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快播案公审部分亮点内容

2006年1月8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

审理过程中透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信息:快播公司开发了一套嵌入在系统中的审查机制叫110,可以检测本地文件和网络文件,能对本地文件和网络文件进行关键字过滤,其关键字主要由深圳网警(快播总部在深圳)提供,但关键字过滤很容易通过修改名字绕过。所以快播的另一个审查机制是用户举报。公诉人质问王欣为什么不设立一个专人的审查团队,王欣回答用户量太大这是不可能的任务,称缓存服务器存储的文件是电子数据,不可能通过肉眼判断是什么内容的,也不可能通过技术手段提前判断发布者上传的视频是否是淫秽视频。110系统除了屏蔽关键字还屏蔽域名。



以下来源: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6/01/424393/

内容摘自新浪直播间文字直播,由数字时代编辑按时间顺序整理:
王欣:快播播放器开发了五六年时间,是全能型播放器,只要是视频文件都能打开。播放器本身无法分辨播放的是不是淫秽视频,这个技术全世界都做不到。播放器有一个搜索入口,但用的是百度、360的搜索引擎,只是提供了一个便捷方式,也可以搜索字幕。
王欣:如果采用人工防范方式来逐一观看处理不良画面,公司就开不下去了。业内都不会做这样的工作。
王欣:据我所知,没有专门针对工具类软件的互联网管理条例。我们自己的防范系统都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
王欣:我们对用户的本地文件有关键字的监控,但我们做过了,业内一般不会这样做,但我们跟深圳当地网监做了沟通,还是做了,并且受到了他们的表扬。
王欣:世界上没有哪家公司对工具的使用者进行实名制认证。
王欣:涉案的4台缓存服务器中,被缓存下来的文件也许会也许不会被用户调取。缓存服务器不是快播必要的组成部分。
王欣:快播是互联网软件服务商,我们不提供内容服务。
王欣:缓存服务器中的文件是临时文件。对临时文件识别是非常难的过程。
王欣:在信息监管方面,我们在十八大期间实施了一系列监管方式,受到了深圳网监的表扬。
王欣:屏蔽系统除了关键字之外,还有网站的域名。淫秽网站被我们发现后,我们拒绝向其提供服务。
王欣:我们没有接到用户举报说我们缓存服务器有问题。
王欣:我们对网监部门的监管要求都落实到位。
公诉人: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为什么公司不转型?王欣: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其次,做技术并不可耻,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为什么要去转型?
王欣:我自己也有小孩,我不希望他看到色情内容。所以我们设置了110系统。但如果我们的产品是在国外,那不会有这样的系统。
王欣:我们是凭借经验来判断是不是有不良内容,无法具体判断色情文件具体存在哪个地方。
王欣:快播事业部的收入主要分三部分,为广告收入、和搜索引擎的分成合作、部分会员收入。会员服务和迅雷的很相似。
王欣:资讯窗口内的资讯来自于其他网站。
问:淫秽视频发布者为什么选择快播的系统来发布?王欣:因为我们的播放效果非常好,很多年打不开的视频都可以打开。
吴铭:起诉书所指控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
吴铭:我职务是快播事业部经理。快播事业部靠软件本身来盈利,比如状态栏的广告分成。
吴铭:110系统运行的挺好,网监还给我们发了奖状。
吴铭:我认为那4台服务器根本就不是快播的服务器。里面的视频不知道是谁的,我看起诉书都觉得挺好笑的。
吴铭: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服务器中的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这个数据太可笑了,很可能是做的。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一天到晚没事做光看这个?
张克东:我对起诉书中的指控内容有意见,起诉书中的“明知”我有意见。快播是一个开放平台,谁都可以用。我们对热门内容进行缓存,不识别内容是不是非法。
张克东:110系统从2011年就开始做了。王欣提出来,我负责开发。后来110系统的运营由牛文举负责。110系统由多少人负责我就不知道了。
张克东:王欣要求我们不能和淫秽视频沾上边。110系统不间断运行。
张克东:110系统屏蔽的参数有两个,一个是网址,一个是视频文件的关键字。
张克东:屏蔽参数来自三个渠道,一个是公安网监给我们;第二是用户举报系统;第三是我们自己发现的也会录入进去。
张克东:我听说110系统和深圳网监有对接。单位有个专门的办公室,里面网监还挂了个锦旗。
张克东:世界上没有一种技术可以识别缓存服务器上的文件是不是淫秽视频。
张克东:国家没有明确要求软件使用时需要实名制认证。
辩护人:正常的视频文件有没有可能被误杀?就是宁可错杀三前不可错放一个?张克东:是的。
张克东: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比例多达70%。我对这个证据有怀疑。首先这个服务器是不是我们的硬盘,其次有没有可能淫秽文件被增多,70%这个比例明显不合中国互联网的常理,所以这个证据我认为有问题。
审判长问: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张克东听完愣了一下。
审判长问:110系统对文件的屏蔽采用敏感词方式,文件名称是可以自由改动的,那么敏感词改名后是不是就能传送成功?张克东:是的。
牛文举:王欣要求我们严格按照深圳网监的要求去做。
牛文举:我曾经参与过往110系统里录入过不良站点。在2012年的8月到10月间,按照网监和公司的要求,我组织五六个人录入过不良站点。
牛文举:110系统仍然在线,还在发挥作用。公司培训的信息安全员都在上岗。网监在公司设有警务室。
牛文举:我们有深圳网监对我们的嘉奖证书。
牛文举:警务室是深圳网监在我们公司设立的,是警察的办公地点。
审判长问王欣:做110系统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简要说就可以了。
王欣:110系统其实早就有了,但我们没有和深圳网监沟通,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了。之后网监调查发现我们是有这个系统的,事后还给了我们奖励。110系统我们09年就开始开发了。
审判长:我觉得你们这个110系统功能也不是很复杂啊,技术难度很简单嘛。屏蔽的网址很好改吧?一天可以改100个?
王欣:用户量大的时候,涉及到一个效率问题,后台可能撑不到。
审判长问张克东:你是搞技术的是吧?从你了解来讲,画面拦截能不能达到?
张克东:没有这种技术手段。
ea186e75gw1ezr01uigmyj20c82zs15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