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oogle 将回墙的感想:Google 回归与 Facebook 出征

Freeland
一访问学者回国前邀请聚餐告别的短信

我从大学开始用互联网就用Google搜索,至今已经有10余年。那时是Google中国版(谷歌),当时还不知中国版和美国版Google有区别,但Google强大的搜索功能一直令我感觉搜索资料很方便。再到后来到国外之后,就一直用美国版的Google,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中,没有Google的网络我简直无法想象。
没想到我出国后的2010年,Google全面撤出中国大陆市场,其中原因几乎众所周知。世易时移,时隔几年之后,有足够证据表明,Google 2016年要回归中国大陆这个市场,给我的感觉是这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目前得知这次回归应该是Google Play应用市场,虽然是中国专属版本,我认为对于中国用户来说还算是个好消息。而我更关心的Google搜索未必会在短期内回到大陆这块神奇的市场。我虽然每天都能方便地使用Google,但我还是希望Google搜索也能回归大陆,哪怕依然是中国版本Google。
大陆互联网搜索市场在2010年Google全面撤出后,百度现在几乎一家独大,可惜百度在技术层面对网民的贡献没有见长——至少感觉如此,反而在虚假广告方面对用户侵害有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百度之类的互联网公司阻碍互联网对人们起到知识流动方面的积极贡献。
国内大多数普通网民不得不使用百度进行搜索,而百度又无法像Google一样提供良好的搜索结果。百度的假药广告可能坑害某部分患者,而其在搜索方面的胡作非为是对全体国内网民作恶,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一个本来就有些局域网的互联网,在百度这种搜索引擎下变得更加像一张局域网,各种虚假消息将局域网的阴暗面发挥到极致。
我曾经以为,90后的年轻人们在开放互联网的影响下,会越来越开化,比我们80后更了解外面的世界,比70后、60后就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然而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前一阵的“小粉红出征Facebook反台独”一事就充分应证了我的这个悲观结论。其原因,并不是这一群90后年轻人与生俱来的问题,我觉得与封闭在这个局域网里不无关系。
几年前的Google使用一刀切的方式应对互联网审查,甚至在“不作恶”的旗帜下全面撤出了中国大陆市场。几年之后,我们都知道,几乎所有政府都热爱严格的互联网审查,只是有的规格透明一些,有的则肆无忌惮,全然不审查的互联网可能只存在于暗网或者理想中,我想相当一部分人应该能接受规则的透明审查。
在这个大背景下,Google也许会采用更灵活的手段,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推出不同版本的Google,无论对于网民还是Google公司的利润,都可能更有现实意义。对于网民众多的中国大陆,这种现实意义更为重要。
美国政府和军队经常在全球不少地方推翻各种独裁政府,然后培植、促进形成他们认为的民主政府和领导人,比如在伊拉克、阿富汗、缅甸,目的看起来似乎不错,但他们遇到的麻烦也不少。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直接把美国的那一套玩法直接搬到这些国家,即使这些新政府和领导人都能如美国所愿,但这些国家的广大人民肯定无法立马和美国民众一样,新的玩法他们也就无法适应,无法运转。
一个国家的发展,终归要体现在占绝大多数的民众的发展水平上,所谓民智开启,其蕴含的意义大概就存在于此。在这方面,技术未必是万能的,但互联网如果运用得好,能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反之亦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