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互联网


Yifen 同学 对 GFW 的看法。


来源:http://www.15yan.com/story/3AzcFeo8fDJ/

1.
去年回来之前,舍友Sunny问我在中国使用什么邮箱.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因为一直觉得facebook这样的社交产品会浪费自己的时间,所以平时跟我们联系的时候都会发邮件.他大概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么不喜欢Facebook的歪果仁了.
"You have Gmail blocked, right? As well as Facebook and Twitter."
"Well...yeah that's true. But I will still use gmail and manage to use facebook and twitter, so it's fine if you continue to contact me with my gmail."
当时的感觉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哦不,丢人丢到全世界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在跟朋友们吃饭的时候,在出去玩或者聊天的时候,总会有歪果仁会好奇,为什么从中国来的交换生,一打开Facebook主页,会发现竟然是全新的,一点以前的生活痕迹都没有?再结合一般中国人的羞赧,在集体聚会的时候都闷不作声,于是乎渐渐地中国学生变成了一个讳莫如深的小群体:沉默寡言,Facebook上一片空白,而且最恐怖的是,他们最常用的邮箱,一般都是一长串9位数的数字,后面跟着一个qq.com.
"OMG, How can you remember it?"
我算是比较喜欢认识新朋友的人,面对他们也很健谈.而且很重要的是,我的Facebook主页上面不是一片空白,我的Gmail邮箱名字也很方便好记.于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聚会上,我负责了绝大多数时候的中国国情科普的工作.我们有多少人口,有多少的大学,我们的年轻人的生活同样丰富多彩,只不过我们习惯于分享在"中国的Facebook"(λλ网)跟"中国的Twitter"(新浪微博)上面.然后接下来我就要面对一个令我觉得非常头疼的问题:为什么你们不直接用Facebook跟Twitter呢?
是啊,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用Facebook跟Twitter,而要用一些页面眼花缭乱,客户端复杂无比,还经常不要脸地推送广告的代替品呢?
这个问题我觉得已经超越我的能力之外了.要去解释为什么GFW会存在,大概要从某轮功聊到某4运动,最后要到方校长的丰功伟绩.且不说我根本没法评价这东西对中国来说到底有没有利弊——如果没有GFW,估计国内的互联网市场早就被国外的巨头蚕食.(虽然我觉得国内的产品真的没几个好用)——而是就算我最后跟他们解释清楚了,啤酒的气都跑光了,party还怎么玩下去.
所以我记住了,以后每次聚会,最好不要涉及到两个话题:中国的互联网,还有中国的政治——我出去交换的时候,正好是香港某事件闹得最大的时候.要尝试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就不可能.
这大概是"中国特色"决定的吧.

2.
以前看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说是其实GFW的存在并不是把两个世界隔绝了.而是把墙筑高了,过不去的只是那些本来就不需要翻墙的人.你看现在有需要的人,还不是照样能够翻过去.那些过不去的人,也就没有必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了.按照这样的说法的话,"墙"更像是一个筛子.
我当然明白,如果"墙"倒了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圈养在微博上面的无数的段子手,哈哈党,还有广告跟僵尸粉,会像潮水一样地向Twitter上涌去.如果你能够打开instagram,你会发现,几乎所有国外明星的post下面,都一定会有中文广告.我不知道<破产姐妹>的Max对这些来自神秘古国的评论怎么看(估计她应该看不懂),但至少我每次看到这样的中文广告都觉得非常脸红.
破产姐妹里的大胸Max的instagram上的一则post
我当然不是说,因为中国人喜欢打广告,所以"墙"就应该存在.还有更多的中国人在instagram上进行创作并且被世界所喜好,在上面打广告的毕竟还是少数。我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一个在国外的朋友,有一次看到我吐槽GFW,就耐心地跟我说,你知道现在在境外某轮功有多猖獗么?我当然不知道,因为墙在那儿,而且我看到那种信息一般都会关掉.
“可是中国有多少人口啊.这么多的人里头,有多少是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有多少是根本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的,听风就是雨的人?”
是啊.看微博上那些时不时会出现的谣言.推特上没有微博小秘书,也没有谣言粉碎机.而且你知道吗,我觉得社交网络最坏的东西,叫做"转发量".只要转发的人多了,就有一种三人成虎的功效,不由得你不去看.
我不知道墙倒了对这个自己生活的环境会有什么改变,不知道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这根本就不是我可以解答的问题.但我觉得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现在作出解答——你还记得《我的滑板鞋》的歌词么?
"她说,将来会找到的"
"时间,会给我答案"


