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时代

来源与全文: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905/347679.html


  信息传播等新科技不仅没有成为瓦解专制者的利器,反而成了专制者巩固统治的法宝。短短十来年,竟有了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权力者谋局布阵,摆脱了短暂出现的被动局面,不仅重新掌握了管控信息的垄断权,更初步建搭起监控所有国民的体系框架


  老高按:曾记否,互联网和移动信息工具兴起之初,让挑战专制极权的人们何等惊喜地欢呼!他们仿佛看到了突破信息封锁、突破言论钳制、澄清谎言、还原真相的曙光,并憧憬着从这里打开缺口,瓦解靠"两杆子"防卫得固若金汤的堡垒,推动中国走向宪政转型。
  这是反抗专制者的"中国梦"。事后看来,他们实在过于天真了。这个"中国梦"虽然比习近平的"中国梦"美好百倍,却很快就破灭了。
  互联网络和移动媒体既然是工具,己能用,彼亦能用。世上有了矛,势必会有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魔高十丈,道高百丈。专制者拥有庞大财力、人力和强大的资源动员能力,他们一边挥动"中华民族富强"大旗以鼓舞人心士气,一边通过各种基金项目大把砸钱,双管齐下聚集起甘愿供其驱使的科技、知识精英。很快就谋局布阵,摆脱了短暂出现的被动局面,不仅重新掌握了管控言论、信息的垄断权(当然,任何时候都会有漏网之鱼),更初步建搭起监控所有国民的体系框架。这个体系,我曾经形容为:"无微不至,无远弗届,无孔不入,无所不包",如今框架庶几完成,今后就是不断完善、精准、延伸、消灭死角而已。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王力雄的《大典》等寓言小说、《少数派报告》《国家公敌》(Enemy of the State)等科幻、惊悚电影所描绘的情景,在中国已经成为现实。
  信息传播等新科技不仅没有成为瓦解专制者的利器,反而成了专制者巩固统治的法宝。短短十来年,竟有了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我们应该从中得到不少启示。
  数年来,这个问题是我博客的主题之一,曾经转发过至少十多篇警醒和探讨这一问题的文章,我写的按语,大概都达万字了。今天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读到洪振快的文章《在中国,当数字革命遇到极权主义》,转载如下。在这种数字极权主义之下,挑战专制者注定了挑战-失败-再挑战-再失败-直至灭亡的悲剧命运吗?


  在中国,当数字革命遇到极权主义

  洪振快,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5月8日

1557333219596163.jpg

  视频显示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正在使用面部识别系统软件。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公众如果想了解中国的监控系统装备状态,最好的观察地点之一是北京天安门。这个区域历来是政治敏感地带,安全级别高。如今,这里已被特别分隔开来,进入该区域需要特别的安全检查,核实个人身份;除了随处可见的警察,还有密布的监控摄像头。随着"六四事件"发生30周年的临近,该区域的监控可能更加严密。
  天安门一带的安全保障,是中共管控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监视之下。最近,中国官方印发文件,提出在2019~2022年间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目标是"提升监控范围、识别效率及准确率,打造一批智能超高清安防监控应用试点"。这反映出中国政府在监控民众上的野心。传统的人盯人监控是旧式极权主义,而利用最新数字化技术、人工智能则是新式的数字极权主义。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建立的是一套党国极权体制,其特征是文革中公开宣扬的"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所谓"领导",实际上就是控制,控制一切,包括控制个人的行为和思想,毛泽东时代就是如此。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尤其是1980年代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设想,使中共的统治从极权转变为威权。但不幸的是,这个进程被1989年的"六四"事件所打断。尽管如此,之后推行的邓式市场化改革,还是使民间掌握了更多的财富,个人自由增加,中国社会逐渐正常化,中共对社会的控制也被弱化。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