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滨兴:防火长城是技术人员的 “无能 ”


“什么叫无能呢,这好比说我知道这个楼里有炸弹,我本来可以精确的制导,制导到某一个坏人,但是我们现在仍然要封掉这整栋楼,这就是技术人员的不作为 ”


来源:http://maplew.com/fangbinxing/

今天下午在超算中心的二楼有方滨兴院士关于网络空间安全的演讲,同样的报告在哈工大曾今出现过一次舆论爆炸。 



维基百科上的方滨兴词条对他有如下描述,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是中国网络审查体系防火长城(GFW)关键部分的首要设计师,因此被网民戏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

2013年6月27日,方滨兴在北京邮电大学本科毕业生典礼上讲话,宣布自己因身体健康原因不再连任北邮校长职务。报道指出方滨兴所患为晚期结肠癌。

今天,方滨兴的报告从网络空间安全的定义讲起,然后讨论例如移动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等方面的命题,演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信息安全实例,很明显因为上次的意外,这次谨慎了许多。 当开始演示上次出现现场挂VPN事故的实例时,现场有少量的笑声,这次方校长用本地文件代替了现场演示来避免问题的发生。

很有趣的一点是,方校长用的大概二十分钟的篇幅去讲了 Google 和 Youtube 的审查机制,大致就是讲 Google会因为政府和舆论压力去删除搜索结果,而 Youtube 也有举报删除视频的模块。大概讲了这么多,是想告诉我们自我审查的重要性以及政府和舆论应该对内容提供商起到监管作用。

今天有现场提问的环节,有人起身询问了关于防火长城的问题,我把回答录了音,然后下面是方校长的大致回答,经过了我的编辑和脑补。但是方校长在这个回答时比较谨慎小心,所以说话没有什么逻辑性。


“我已经离开这个行当十几年了,这些话我不敢公开说,如果我还在干我就亲自说了,我认为现在技术人员的问题是“无能”:什么叫无能呢,这好比说我知道这个楼里有炸弹,我本来可以精确的制导,制导到某一个坏人,但是我们现在仍然要炸掉这栋楼,坏人死了,其他人我不管,这就是技术人员的不作为。 
你看谷歌,你看Youtube和刚才我演示的一些网页,都会有审查的制度,他们每天都过滤掉了大量的搜索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件事(GFW)应该有一个好的技术去解决。我想放行你们学生,其实很简单,现在都可以,但是没有就说明是我们的技术不作为。
你说现在这件事(GFW)是众所周知,这不是众所周知,对下面的人是周所周知,但是对于上面的人,我们还是要保密。

方校长基本上是互联网上骂名最多的人之一,在武汉大学方滨兴遭到了鸡蛋和皮鞋的袭击,但后来低调处理。

以及收获了无数的“滚”



我发了一条推文,问问大家的看法,大家的态度基本上都是,怎么他还没有死,他连慈悲底线都没能享受到,反而是提前收到了葬礼合用的连串蜡烛。

从他的发言中,似乎可以看到他对于GFW波及范围太大的一种惋惜和无奈,但是作为始作俑者,他也的确应该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对于政治,战争和互联网的视界,没有技术无罪的说法。

但是很遗憾,方校长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了大家愤怒之余的靶子。方到底应不应该承受这所有的骂名,这有待商榷。我们恨的,到底是中国互联网之上的穹顶,还是某一个人。

的确,这面墙太高,太宽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面对体制高墙的脆弱鸡蛋,看上去毫无胜算。但是我们能够相信的,是我们的灵魂彼此融合得到的温暖。

愿我们拥有自由蔚蓝的蓝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