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干扰外企使用VPN


一些外国企业和机构透露他们的VPN被屏蔽,或者越来越难以通过VPN访问全球互联网,有的集团被迫放弃使用VPN。


更新于2018年1月17日 13:07 

中国正在封堵其互联网审查机制"防火长城"中最后的漏洞,这妨碍了全球性组织在中国的运营能力。

5家国际性企业和组织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近几个月,他们从中国的办公室访问全球互联网的能力受到了干扰。其中一些企业将原因归咎于中国的电信运营商,称它们屏蔽了用于绕过审查的关键软件。

中国严加审查互联网,切断了当地人访问Facebook、谷歌(Google)、YouTube和其他许多网站的渠道,目的是对本国人民能够接触到的新闻和事实加以控制。受美国政府资助的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去年11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在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排行榜中将中国列为最后一名,这是中国连续第3年垫底。

跨国公司一向使用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软件来绕过审查,保护通信不受黑客攻击和政府监控。但近几个月,据一些公司表示,它们很难使用定制的VPN。

同时,监管机构一直在推动跨国公司购买和使用经政府批准的VPN。使用这类VPN每月可能要花费数万美元,还会使用户的通信暴露在审查人员的眼皮底下。

"中国的意图是完全控制信息流,通过让人们难以、甚至无法使用其他VPN,促使他们只能使用政府批准的VPN。"威凯平和而德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驻北京合伙人莱斯特•罗斯(Lester Ross)说。

以前的审查战中,比如在那场迫使谷歌退出中国的审查战中,政府会逐渐加大干扰力度,直到他们所针对的目标运营不下去。"有时候中国试图在不明确说明的情况下达到目标,以避免引起负面反应,"罗斯说。

企业使用私人VPN来查看不受审查的新闻、访问谷歌等被屏蔽的网站,以及使用被禁止的外国电子邮箱和文件共享平台。

"相比之前的措施,这一次的力度显著加大。"上海的咨询公司"化险咨询"(Control Risks)副总监卡莉•拉姆齐(Carly Ramsey)说,"本届政府的一个优先事项是控制中国境内、以及进出中国的所有信息流。

"一旦有燃眉之急,比如说爆发全球性冲突或者国内正在酝酿群众运动的时候,他们想要能够关闭数据边界。"

中国不断出台相关法规,以保护其所说的"网络主权",即各国政府控制本国境内互联网使用和信息的权利。

去年1月,中国政府要求电信运营商"清理"互联网,在2018年3月31日前关闭未经批准的用于"开展跨境经营活动"的"专线",包括VPN。

去年夏天,北京方面关闭了国内大部分的商业VPN服务,苹果去年也从其在中国的应用商店中下架了674款VPN应用。

最近几个月,政府还设法干扰跨国公司内部定制的VPN。

一家美国非营利机构和一家英国公司分别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们的定制VPN已遭屏蔽,干扰了他们的运营能力。

一家美国《财富》(Fortune)500强公司的一名员工表示,最近几个月,在北京的办公室越来越难以通过公司的VPN访问那些被屏蔽的网站。

一家由数名美籍华人创办的美国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北京方面的干扰已迫使该集团放弃使用VPN。如今,该公司员工只能使用漫游移动SIM卡访问全球网络,但这种方式成本昂贵。

由于担心客户知道他们的运营已受到扰乱,这些企业和机构拒绝在本报道中透露自己的名称。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许多美国公司来找我们,他们来自多个行业,包括金融、科技、酒店行业,都报告他们被断了VPN、电邮和文件共享等功能。"

去年12月,欧盟(EU)向中国政府递交了一封申诉函,原因是两个欧洲国家的大使馆发现他们的VPN连接被切断。《维也纳公约》(The Vienna convention)规定,大使馆与母国之间的通信神圣不可侵犯。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说:"这不仅仅是收紧互联网接入,还会让政府对跨境联系拥有更大的可见度和控制力。政府现在拥有许多新工具,可以让网络空间实现其所谓的'安全和可控'。"

VPN提供商金蛙(Golden Frog)的首席执行官森迪•约库拜提斯(Sunday Yokubaitis)表示:"在一个政府想要控制通信和信息流动的社会,安全通信和加密必然被视为'敌人'。"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Emily Feng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