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信办“亮剑”自媒体,称:“依法严管将成为常态”




    近期,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针对自媒体账号存在的一系列乱象问题,开展了集中清理整治专项行动。专项行动从10月20日起,已依法依规全网处置"唐纳德说""傅首尔""紫竹张先生""有束光""万能福利吧""野史秘闻""深夜视频"等9800多个自媒体账号。近日,国家网信办又依法约谈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对其主体责任缺失,疏于管理,放任野蛮生长,造成种种乱象,提出严重警告。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认真接受群众和舆论监督,自查自纠,积极整改,严格管理。

    经查,这些被处置的自媒体账号,大部分开设在微信微博平台,其中一些同时开设在今日头条、百度、搜狐、凤凰、UC等平台。有的传播政治有害信息,恶意篡改党史国史、诋毁英雄人物、抹黑国家形象;有的制造谣言,传播虚假信息,充当"标题党",以谣获利、以假吸睛,扰乱正常社会秩序;有的肆意传播低俗色情信息,违背公序良俗,挑战道德底线,损害广大青少年健康成长;有的利用手中掌握大量自媒体账号恶意营销,大搞"黑公关",敲诈勒索,侵害正常企业或个人合法权益,挑战法律底线;有的肆意抄袭侵权,大肆洗稿圈粉,构建虚假流量,破坏正常的传播秩序。这些自媒体乱象,严重践踏法律法规的尊严,损害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破坏良好网络舆论生态,社会反映强烈。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指出,自媒体绝不是法外之地。近年来,国家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相继出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法规性文件,对具有媒体属性和可对公众发布信息的账号及平台作了明确规定,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国家网信办等有关部门根据群众举报和舆论监督,经排查取证,依法依规对这些账号进行处置,对相关平台进行约谈。这一行动表明,自媒体管理已经纳入法治化、规范化、制度化轨道,绝不允许自媒体成为某些人、某些企业违法违规牟取暴利的手段。

    这位负责人强调,法律法规必须得到尊重,人民群众的利益必须得到保护。自媒体账号运营者要珍惜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积极传播正能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守法为基、以诚信为本、以崇德立身,合法合规运营,有序健康发展,决不能让金钱蒙蔽了心智,最终害人害己。相关平台企业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健全规章制度,完善运营规则,加强审核管理,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此次专项整治行动,将坚持标本兼治、管建并举的原则,创新工作思路,探索用新办法、新举措管理新业态、解决新问题,对自媒体账号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属地管理和全流程管理,形成依法严格管理自媒体的工作常态。下一步国家网信办将继续加大依法管网、依法治网力度,对一些屡教不改和继续从事危害社会、扰乱正常秩序的自媒体违规行为坚决从严查处,决不姑息。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呼吁,自媒体的清理整治和规范有序发展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欢迎广大网民、媒体和社会各界监督,欢迎向各级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和相关主管部门举报信箱举报,共同维护网络传播秩序,营造风清气正、积极向上、健康有序的网络空间。

全球網絡自由再倒退 中國遭列最不自由卻受多國膜拜

media圖為中國網絡安全監控的報道配圖 - 網絡照片

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11月1日發表最新的網絡自由報告,顯示全球的網絡自由度連續8年下跌,該報告指愈來愈多國家仿效中國,利用控制互聯網打壓異見,鞏固政府權力;美國的網絡自由度也下跌。報告同時批評網上散布虛假資訊及肆意收集用戶個人資料,愈來愈「荼毒」數碼空間。中國被列網絡最不自由國家。

據東網今天報道,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認為,全球網絡自由度再下跌。自由之家今天發表名為《數碼威權主義的崛起》的報告,調查了65個國家從去年6月至今年5月期間的網絡自由度,當中評定中國為「不自由」國家,以88分包尾;伊朗及敍利亞則以85及83分位列尾二、尾三。自由之家主席阿布拉莫維茨(Michael Abramowitx)表示,民主國家在數碼時代掙紮,而中國正向外國輸出其網絡監控模式,以及控制國內外的資訊,形容此舉危害網絡開放及全球的民主前景。

該報告又指,中國在36個國家舉行有關新媒體及資訊管理的訓練及講座,是「用數碼威權主義訓練世界」,同時提到中國要求企業停止傳播受封鎖資訊,更指部分維吾爾族人因非暴力的網絡活動而被拘留,同時直言華為等中國企業在其他國家興建通訊網,令有關國家的情報有外洩機會。

