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微博被禁言、朋友圈被屏蔽的情况说明


2016年7月18日晚我发了一条微博,没有一个字,只是分享一张图片,然而此微博半小时之后就被管理员禁止转发(随后被删)。接着我就被禁言,无法发布、回帖和互粉。

来源:http://www.midphoto.com/chinese/whatsnew/2016/shutup.htm

到7月20日晚,我的微博依然无法使用,于是我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全文如下:

“各位朋友,我的微博已被禁言,不能发布、回复和互粉。新浪称我违反了微博社区规则。鄙人正在和新浪小秘书交涉,争取早日恢复正常。我仔细翻看,可能是因为一张图片。这张图是我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此图如此敏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这条朋友圈并附上了这张图片。奇怪的是,发出两个小时之后,没有一个赞也没有任何留言。经过和几位微信好友截图沟通,确认我这条朋友圈已被管理员屏蔽,只有我自己能看到,朋友们都看不到。

经过朋友们的反复验证,我们最后确认:不论是微信还是微博,只要内容包含有这张图片,或者包含有“炎黄春秋停刊”这几个字,均会被屏蔽或删除。

也许你要问,什么图片这么敏感,遭至这么严厉的封杀?其实也没啥,就是下面这张,《炎黄春秋》停刊声明:
对“炎黄春秋”事件的消息管制我感觉是空前绝后的严厉(也可能不会绝后吧)。著名杂志被迫停刊,同行理应唇亡齿寒,但中国所有的媒体都对此事保持沉默,没有任何报导。微博和微信等个人社交工具也 被严格审查,连图片识别技术都用上了,发布消息者一律屏蔽、销号或禁言。除了抓人,这应该是最严厉的言论管控手段了。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对搜索引擎进行了严格管制。截图举个例:
2016年7月21日谷歌搜索“炎黄春秋停刊”

谷歌搜索有129,000条结果。不难看到,虽然国内鸦雀无声,但《炎黄春秋》停刊事件在海外中文媒体上都炸了锅了。

2016年7月21日百度搜索“炎黄春秋停刊”

相比谷歌的十几万条结果,百度搜索总共只有18个结果,而且没有一个和该杂志停刊有关系。这不用我解释了吧。

某杂志停刊发一个公告,并不是什么大事,为什么政府此次如临大敌呢?鄙人愚见,原因有二。一是《炎黄春秋》这本杂志有点特殊。创刊25年以来,这本杂志一直被视为中国共产党内部改革派最重要的理论阵地,订户近二十万,有全国性影响。该刊曾发文深挖中共历史上的错误,也曾连续发文肯定前总理赵紫阳的贡献。该杂志的前副社长杨继绳还出版有《墓碑》一书,对1959-1961年饿死三千万人的事件进行了详细报道和深入论证(这本书2008年在香港出版,随即被大陆官方列为禁书)。可以这么说,炎黄春秋这个摊子对当权派来说如鲠在喉,须除之而后快。

《炎黄春秋》当然也不是吃干饭的,它的法人代表杜导正是全国人大代表、前《光明日报》总编,并曾任新闻出版署署长。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曾经给炎黄春秋题有八个大字:炎黄春秋,办得不错。虽然如此,这本杂志还是被迫停刊了。由此看来,在激烈的党内路线斗争之后,保守派已经全面获胜。他们并可借此警告全国媒体:若敢再不听指挥,胡言乱语,尚方宝剑也保不了你。

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此图来源网络

第二,杂志突然宣布被迫停刊,这种方式相当惨烈。海外媒体对此的评论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对于政府最后采取强行进入的流氓手段,亦有媒体形容为“图穷匕见”。《炎黄春秋》是7月17日宣布停刊的,7月19日,杜导正接受海外媒体电话采访时说:“我抗议,我愤怒。。。我作为一个老干部、老共产党员,实在觉得没有办法理喻。这么像文化大革命的搞法,难道我们共产党又开始搞文化大革命了吗?”

杜导正说,“1966年文化大革命时,我正在办公室里就来了造反派,宣布你是走资派,你是反革命,你的权已经被我们夺了,请你离开这个地方。。。整个报社被他们占领了。这次给我的感觉有点那个味道。”

鄙人观点,杜导正接受采访说话还是很克制的。按文化大革命那搞法,人家红卫兵占领报社,那是明火执仗。这次炎黄春秋被强行占领,随后消息被严格封锁,性质当属暗杀。所谓暗杀,就是说我干掉你,但我不会让人知道。

暗杀作为一种非正常手段,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出此下策。原因很简单,一旦败露,可能满盘皆输。古今中外这种案例很多。近的来说,1946年7月闻一多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没多久国民党就树倒猢狲散,教训实属深刻。这次炎黄春秋之死,消息被全面封杀,我的微博和微信不幸中枪,鄙人对此表示理解,特汇报给诸位朋友。

杨飞,
2016/7/22,长沙

PS,1,经和新浪小秘书多方沟通,昨晚我的微博已解禁,感谢政府宽大处理。2,鉴于目前的形势,本文限朋友们自己参考,转发可能会让您的账号被禁言或销号,责任自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