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世鹏律师:当疫苗事件遇上删帖


假疫苗事件一触即发,引发了民众对注射疫苗的公共讨论。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各种讨论的帖子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了被删的命运。事情起因于山东被揭露假疫苗事情,之后又有网友揭露制造疫苗公司存在不少问题,之后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某领导与十年前三鹿奶粉事件联系起来。事件的继续发酵,与十年前的三鹿奶粉事件,颇多相同之处。

十年前的三鹿奶粉事件,政府的做法引人诟病,至今民众还心存芥蒂。而今次假疫苗事件,疯狂删帖的背后,与十年前毫无异样,这说明了什么?为什么每一次公共事件开始都是民意汹涌澎湃,最后无一不是不了了之?

笔者认为,删帖的背后,需要讨论几个问题:第一,要不要让人说?第二,说得不好,要不要删帖?第三,公共危机,怎么办?

关于第一个问题:要不要让人说?笔者认为,要的。

所谓和谐,"和"字旁边是一"口"一"禾","谐"字旁边是"言"和"皆",这意思不是很明显吗,人人都有饭吃,有话说。这恐怕是和谐最基本之含义。

人类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有表达的欲望和需求。民主的社会,对公共事件的讨论,无一不是提供条件以促进,以达到兼听则明,更好解决公关危机。只有听取多方面的意见,才能明辨是非。即使在古之中国,也不乏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如:

《管子·君臣上》:"夫民别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资治通鉴·唐太宗贞观二年》:"上(唐太宗)问魏徵曰: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对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民主的社会,应当是自由表达的社会,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最基本的道理,处于今时今日,恐怕无需赘述。要不要让人说,要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说得不好,要不要删帖?

人之表达,因为有背景、知识储备、智力认知等限制,总有盲点,无法保证人人之言说,都能达到客观公正的态度,即使是政府所制定的政策,也完全无法保证就是良策。政府尚且如此,何苛刻于民众?如果因为不公正不客观甚至是逆耳之言,就可以对其言论进行扼杀、删帖,则无异于文化沙文主义,无异于强权就是真理。

所谓的讨论,所谓的表达,以平等为前提。所谓的平等,就是你有你的话,我有我的话,各自表达,民众自行选择倾听。如果不平等,你有你的话,然后我却无法表达(被删帖),你说,你是赢了这次的公共讨论呢?你说你能让人心服口服?"别黑白而定一尊",可以理解,"独尊儒术"也没有意见,但是总不能"罢黜百家"呀。因为总有人喜欢百家,而非儒术。更何况,"天下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甚至儒家先祖孔夫子还向老子请教呢。

所以,说得不好,要不要删帖?笔者认为,没必要。

关于第三个问题:对于公共危机,怎么办?

像今次假疫苗事件,对于网络上各种的讨论,引发公共危机,怎么办?

笔者认为,可以组织电视公开辩论。这不仅仅是普及公共知识,重建公信力,也是安定民心的不二办法。我们都知道,政府有足够的智囊团,可以组织政府与民间就此话题进行公共讨论,用证据说话,到底此疫苗是真的或者假的,为什么是真的或者假的,有关领导的亲戚小孩等是否注射此疫苗(商鞅当年刑公子虔之法,笔者认为此举可以安定人心),不合格的疫苗怎样处理?是否流入社会?之前发生的假疫苗事情,处理是否得当等等。

通过展开电视大辩论,用证据说话,理性客观讨论,公共危机自解,民众也不会引起恐慌。亦何须频频删帖,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反而让民众嗤之以鼻。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不应当成为领导的一个境界,而应当成为社会的基本共识。难道不是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