報道指該報告發現過去一年,至少17國以打擊假新聞為由,批准或提議立法規管網媒;18個國家則以加強監控等方法,獲得不受限的數據訪問權。

2018-09/10 - 翻墙技术与大事记







2018-09/10 - 翻墙技术与大事记






用 WireGuard 科学上网

来源:https://github.com/wgredlong/WireGuard

https://www.wireguard.com/img/wireguard.svg

WireGuard 的立意是创建「 快速、现代、安全的 VPN 隧道 」。
通过 WireGuard 组建起来的 VPN ,借助其中一台可以科学上网的电脑,能使 VPN 内所有其它电脑都具有科学上网的能力。
本文简要介绍 WireGuard 的组网要点及步骤,其它四篇介绍相关的操作方法。
  1. 用 Linode 主机搭建 WireGuard 网络 ,实例介绍 Linode 服务器与本地 Ubuntu 电脑组建 WireGuard 网络的步骤;
  2. 用 wg-quick 调用 wg0.conf 管理 WireGuard ,如何配置 wg0.conf 的各项参数;
  3. 用 wg 在命令行运行 WireGuard ,通过命令行使用 WireGuard 的方法;
  4. 与配置 WireGuard 有关的 Ubuntu 命令,介绍一些 Ubuntu 命令。

1. WireGuard 组网的三个主要构成

  1. 虚拟专用网,在两台或更多电脑上,分别安装 WireGuard ,配置相应的网络参数,就可以把它们组建成一个虚拟专用网,互相之间能够用内网地址 Ping 通;
  2. 公钥/私钥,为每台电脑生成一组公钥与私钥,并合成到虚拟网卡中,使虚拟内网中两台电脑间的通信具有私密性;
  3. 路由转发,在原先就能够科学上网的电脑启动 ip 转发功能,并设置相应的路由规则,使虚拟内网的其它电脑能够通过这台电脑全部实现科学上网。

2. WireGuard 组网的主要步骤

组建一个 WireGuard 网络一般需要以下步骤。
  1. 在两台电脑安装 WireGuard ,安装过程简单,但需要注意查看是否有出错提示并做相应的处理。
  2. 生成两台电脑各自的公钥与私钥。并准备好服务器的 IP 地址 、端口号、内网地址、公钥与私钥备用;准备好本地机的公钥与私钥备用。
  3. 准备好以上参数就可以进行组网及参数配置,WireGuard 提供了命令行与配置文件两种不同的实现方式,这两种方式实现的功能相同,只是具体操作方法上有些区别。推荐先用命令行方式做测试,测试通过后再使用配置文件的方式。
    •  配置文件的方式,就是通过编辑配置文件( 比如 wg0.conf )设置各种参数,然后通过 WireGuard 自带的 wg-quick命令来启动或关闭 WireGuard 网络。好处是操作方便,不足就是调试阶段不够方便(其实也不难)。详细介绍见:" 2.用 wg-quick 调用 wg0.conf 管理 WireGuard " 。
    •  命令行方式,就是把组网命令一行一行输入,完成组网。主要通过 WireGuard 自带的 wg 命令与系统自有的 ip 及 iptables 命令实现。命令行方式灵活,但如果重复操作或繁琐一些,详细介绍见:" 3.用 wg 在命令行运行 WireGuard " 。
  4. 配置与测试又可以分两步进行,第一步先把内网调试通过,然后再进行第二部数据转发的配置,当基本的组网完成之后,两台电脑的内网地址互相之间应该都能 Ping 通。
  5. 然后就可以进行数据转发的配置,需要在服务器端做两项配置:
    • 以配置文件方式或命令行方式设置服务器的路由规则,把数据流转到虚拟网卡。
    • 在服务器端启动 IP 转发( 使 net.ipv4.ip_forward=1);
这时应该能从本地机 Ping 通 Google.com ,并能通过浏览器访问 Google.com 。

3. 参考链接

  1. WireGuard 官网:https://www.wireguard.com/
  2. 官方 Android 版: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wireguard.android
  3. wg-quick 命令官方介绍:https://git.zx2c4.com/WireGuard/about/src/tools/man/wg-quick.8
  4. wg 命令官方介绍:https://git.zx2c4.com/WireGuard/about/src/tools/man/wg.8
  5. Windows 系统运行的 WireGuard 客户端(同时提供免费可用服务器):https://tunsafe.com/
  6. 内置 WireGuard 的虚拟主机:https://www.azirevpn.com
  7. 内置 WireGuard 的虚拟主机:https://mullvad.net/zh-hant/
  8. WireGuard 配置和上网流量优化: https://blog.mozcp.com/wireguard-usage/
  9. WireGuard 介绍及客户端使用教程:https://medium.com/@xtarin/wireguard
  10. Linode 提供的 WireGuard 安装教程:https://www.linode.com/docs/networking/vpn/set-up-wireguard-vpn-on-ubuntu/
  11. 搭建 WireGuard VPN Server:https://marskid.net/2018/09/20/wireguard-vpn-set-up/

