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度一方面屏蔽有效信息,一方面泛滥垃圾 ] :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

作者:霍炬 时间:2016-01-12

这是我这个帐号开通以来,最不冷静和最不客观的文章。在这件事上,我也并不想客观。

中国互联网里面,百度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它是个很大又很有钱的公司,它控制着流量,很多人直接或者间接的依靠它生存,人们恨它、离不开它但又不敢得罪它。

最近关于百度的大新闻,是百度把“血友病”贴吧卖掉了,并且这不是第一个被卖掉的疾病相关贴吧。过去人们总是批评百度的竞价排名之恶,但卖这些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是比竞价排名更恶劣的行为,堪称恶中之恶。百度的竞价排名历史悠久,已经被太多人骂过了,多少让人们有了一些警惕。贴吧可不一样,它本来是患者病友们自己组织的社区,患者交流经验、分享治疗信息、互相鼓励,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你常看美剧,应该会有印象那种“AA互助组织“,就是大家围成一圈,互相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在西方国家,这是患者们非常重要的心理支援方式,在中国,线下的活动少,线上活动多,类似血友病这种贴吧某种意义上承担了这种职责。

弄清楚这件事之后,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百度把贴吧卖掉的行为是如此之恶,这就就好像大家围成一圈,正在述说自己的疾病的痛苦,这时候活动的组织者说,你们不用这么痛苦的,我认识一个专家,治这种病很厉害,不用手术药到病除,我就是这么治好的。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们非常容易相信他,本来就是一群接近绝望的人,抓住一丝希望做为救命稻草完全不奇怪。可惜信了之后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被骗。如果只是一次骗点钱倒也算了,但实际情况是骗子总要长期控制住患者,源源不断的赚他们的钱,最后患者因此耽误了治疗,这就不是骗钱的事,而是人命关天了。

这不是我想像出来的夸张剧情,血友病吧的成员们本来常年跟骗子斗争,结果转眼之间,他们斗争已久的骗子买下了贴吧运营权,上来先把过去吧主的帐号全封了,再把过去关于自己的不利消息全删掉。血友病吧一点也不孤独,他们也不是第一个被卖掉的贴吧。

这10多年里,百度一直是盈利能力相当强的一家公司,甚至从财报看,利润率常常超过Google。这些利润从哪来呢?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去年(2014年)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炮轰莆田系的事情,当时是新东方学校的一位老师,在"云南玛莉亚医院“分娩时候不幸去世。这是一家莆田系的医院,莆田系医院里面不是没有正常的,但是大部分都不正常,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有多少人因此致死致残,现在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我相信俞敏洪所炮轰的只是冰山一渣(比冰山一角还小的多)而已。莆田系医院的客户来源,主要就是百度,福建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这个数字很可能是保守的,当年各家财经媒体也估算过数据,他们估算的结果是甚至会超过200亿。就按照120亿计算,它也占了260亿的46%,再算上其他来自竞价排名的骗子,比如假搬家公司,假快递公司,各种假的电器维修…(部分骗子当年被曝光之后改掉了,现在少了一些)把这些都算上,总共能占百度广告收入的比例会有多大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知道之后我怕吓得睡不着觉。

这件事是跟每个人都有关,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小心,不会受骗。但你想过你的父母、或者那些对互联网还不怎么熟悉的亲朋好友吗?我问过不少百度员工,你们让父母用什么搜索引擎?他们一般避而不答。偶尔也有一些人会悄悄会跟我说,他们的父母用百度也受过骗,从医疗到生活服务,总有一款能骗住你。每家公司都会有人骂,有骂360的 ,有骂携程的,但比起来百度,中国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算的上圣人。

百度这家公司倒是有一点好,凡是被大家注意了、媒体跟进了,他们就会说"我们已经着手调查,如发现问题属实一定改正"。比如血友病贴吧这件事闹大了,最新的消息说百度改正了,血友病吧不卖了。但是高血压吧呢?还有更多早就被卖掉的疾病贴吧,又怎么办?这样的“改正”,百度做了很多次,比如:

  • 百度改正过文库侵权事件
  • 百度改正过竞价排名的假快递公司
  • 百度改正过竞价排名的假电器维修服务
  • 百度改正过竞价排名的假搬家公司
  • 百度改正过百度百科里面错误的医学、科学名词
  • 百度改正过强制设置浏览器首页
  • 百度改正过不能卸载的插件
  • 百度改正过在图片搜索搜“护士”搜出来一堆色情图片的问题
  • 百度即将改正了血友病贴吧被卖事件
……

