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QwMjA4MA==&mid=401737731&idx=1&sn=39ee686e8c1c7922b50d9e33252feeab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之所以记住这一天,除了上面的原因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博客,「可能吧」( kenengba.com )也在同一天退出中国。2010年3月23日,早上7点看到 Google 的消息后,我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写了4个小时,写了一篇4个小时就获得20多万浏览量的文章 — 创下了「可能吧」有史以来最快吸引流量的文章之最,之所以是4小时,是因为4小时后,「可能吧」再也无法在中国大陆正常访问。如果没有这个事故,「可能吧」或许会有更多故事。
我的博客被墙,一晃已经6年了。每次见到 Google 的朋友,我都说,因为你们,我的博客被墙了。用技术话来说,就是:IP 无法访问,域名被 DNS 污染,’.kenengba.com’ 成为了敏感词。
岁月让我变得成熟,却没有让我忘掉最初的坚持。如果你问我,对于在国内无法访问 Google 和可能吧是否气愤,我会告诉你,我依然气愤,但我确实没有年轻时的怒火,我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站起来就骂,因为我怕它,我真的怕它了,我怕我多骂几句,我连骂的机会都没有。
我也懂得了,保护自己才能有更多发声的机会,你可能不会在微信公众号里看到我像以前说话那么畅快流离,你可能会看到我说越来越多的暗语,相比起当一个烈士,我想,持续发出声音带来的潜移默化,比洒出一片鲜血更有价值,这就是我为什么鼓励所有人去「踹车轮」。
我最怕的,不是有一天我不能说话,是这一天,是历史上的今天,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耻辱日,我们却依然娱乐至死。
我最怕的,是我们天天在新闻门户上看到 Google 、Twittrer 、Facebook 的新闻,评论区里个个都开玩笑说这些网站是骗子,网站根本不存在。
我最怕的,是制度阻碍科技进步,而不是科技进步去推动制度变革 — 就正如 Uber 推动的营运汽车制度变革一样。
我最怕的,是我们天天在提「互联网+」、「互联网思维」、「创业创新」,却忘记世界上最具互联网思维的创新科技公司里,有一大部分无法在中国访问。全球流量前10的网站里,只有5个可以在中国访问。
我最怕的,是互联网带来的透明化,在体制面前,变得一文不值。10年来,我一直强调我的观点,我从来不反对互联网审查,反对的是不透明的、一刀切的审查。你无法用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 2010 年后,你在 Google 搜索「麦当劳」,连接会被重置。我想,这肯定不是肯德基的恶作剧。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因为列举了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的热爱,被微信公众平台彻底封号。我有幸在文章消失之前,阅读了这篇文章,从观点上来说,作者用「跪舔」这个词确实有点过,扎克伯格的妻子是华人,他喜欢中国文化、学中文,并不一定是「跪舔」。他多次来访北京,并和中国政要见面,站在商业的角度也没有错。难道一个公司的 CEO 不应该为股东谋福利,将业务扩大化?难道你期待每个人都是2010年的拉里佩奇?
这篇文章的作者确实冒犯了扎克伯格,确实也讽刺中国的互联网制度,但是,这样难道就应该被禁言?这样的声音难道不能存在?
我站在这片土地,我没有离开这片我赖以生存的土地,我天天吸着雾霾,不仅仅为了生存,我从心里爱着这片土地,我希望它变得更好,希望每个人都能过上快乐幸福和性福的生活,我希望每件事、每个举措都是有理有据有法可依,既然我们在提倡互联网思维,为什么不能接受互联网思维的精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