外媒讲中文的正确姿势



来源:外媒讲中文的正确姿势

近年来,颇有一些不知趣的外媒,跑到中国大陆来搞所谓新闻监督,还试图讲满大人( mandarin)  普通话。

他们忘了,这片大陆,已经不是西太后时代的大清,也不是蒋中正时期的民国。

中国人民在毛主席的帮助下,已经站起来了。

中国网络在方校长的指导下,也已经独立了。

那些图了神婆又拿了衣服的外媒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咱老百姓呢,今儿个啊

轶可赛艇!

路透中文网微博被禁路透中文网微博被禁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微信公号被关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微信公号被关

BBC中文网在中国大陆就是一个不存在的网址BBC中文网在中国大陆就是一个不存在的网址

对了,您知道New York Times么?

嗯,差不多吧,就是那家英文网站、中文网站都被墙了,认证的新浪微博账号也被关了的俗名叫新乡时报的准反动媒体。

这家报纸还有认证的微信公号呢,就是那个QQ公司的产品,而且是活的。

不过如果您用联通或移动的手机去扫这个二维码后,大概会是这样子滴:

纽约时报中文网微信公号不对墙内用户开放不对墙内读者开放的纽约时报微信公号

香港有家叫"端"的传媒,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众说纷纭,不过根据它在大陆被彻底端掉的命运,倒也名副其实。

这家媒体的名字,用百度搜索,一度是结果为零。

它有有微信公众号,与纽约时报一样,是没有办法向大陆用户开放的。


您知道海外中文报业里著名的"两早"么?(不是"早发财早移民")

这里说的是《联合早报》和《南华早报》。

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是老牌中文报纸,一度享受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崇高待遇。用中国记协官网的说法,它是"唯一获准在中国公开发行的海外华人报纸"。

但《联合早报》的这份天生骄傲,似乎是不大能够持续了, 就像一度走红的新加坡华侨、中国大陆客座国师郑永年先生。

《联合早报》的微信公号,已经被关掉了。

 

微信公号被屏蔽,似乎并未挫败联合早报新媒体编辑的作死热情。

继续利用微博平台、尤其是配图,阴阳怪气、借古喻今。

配图一时爽……

活着不好麽。

当然,有些癖好真难戒断,也是死了都要爱。

▼▼▼

下面该重点谈谈香港的老牌报纸《南华早报》了。

2016年初,阿里爸爸Jack Ma 占领南华,标志着港英时代残留的最后一点西方口音,濒临灭绝。

随着全面解放香港的战略开始实施,《南华早报》逐渐开始回归大陆,民间读者已有基本共识,媒体一旦姓马,那就跟姓赵,区别就不大了。

马老板一度打出了红包牌,希望南华老员工认同新的价值观。

马老板曾通过南华中文网的专访,传递出要做大做强南华的信号。

这显然是懂政治的企业家,或者说是懂企业的政治家,放的一个烟幕弹。

猴年春晚以后,南华早报的中文业务一步步被蚕食。

南早中文网的新浪官微、微信公号相继被关。

2016年9月9日,南华早报的官网突然蹦出这样一条消息。

"两早"大陆华文服务的基本中断,看似突然,其实是有内在逻辑的。

您想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副统帅,都能在一夜之间变成最大的叛国者,"两早"这"老朋友"的荣誉,禠夺起来,也没啥难度吧?


驻在国对那些讨厌的外媒实行纸网双重封杀,看似霸道加任性,但似乎也在权限之内。

至于具体责任在谁,借用华大姐的霸气回复:该问谁问谁去。

"中国可以say No"

复杂中国下的简单外交。

一位客居大兴黄村祖籍四川重庆的网友认为,外交语言在中国大陆,算是一门说学逗唱装傻充愣的国际舞台艺术。

对境外媒体的限制,实践中有文有武。

文的方面嘛,主要是利用GFW技术屏蔽像纽时、BBC等机构网站,尤是其中文服务。

 武的方面嘛,姑且听听几位驻华记者的"一面之词"。

半岛电视台前驻华记者半岛电视台前驻华记者

陈嘉韵(Melissa Chan)女士2012年被北京拒签之后,一度导致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青黄不接,被迫关闭了一段时间。

BBC北京分社记者BBC北京分社记者路透社北京分社记者路透社北京分社记者

前华尔街日报记者、特朗普政府最高亚洲政策制定者马修·波廷格先生回忆他的驻华采访经历。

特朗普政府东亚政策最高制定者特朗普政府东亚政策最高制定者

 

 

而那些跟中华有邦交关系的国家或国际组织,其在华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没有比外媒的日子好过多少。

甚至包括联合国。

2016年4月1日,嗯,没错就是这天,联合国的微信公号发表了文章《你是联合国派来的逗逼吗?》向QQ方投诉,由于申请手续复杂而且前后矛盾,该机构的认证未能通过年审,一年多的反复"上访",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所以才有了这篇连萌带吓的檄文。

你是联合国派来的逗逼吗?

