中国以国家安全为由称这类控制是必要的,特别是在美国防务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指控美国进行网络监听之后。但这一行为准则没有被采用。

其他一些国家和中国一样也认为互联网有国界。土耳其不时暂时屏蔽YouTube和推特(Twitter)。俄罗斯向美国社交媒体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删除一些内容。欧盟最高法院去年裁定,包括谷歌在内的搜索引擎在很多情况下必须应个人的请求,从对该人名字的搜索结果中删除含有个人信息的链接。

华盛顿智库Ranking Digital Rights Project for New America主管麦金农(Rebecca MacKinnon)称,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实施自己的要求。麦金农说,各国实施自己的互联网限制,这会令国家利益与对全球市场的参与之间产生冲突。

中国决心在美国所拥护的无国界互联网之外倡导另一套规则,这是中国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挑战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的又一个途径。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和东中国海(East China Sea,中国称东海)提出领土主张,同时在增强军力,此外还设立一家亚洲基础设施银行来抗衡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

科技倡导者方兴东预测,未来20年,中国将成为网络的中心。方兴东10年前将博客引入中国,目前运营着一家名为互联网实验室(ChinaLabs)的中国科技智库。

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其他美国领导人呼吁习近平减少控制,美国官员称这些控制似乎意在提振中国企业或限制自由,而不是为了保卫国家安全。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行业组织互联网协会(Internet Association)称,决策者应该支持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科技企业,而不应接受限制。该组织的成员包括谷歌、Facebook和雅虎(Yahoo Inc.)。

该组织总裁贝克尔曼(Michael Beckerman)称,在美国诞生的全球互联网企业必须在中国拥有在公平环境下竞争的机会。

中国的上述举措可能事与愿违。通过进一步限制互联网自由,中国政府可能导致用户产生反感情绪,引发他们对政府的不信任感。这样做还可能抑制中国自身的发展,因为这些举措将加大商人、医生和科学家使用研究工具和其他工具的难度,而这些工具正是互联网成为一种强大创新动力的源泉所在。

James T. Areddy

源地址:http://cn.wsj.com/gb/20150729/tec131616.as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