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文章列表

新疆买手机和电脑需要实名登记

新疆的天山网报道,新疆政府出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手机及关联电子产品市场监督管理办法》,开始推广手机和电脑交易的实名登记制度,旨在防止“通过手机及关联电子产品传播非法有害信息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办法》规定: 手机裸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销售信息实名登记制度、内部巡查制度和二手手机(电脑)交易的查验、登记制度等管理制度,完善安全防范措施;严格审查核验入场经营者的经营主体资格,安装与公安机关联网的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建立经营者及从业人员电子档案并定期核实更新等。二手手机(电脑)经营者应当对收售的二手手机(电脑)进行查验登记。登记信息应包括二手手机(电脑)的来源、品名、商标、型号、手机IMEI码和MEID码、电脑ID码或SN号,出售或者委托代销、寄售二手手机(电脑)、平板电脑、无线路由器等设备的MAC地址,单位有效证明、个人的身份证号码或者授权委托书。未将二手手机(电脑)上述信息录入治安管理信息系统的,一律不得销售。二手手机(电脑)经营者应当在每次交易结束后,立即将交易二手手机(电脑)和购买者信息录入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并保存两年以上。此外,手机及关联电子产品市场的开办者、经营者在营业场所出入口、主要通道和重要部位安装视频监控设备,并保证设备在营业期间正常运行,不得中断。视频监控录像资料留存不少于30日,不得拒绝、阻挠有关管理部门依法使用视频信息系统及信息资料。

源地址:http://www.solidot.org/story?sid=42876

不要把gmail密码告诉任何国内第三方服务

@Arctosia:回国过年没几天的朋友,就让我帮忙把他的gmail 转到hotmail 上,再也不爱国了。不过,正确方法是在gmail里设置转发,不需要把密码告诉任何第三方。看下QQ的,如果这个窗口你填得下去,说明你压根就不需要gmail。
源地址:https://twitter.com/Arctosia/status/560594112240312320

环球时报:防火墙给中国互联网哪些影响

近日由于部分外国VPN服务在中国受到屏蔽,防火墙的事情再次成为焦点。工信部官员昨天就VPN受屏蔽回答记者提问,强调中国发展互联网一定要按照本国法律法规来进行,一些不良信息应该按照中国法律加以管理。

VPN指的是代理服务器,也就是网民俗称的“翻墙软件”,而它要翻的那个墙就是“防火墙”。防火墙是中国实现互联网管理一整套技术系统的民间叫法,官方在正式场合从不这么叫它。

防火墙并非是把中国互联网同境外互联网隔开,而是对境外个别网站及具体网页施行定点屏蔽。网络与网络是通的,但中国网络与境外网络个别点的联系受到拦截。需要指出的是,在境外互联网的浩瀚海洋中,这些被拦截点加起来只占很少的部分。

由于有的被屏蔽网站和网页在中国部分网民中很有影响,比如谷歌、脸谱、推特等是美国的主流网站,因此在国内外都有人把对它们的屏蔽看得很重。西方舆论一直把这件事当成中国“没有网络自由”的突出例证。

然而对于没兴趣上这些被屏蔽网站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又几乎不存在。实际情形是,这两种感受都在各自的方向上不断深化或扩大。

如果我们跳出是非的争论,来看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总体面貌,那么会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它们是,中国的防火墙实际上已经“成功”,造就了中国今天互联网发展的基本现实。比如中国出现了BAT这样的网络巨头,它们满足了中国网民的绝大多数需求,并得以向境外扩张。这或许是防火墙的“意外成果”,因为如果没有它和相应的其他管理,中国今天说不定会是“谷歌中国”、“雅虎中国”、“脸谱中国”的天下。

在政治上,一些极端言论虽然不时出没互联网,中国网络还造就了少数像是“舆论反对派”的网上大V,但这些力量始终没能形成机制化的政治及舆论动员能力,最近两年的情况尤其显示,国家对网络的调控力十分强大。

与此同时,中国的对外开放没有受到防火墙的什么影响。中国内外的信息交流总体畅通,人员的网上正常接触和沟通也无实质障碍。物流所需的网络帮助更不是问题。一些特殊需求因为防火墙会遇到些麻烦,但很容易找到替代办法。