é… å›¾ä¸ºæ—¶ä»»è 配图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这事儿后来得到了圆满解决,联合国的微信公号又可以在红线之上"胡说八道"了,也成为局域网内的一个奇迹。

 延伸阅读

卖萌也得港基本法

 

2017年5月3日是所谓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微信公号的这篇文章,要是别人发的,恐怕轻则删文,重则销号了。


2016年5月中旬,美国驻华大使馆外交官在知乎上开设的4个账号被封禁。

大抵能想象出,环球时报(中文版)读者俱乐部里,奔走相告、弹冠相庆的盛况。

我打听到的情况是,美国大使馆的知乎账号,是应邀开设的,而不是所谓主动的"和平演变",而关停的决定,并非是来自"幡然悔悟"的知乎,而是大陆最神秘的relevant organs。

2016年5月5日19时左右,美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处管理新浪微博官微的工作人员发现,@美国驻华大使馆 打不开了。

使馆工作人员立即向新浪微博官方投诉。

正当使馆新闻处准备向媒体发布关于"封号"的声明时,当日21时许,该官微又"复活"了。

据使馆工作人员透露:这期间,管理人员(对官微)没有任何操作,微博异常显然不是美国使馆方面的原因。

"我都准备好了找新工作," 这位使馆管理微博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文作者。

这并非美国驻华使团的官方微博头一次遭遇封号。

早在2012年7月14日,以"卖萌"著称的 @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被封,至今未能恢复。


网络独立的意义,堪比1949年的十月一日。

为了抵御境外敌对势力对中国人民群众的渗透,祖国的科技工作者们在方校长的带领下,把推特等非法网站给墙了。为了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西方无辜群众提供社会主义正能量,新华社冒着敌人的炮火注册了推特(2012年2月9日设立英文账号:@XHNews),并在第五纵队的暗中协助下,成功通过了认证,成为推特大V。

截至2018年10月,新华社推特账户已经超过一千万关注者截至2018年10月,新华社推特账户已经超过一千万关注者

把地球关起来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

人民日报是最早一批翻越防火墙在Facebook上注册账号的中国官方媒体。该账号始于2011年5月,比年前轰轰烈烈的"帝吧出征、寸草不生"的翻墙爱国运动早了近五年。

2015年年6月,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中俄媒体论坛上表示,该报在脸书上的认证账号粉丝数已达460万,超过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等西方大报,在全球传媒中排第二位,仅次于纽约时报。

次年5月,人民日报的脸书更上层楼,超越CNN和纽约时报,成为facebook点赞数最高的认证媒体。

BBC:中国官媒脸书赞数超越CNN与纽约时报

人民日报能在被中国大陆屏蔽的Facebook上获得关注度世界冠军,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大概只能用"祖流放、盛如愿"这样的当代成语来形容了。

环球时报英文版 @globaltimesnews 应该是最早一批入驻推特的中国媒体,时间是2009年6月份。

胡锡进(@HuXijinGT )或是党报老总里唯一一位注册推特的。2012年1月这个账号出现在推特上时,不少人怀疑这个账号的真实性。随后环球时报证实了这是胡锡进的官方个人账号。

2014年胡锡进(笔名单仁平)启用了新推号@HuXijin_GT ,这个账号与环球时报英文版认证账号 @globaltimesnews 互关,且互相转推。

2018年3月4日,胡在微博上发布消息,宣布开设个人中文推特账号。

他呼吁近500万微博粉丝为自己"点赞壮行",随后删除了这条帖子,如同喝完送行酒后把碗往地上一cei的死士,颇有些萧萧兮易水寒。

èƒ¡çš„ç¬¬ä¸€æ ¡ä¸­æ–‡æŽ¨ç‰¹

做人难,做名人更难,做胡锡进这样的名人,难上加难。

推特出现过或将会出现很多"胡锡进"。

比如这位。

高仿A货复制了胡的资料,只是把ID @HuXijin_huanqiu 中的n 换成了 i 。

至于这位"胡锡进",您可以理解为作者是想cosplay 下班以后的环球时报总编辑。

单仁平老师俄语出身,他个人的俄国情结,开始借环球时报这个平台公器渐渐绽放。除了墙内俄语个人节目,环球时报还开设了认证的推特俄语频道。

与同辈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旋律跳广场舞比起来,老胡致敬青春,钩沉芳华的情怀是一样样的,但能力,不知道要高到哪儿去了。

