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把中国“防火长城”首次列为贸易壁垒

香港——中国对网络的控制众所周知。人权团体、企业、中国网民等方面早就在对这种审查进行谴责。
现在,美国政府又给这种控制添加了新的标签:贸易壁垒。


来源:http://cn.nytimes.com/business/20160408/c08chinatrade/

北京街头,一家中国新闻门户网站的广告。中国屏蔽了一些互联网巨头的服务,比如谷歌、Facebook和Twitter。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北京街头,一家中国新闻门户网站的广告。中国屏蔽了一些互联网巨头的服务,比如谷歌、Facebook和Twitter。

美国贸易官员首次将中国的互联网过滤和拦截系统——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防火长城”——列入一个贸易障碍年度清单。相关条目写着,在过去10年,这种限制“给外国供应商带来了巨大负担,遭受损失的既有网站本身,也包括往往需要使用这些网站开展业务的用户”。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发布的这份报告称,在过去一年里,“网站被彻底屏蔽的现象似乎有所恶化”,全球25个人气最高的网站中,有八个在中国遭到屏蔽。

“很多屏蔽案例显得相当随意,例如,一家知名的美国家装网站,看上去完全没有恶意,却是可能遭防火长城封锁的典型对象,”文中称。

中国屏蔽了一些互联网巨头的服务,比如谷歌(Google)、Facebook和Twitter。这可能会削弱外国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能力,无论是通过屏蔽网站本身,还是让人在工作场所无法访问谷歌的电子邮件服务Gmail。中国还屏蔽了越来越多的境外新闻媒体,其中就包括《纽约时报》的网站。

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及最高级别互联网监管机构的官员,均未对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近年来,中国和美国在科技业贸易领域发生过冲突。去年,奥巴马政府对一些美国企业的游说做出了回应。这些公司对中国的若干法律不满,称它们的目的是把自己从中国赶走。之后,北京放软了一部反恐法的语气,废除了一项限制外国硬件销往中国的银行的监管规定。

不过,美国说服中国减少互联网审查的努力全都可能无功而返。中国政府认为,对网上交流的严密控制事关国家安全,主要是因为互联网可以帮助人们组织抗议活动、散播异见,令他们担忧。其结果就是,北京一直在审查问题上没有显示出什么弹性,往往会屏蔽它觉得无法完全控制的任何网络媒体。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学者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这个举动显示了两种态度之间的鸿沟:一方面是中国严控互联网所体现的态度,另一方面则是美国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这样的贸易协议表现出来的态度。

“比起美国,中国极不愿意把商业和国家安全问题分割开来,”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无论美国对这一议题怎么强调,这种处理手法的不同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失。”

中国把网络间谍威胁作为一个理由,指出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曝光的文件显示,美国情报界试图利用境外的美国硬件来搜集信息。

中国的网络过滤机制营造出了一个与世界严重隔离的互联网,违反了“网络是沟通世界各地人们的开放渠道”这个基本理念。批评者称,这种做法是反竞争的,限制了言论自由,而且阻碍了人们对信息的获取,最终会损害中国的经济增长。支持中国这种政策的人则认为,它让中国有机会培养了一批繁荣的本土互联网企业。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把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政策添加到其年度《贸易评估报告》(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中。全文于3月31日发布。行业刊物《美国贸易内情》(U.S. Trade)在4月1日报道了这个添加。
美国贸易官员过去就对“防火长城”进行过审视。2011年,美国贸易办公室称,中国的这些过滤机制属于商业壁垒,损害了美国小企业利益。美国当时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提交给中国一些正式问题,涉及什么样的法规决定了商业网站在中国的可用性,而这一论断是其中之一。

美国一些互联网巨头和大型外贸团体长期开展游说活动,想让美国把中国的审查当作贸易问题来对待。例如在2008年,谷歌的副总法律顾问出席参议院一个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宣称美国政府应该将此事纳入贸易谈判的核心议题。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