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審查時代:中國媒體人正在經歷什麼?

来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910-mainland-censorship-journalist-in-china/

特約撰稿人:江雁南,獨立記者,自由撰稿人,發自香港,2018-09-10
中國新聞媒體業正在經歷全面審查時代。這是一篇中國當代新聞傳媒從業人員的口述史,在全面審查時代下,他們無一例外地經歷了越來越不自由的從業狀態。
以前去新聞現場,都是過2、3天會收到禁令;後來在去現場的路上就會收到禁令,但還是會去把採訪做了,萬一之後還能發出來;但是現在根本不會去現場了,因為絕不可能有機會發出來。圖為2015年8月,天津大爆炸現場。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目录:
一、從禁令到法律,不斷進化的審查 1、從禁令開始(1)綜合性新聞網絡媒體編輯,從業經歷:6年。(2)日報財經記者,從業經歷:3年。(3)全國性綜合網媒文化記者,從業經驗:2年。 2、內化為自我審查(4)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5)微信公眾號編輯,600萬訂閲量。從業經歷:6年。(6)週報國際新聞記者,從業經歷:3年。 3、最根本的,是立法管控(7)全國性商業周刊記者,從業經歷:4年。(8)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二、內容審查:從時政到娛樂,一套全方位的審查體制 1、時政一直是最敏感的9)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 2、經濟與商業,如今也不遑多讓(10)中央級紙媒經濟版記者,從業經驗:2年。(11)財經廣播電台,記者,從業經歷:6年。(12)全國性商業周刊,商業記者,從業經歷:4年。 3、國際新聞不能影射(13)全國週報,記者,從業經歷:3年,國際記者。 4、人物報導,處處禁忌(14)人物類雜誌,資深記者,從業經歷:8年。(15)時政人物雜誌,攝影記者,從業經歷:5年。 5、文化娛樂新聞,都在走鋼絲(16)新聞類網站,記者,從業經歷:3年,歷史類。(17)全國週報,記者,從業經歷:10年以上,文化。(18)門戶網站,娛樂新聞編輯,從業經歷:10年。 6、讀者互動,重重設限19)綜合性新聞網絡媒體,編輯,從業經歷:6年。三、把新媒體全面管起來 1、風聲鶴唳的微信公眾號(20)訂閲人數100萬以上的微信公眾號,從業經歷:2年,非虛構類內容編輯。(21)訂閲量600萬以上的微信公眾號,從業經歷:6年,都市話題編輯。 2、新媒體新聞平台:「不生產內容,但要對內容負責」(22)互聯網新聞平台,項目經理,從業經歷:3年。 3、只能「歌頌正能量」的短視頻23)短視頻網站,視頻編輯,從業經歷:3年。

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發生的2013年,一切開始顯著變化。中國官方提出「輿論鬥爭」、「敢於亮劍」、「佔領網絡輿論上甘嶺」、「打贏新三十年的意識形態反擊戰」等極為罕見的全新「提法」,並同時展開打擊微博舊大V、扶植新大V、收編商業大佬、建立新黨媒2.0版等一系列互聯網治理其背後反應了一整套全新的媒體與互聯網治理思路、治理邏輯與治理手段的劇變。
此後,2014年8月7日「微信十條」(《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實施、2015年2月4日「賬號十條」(《互聯網用戶賬號名稱管理規定》)實施,2015年4月28日,「約談十條」(《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約談工作規定》)實施。這一系列條例被官媒稱為「三個十條」。
根據官媒報導,「微信十條」是「對以微信為代表的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進行了規範」;「賬號十條」是對「就賬號的名稱、頭像和簡介等,對互聯網企業、用戶的服務和使用行為進行了規範」;而「約談十條」則是「推動了約談工作的進一步程序化、規範化」。
更重要的,在新修訂的中國《國家安全法》中,網絡安全成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2015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新《國家安全法》,第一次在立法中明確了「網絡空間主權」的概念。
同時,網絡安全也有了專項法律管制。2016年11月8日,全國人大審議通過了《網絡安全法》,並於2017年6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2017年5月8日,新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同樣於2017年6月1日開始實施,此後一大批娛樂類賬號被依據新法規關停。
到2018年,在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公布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總共180個受調查的國家和地區裏,中國大陸繼續位列榜單第176名,保持全球倒數第五。
所有這一切,固然都昭示了確切無疑的結果。然而,糟糕的國際新聞自由指數排行、層出不窮的條例與法律,固然能反映中國新聞控制的嚴厲,及其在世界中所處的位置。但數據與法律,卻不能讓更多人看到,在此種新聞與媒體環境下,中國大多數普通媒體從業人所經歷的日常。
本篇報導採訪了超過二十名中國媒體從業者,他們有的從事傳統媒體,有的在新媒體工作;有的從事時政經濟等「敏感」報導,有的則書寫娛樂文化等並不「敏感」的題材……出於對受訪者的保護,本篇報導不列出他們的名字與具體供職的媒體名稱。
這是一篇中國當代新聞傳媒從業人員的口述史,在全面審查時代下,他們無一例外地經歷了愈來愈不自由的從業狀態,他們所經歷的被審查的日常,有的公眾很熟悉,但更多的細節,卻可能讓人相當陌生。

2018年,在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公布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總共180個受調查的國家和地區裏,中國大陸繼續位列榜單第176名,保持全球倒數第五。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