3.
Facebook是一个非常好玩的地儿.相比之下,我觉得跟人人网完全不一样——除了可以在Timeline上看到朋友们发的post之外,我还可以在上面建立一个group,然后跟同学讨论论文应该怎么分工,什么时候去实验室,还可以在另外一个group里约周末一起去骑单车.人人网的内容则更单调一些——至少我没有试过在上面跟同学讨论过这些东西.它没法成为我生活的必需品,但Facebook可以.可是偶尔在使用Facebook的时候会遇到一些非常憋屈的事:每当上面有涉及到大陆的东西的时候,我会看到一些类似下面这样的评论:
我的朋友收到的来自香港网友的评论
在香港X中的时候我看到过,在最近港大那个大陆的女生参选港大学生会内阁竞选的帖子下面我也看到过.一般都是一些来自大陆的学生尝试着作出解释跟讨论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评论,一下子让人如鲠在喉,再也说不出话来.是的,我们可以肉身翻墙,可以挂VPN,可以用尽一切的办法去到一个平台上去尝试作出交流跟解释,但是,就因为这个曲折的过程,我们变得不一样了.
每个人都有自由.但如果自由是需要努力争取才能勉强得到的,这样的自由就变成了奢侈品.GFW的存在,挡住了来自境内的广告,挡住了来自境外的谣言,却也同时让一整个时代的年轻人集体失去了发声的机会.我们逐渐地变得奇怪,不为人知,成为了他人眼中被洗脑,被禁锢,沉默寡言的中国人.
这是一出悲剧.我们的精彩,只能在墙内开出花来,一旦探出墙头,根本就不会被欣赏.

4.
我前一阵子在Twitter上看到一张很有意思的图,是一个叫Mapbox的帐号发的.有人用Mapbox开源的地图工具,收集了从2011年到现在的大概3亿万条推,将上面带有地理位置的都标记在地图上.
全球网民发tweet的可视化地图
地图上荧光点最多的是美国,然后是欧洲跟南美洲.亚洲上面,荧光最密集的是日本跟东南亚.
中国呢?如果放大来看,才能勉强在北京,上海等一些大城市找到一些绿色的小点,整体来看跟非洲的那些第三世界国家差不多.整个国家,都像是在一片黑夜里头.我们发不出声音,没有办法看到世界,也没有办法让世界看到我们.我们是聋子,瞎子跟哑巴.我们在黑夜里默默地呼吸着,帮忙用世界上最便宜的人力制造了iPhone,然后送到全世界.我们是赚了很多钱,但那又怎样?出了国门,中国不过是廉价加工的代名词.因为他们完全没法了解,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有多少温馨浪漫的凡人故事,或者是波澜起伏的创业传奇.

5.
在哥本哈根的最后一天,Sunny送我去火车站.他帮我搬着行李上上下下,我非常感谢他,看着还剩下不少的时间,就请他在火车站的麦当劳一起吃了一顿早餐.哥本哈根的中央火车站非常地好看,高高的屋顶很有历史的感觉.肥肥的鸽子也一点都不怕人,歪头歪脑地在你的脚边啄食掉下来的面包屑.
Sunny一边喝着麦当劳的咖啡,一边突然问我说,
"Yifen, do you think there will be a day that you can use Gmail and Facebook, and everything freely in China? I mean, without any VPN or something? "
我想起了自己在这里短暂的半年.那些跟朋友们一起举杯,一起快乐地大笑,一起去旅游,站在山顶最高处,看着游云懒散,旁边的山涧淙淙,从森林的缝隙一路下去.歪果仁们都很可爱,只要你真的愿意跟他们交流,不要带着成见跟假想,他们都会愿意去了解你,去认识你的一切,成为交心的朋友也并不是不可能。我想起来葡萄牙妹子最后圣诞节回家的时候,跟我独自告别时候流下的眼泪.
我们都有着完整的情感,有着完整的人格,为什么要被这一些东西生硬地分割开来?
互联网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交流,认识新朋友,去认识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I really don't know, Sunny. But I hope so."
(全文完)

本文写于2月,起因是回国后配置VPN非常麻烦而且浪费金钱。发于简书,但最近都不大想在那里写字了。
封面图来自QQ邮箱登陆页
卖咖啡专用页。我应该会用来买VP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