历史上这些事情太多了,列举不完。这些问题都是被用户和媒体发现了,闹大了,百度才会改正。我有时候都在疑惑,百度的产品、运营和管理工作,到底是他们自己的员工承担的,还是普通用户承担的。百度目前有5万员工,但是这些问题员工全都发现不了,这符合概率和逻辑吗?这简直中国互联网上最大的奇迹,5万多人,面对一堆令人轻则破财,重则致命的问题,不约而同的视而不见,更何况被坑的人里面还包括他们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太疯狂了。

这些疯狂的事我已经看了10多年了,早就不相信这家公司有变好的可能性了。这就像是一个坏人,被骂了10多年,反而变本加厉的发明出越来越坏的事,你还会相信他有一天变好吗?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比较悲哀,因为Google早就被轰走了,能全方位替代百度的产品几乎没有。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就放弃了。我本人持续了10多年站在写文章批评百度的第一线,其中有好几篇流传很广,写这些文章有没有用?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用的,今天,中国互联网上反百度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这是相当可喜的趋势,我觉得这跟我持续了10多年的努力是有一些关系的。希望更多人加入这个行列。这不仅是我们的使命,甚至是我们的义务。

除了键盘党,我也有一些比较实际的行动,我一个人的行动影响不大,但如果慢慢形成一种风气,积累起来就会有很大力量。比如:

  • 我不允许我写的任何文章被百度百家转载,我不会去开专栏,也不允许转载我文章的人把我的文章再次发布到百家,一旦发现,提醒一次无效的话,我会永久取消对方转载权(如果读者发现了这种行为,欢迎告诉我)
  • 我,以及我参与的项目,一概拒绝跟百度任何合作,赚钱也不干。去年百度旗下某技术平台曾经希望和我们的《神秘的程序员们》漫画合作,我们拒绝了。只要想到百度46%的收入来自莆田系,我就没办法从他们手里赚钱,那是货真价实的带血的钱。
  • 给父母装上“丁香医生“和”用药指南“这两个app,然后反复多次,用各种方式告诉父母和亲人,不要相信来自百度的任何东西,有医疗方面的问题,用这两个app。这两个app是来自医学药学生命科学专业网站“丁香园”的产品,我信任他们。
  • 只要能我能碰到的计算机,凡是有百度插件的我立刻会卸载它们,把百度/hao123设置成首页的,我立刻换掉他们,用百度输入法的,我会立刻给他们换个输入法。
  • 抓住一切机会告诉相信你的人,不用百度任何服务,包括外卖和地图。反正你用什么早晚都会被装上被戏称为“百度全家桶“的所有软件,还不如极端一点,什么都不要用。
  • 如果有认识的人去百度工作,那我一定会问他这个问题:“你让你的父母日常使用什么搜索引擎,如何能确保他们不被骗?” 这可不是挑衅,这是帮助他们注意到原本的存在盲区,是对朋友负责的行为。

10多年来,我一直这么做。这些习惯当然也给我带来过一些麻烦,也经常会面对别人的不理解,不过我觉得还是挺值得的,现在随着政治正确的氛围逐渐建立,做起来这些事情阻力也小多了。随着整个舆论环境的变化,我相信未来做这些事情会越来越容易。历史上,百度一直控制着流量入口,很多人对这些事情是敢怒不敢言。但现在,流量已经逐步转移到了App和微信,开始脱离了百度的势力范围。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千万不要放过了。

昨天,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快播”案发表谈话,表示所有网站都应对传播内容承担法律责任。奇怪了,百度这些事情干了这么多年,钱赚了这么多,承担过法律责任吗?希望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这个态度可以一视同仁,别光针对快播,也要关注一下百度嘛。


对了,不知道这篇文章会有什么结果,一种可能性是被百度举报掉。另外一种可能性,也许他们会跟王健林那样起诉我。对于这些可能性的应对办法我也考虑了一下,如下:

  1. 欢迎转载这篇文章,本文连署名权都可以放弃。只要求保持内容完整即可随便转,无需再征求我同意。
  2. 如果起诉我,所有不喜欢百度的人,可以一起来众筹律师费或者赔偿金。我们可以像快播案一样,让这个案子再次成为焦点,从而让更多人知道百度之恶,就当是大家众筹了一个大广告。
  3. 其实还有个更大的风险,就是毁坏商誉罪,它是个刑事罪。不过我对照法条和司法解释看了一遍,觉得本文应该够不上,事实都是真实发生的,数据都来自可信媒体,行为都是个人行为,毫无捏造,也非造谣,应该不算违法。至于到底会怎么样,随他去吧。


参考备注:

  • 标题图:来自 https://unsplash.com/finleydesign 免费/ Creative Commons Zero
  • 关于百度卖掉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的新闻: http://news.sohu.com/20160111/n434179036.shtml
  • 俞敏洪炮轰莆田系 http://www.ce.cn/cysc/newmain/pplm/czrw/xw/201407/17/t20140717_3178429.s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