总结起来就是:防火墙有效阻止了境外被屏蔽点对中国网民的“大众传播”,那些一定要访问它们的人,都能找到实现目的的具体办法。防火墙塑造了大多数中国人在信息方面更依赖本国网站的习惯,那些必须或热衷于访问被屏蔽点的人在逆着管理坚持他们的习惯。实情就是这样。

那么防火墙是阶段性措施,还是会长期存在下去呢?这似乎更是争论的焦点。然而这不像是一个现在能为未来做回答的问题。而且防火墙其实不是一个原则,而是很多具体需求的解决办法总汇。实际解答这个问题的过程也将分解成对具体被屏蔽点的具体对策。

但是我们希望,中国屏蔽境外网站及网页的动因能够逐步减少,而不是越来越多。我们这样说的原因,是希望中国社会对信息的承受力会变得越来越强。这是中国社会在全球化时代的健康之本。不能总让中国的年轻人“看不到什么”,而是要培养他们“看到了什么也没事”的能力。

我们相信,随着中国变得愈发强大和自信,国家治理及互联网治理对防火墙的需求将呈下降的趋势。我们很希望这个进程来得更快些。

源地址:http://tech.163.com/15/0128/14/AH26MQKQ000915BF.html

中国工信部:网络管理随情况变化调整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员表示,网上不良信息必须依据中国法律予以监管,而防火墙则将根据情况相应调整。
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1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的记者会上作了上述表示。

被问及近日有关中国屏蔽新一批翻墙软件的报道和网络防火墙现状时,闻库没有正面回答,但表示“一些不良信息应该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监管,所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新的情况出现一定会有新的监管措施跟上。”

近日有报道指中国收紧了网络控制,网络防火墙升级,多家提供网络代理服务(VPN)的公司被屏蔽。

年度报告

国际记者联盟(IFJ)26日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发布最新中国新闻自由年度报告。

报告称过去一年里,中国政府对媒体的压制比以前更严,对记者采访报道的骚扰、阻挠,新闻审查、互联网监视、违反司法程序、人格侮辱等事件继续在发生,而网络控制明显增多。

报告说,去年9月下旬开始的香港“占中”期间,至少发生了39起骚扰、扣押和诬陷记者事件。

北京对网络的监控加强,2200多个网站被封,300个视频频道下线,社交网站上至少2000万条讯息被删,而当局并未公开解释所有这一切发生的理由。

在中国有数以千计的境外网站遭到中国官方屏蔽,其中包括BBC中文网。不少在华外国人以及本地居民一直都使用代理服务器避过中国官方的“防火墙”登陆境外网站。

源地址: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5/01/150127_china_web

GreatFire:给中国网信办的一封公开信

2015年1月26日
中国,北京。
鲁炜先生:
在2015年1月22日, 您领导的中国网信办对我们发表的Outlook在中国遭中间人攻击的文章进行了公开回应。 在中国网信办的公开回应中,您的同事姜军说我们的指责是“无端臆测,纯属境外反华势力的造谣和污蔑“。
我们GreatFire.org成员对中国网信办的评论非常愤怒,我们在本公开信中逐条驳斥。
我们没有轻易指责中国网信办。我们收集了大量数据来支持我们的结论。很多报告都支持了我们的分析,包括了截图许多中国网民的报告和其他技术人员的独立分析
我们之前报道过对iCloud,雅虎,微软和谷歌进行的中间人攻击,每个公司都确认了中间人攻击的真实性。我们还邀请了其他技术人员对攻击数据进行了独立分析。 你可以阅读对每次攻击的独立分析: OutlookiCloud谷歌雅虎Github 。 每个分析结论都类似:
Our conclusion is that this was a real attack on Microsoft's email service. Additionally, the attack is very similar to previous nationwide Chinese attacks on SSL encrypted traffic, such as the attack on Google a few months ago.   
我们认为对微软Email的中间人攻击是真实的。并且,此次攻击与此前中国对谷歌等公司的攻击类似。
Two independent security experts contacted by Reuters said Greatfire's report appeared credible.
"All the evidence I've seen would support that this is a real attack," said Mikko Hypponen, chief research officer at security software developer F-Secure.
路透社邀请了两位独立技术人员来检查GreatFire的报告,他们认为GreatFire报告是可信的。Mikko Hypponen-安全公司F-Secure的研究组长说:“所有我看到的证据都表明这个攻击是真实的“
To be more specific, it appears as if the MITM attacks are being performed on backbone networks belonging to China Telecom (CHINANET) as well as China Unicom.  
更具体的来说,中间人攻击是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骨干网进行的。
All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a MITM attack is being conducted against traffic between China’s nationwide education and research network CERNET and www.google.com.
所有证据都表明中国教育网和www.google.com之间的通信被中间人攻击。
The fact that the MITM machine was six hops away from the user indicates that the MITM is taking place at some fairly central position in China's internet infrastructure, as opposed to being done locally at the ISP.
中间人攻击发生处和用户之间有6跳。这表明中间人攻击发生在中国互联网中心,而不是在本地网络运营商。
中国网信办虽然不承认对Outlook进行了中间人攻击,但却承认此次攻击是真正发生过的。如果您认为中国网信办是无辜的,那么您肯定认为其他人应该对此次攻击负责。
中国网信办没有对Outlook进行了中间人攻击,或者没有故意让其他人进行攻击,那请问您如何解释为何“敌对势力“能在过去两年中至少6次在中国骨干网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攻击?
在2014年10月,中国网信办公开否认攻击iCloud。为什么在这之后,中国网信办没有对骨干网发生的攻击进行任何调查?毕竟您的同事姜军说过:
中国政府是网络安全的坚定维护者,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网络攻击,并依法查处、严厉打击在中国境内,或利用中国网络设施发起网络攻击的行为。
鲁炜先生,请告诉我们中国网信办是如何严厉打击“利用中国网络设施发起网络攻击的行为“的?为什么您的部门把国家媒体人民网上的相关报道都删除了
姜军还对我们GreatFire.org进行了指责,我们在公开信中进行统一回复。
"姜军说,Greatfire.org是境外反华组织创办的反华网站(1),长期对中国政府进行无端攻击(2).此次炒作选在国家网信办宣布依法关闭一批违法违规网站、栏目和微信公众账号之时(3),蓄意引发不满情绪,污蔑指责中国网络空间治理制度(4)”.
(1)2011年,我们三个普通人在没有任何组织帮助的情况下在创建了GreatFire.org。我们对中国互联网审查制度不满,并决定对抗它。我们并不反华,但我们反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
(2)我们从2011年起开始检测和报道中国互联网审查。GreatFire.org的主要功能是自动测试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我们所有的报道都有数据支持,数据来自自动测试,人为测试和用户反馈。前面我们已经提到,对此次中间人攻击的报道中,我们提供了未处理过的完整数据。我们提供这么多证据,完全说不上是“无端臆测“。
(3)除非你认为GreatFire.org对微软进行了攻击,我们如何能“选在国家网信办宣布依法关闭一批违法违规网站、栏目和微信公众账号之时“进行报道?微软已经确认了攻击的真实性-我们只是迅速报道而已。实际上,对Outlook的中间人攻击和国家网信办关闭一批网站、栏目和微信公众账号发生在一起更加表明中国网信办进行了中间人攻击。关闭微信账号和对Outlook进行攻击可能是同一个专项运动呢。
(4)我们在最后一点上意见还是统一的,我们确实想要“引发不满情绪,污蔑指责中国网络空间治理制度“。我们会一直观察你的所作所为,当你犯错误时进行批评,最终来结束中国互联网审查。我们希望网民和互联网公司会一起对抗GFW和中国互联网审查。我们已经呼吁微软,苹果和其他公司立即取消对CNNIC的证书信任。你发动的中间人攻击,以及对攻击的抵赖和你对我们的无理指责更加突出取消对CNNIC证书信任的重要性。
我们希望你为中国网信办的“造谣和污蔑“道歉。 毕竟,“无端猜测和指责无助于解决网络问题“.
GreatFire.org 团队
源地址:https://zh.greatfire.org/blog/2015/jan/open-letter-lu-wei-and-cyberspace-administration-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