无论是作为组织的新华社、人民日报、CCTV、环球时报还是作为个人的胡锡进,他们自信的声音,或雷鸣于油管(youtube)里,或响彻在推特(twitter)上。

外宣和外媒是两个概念。

对外媒来说,得到在中国大陆进行中文报道的资格,千难万难。

你看纽时、华尔街日报、路透社、BBC等就没能获得资质嘛。

外宣则是外放的包衣。

"全美电视台"气质姐不远万里回到祖国,用CCTV播音腔代表世界向中国提问时,比芮成钢只能代表亚洲向美国提问的境界,不知高到哪儿去了。

几乎所有的人民都能感觉到那种墙外开花墙内香的另类自豪。

他们用流利的现代外语向西方人传递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新华社承包的纽约时报广场大屏幕,滚动播出着从国家形象到乡镇企业的巨幕广告,他们的思想境界,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连VPN是何物都不知道、只能用简体中文进行社交的大陆普通群众们,他们是这个网络的野心时代,中华民族里坚持三个代表、四个全面,成功跨越GFW的伟大先行者。

全面審查時代:中國媒體人正在經歷什麼?

来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910-mainland-censorship-journalist-in-china/

特約撰稿人:江雁南,獨立記者,自由撰稿人,發自香港,2018-09-10
中國新聞媒體業正在經歷全面審查時代。這是一篇中國當代新聞傳媒從業人員的口述史,在全面審查時代下,他們無一例外地經歷了越來越不自由的從業狀態。
以前去新聞現場,都是過2、3天會收到禁令;後來在去現場的路上就會收到禁令,但還是會去把採訪做了,萬一之後還能發出來;但是現在根本不會去現場了,因為絕不可能有機會發出來。圖為2015年8月,天津大爆炸現場。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目录:
一、從禁令到法律,不斷進化的審查 1、從禁令開始(1)綜合性新聞網絡媒體編輯,從業經歷:6年。(2)日報財經記者,從業經歷:3年。(3)全國性綜合網媒文化記者,從業經驗:2年。 2、內化為自我審查(4)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5)微信公眾號編輯,600萬訂閲量。從業經歷:6年。(6)週報國際新聞記者,從業經歷:3年。 3、最根本的,是立法管控(7)全國性商業周刊記者,從業經歷:4年。(8)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二、內容審查:從時政到娛樂,一套全方位的審查體制 1、時政一直是最敏感的9)時政期刊資深編輯,從業經歷:18年。 2、經濟與商業,如今也不遑多讓(10)中央級紙媒經濟版記者,從業經驗:2年。(11)財經廣播電台,記者,從業經歷:6年。(12)全國性商業周刊,商業記者,從業經歷:4年。 3、國際新聞不能影射(13)全國週報,記者,從業經歷:3年,國際記者。 4、人物報導,處處禁忌(14)人物類雜誌,資深記者,從業經歷:8年。(15)時政人物雜誌,攝影記者,從業經歷:5年。 5、文化娛樂新聞,都在走鋼絲(16)新聞類網站,記者,從業經歷:3年,歷史類。(17)全國週報,記者,從業經歷:10年以上,文化。(18)門戶網站,娛樂新聞編輯,從業經歷:10年。 6、讀者互動,重重設限19)綜合性新聞網絡媒體,編輯,從業經歷:6年。三、把新媒體全面管起來 1、風聲鶴唳的微信公眾號(20)訂閲人數100萬以上的微信公眾號,從業經歷:2年,非虛構類內容編輯。(21)訂閲量600萬以上的微信公眾號,從業經歷:6年,都市話題編輯。 2、新媒體新聞平台:「不生產內容,但要對內容負責」(22)互聯網新聞平台,項目經理,從業經歷:3年。 3、只能「歌頌正能量」的短視頻23)短視頻網站,視頻編輯,從業經歷:3年。

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發生的2013年,一切開始顯著變化。中國官方提出「輿論鬥爭」、「敢於亮劍」、「佔領網絡輿論上甘嶺」、「打贏新三十年的意識形態反擊戰」等極為罕見的全新「提法」,並同時展開打擊微博舊大V、扶植新大V、收編商業大佬、建立新黨媒2.0版等一系列互聯網治理其背後反應了一整套全新的媒體與互聯網治理思路、治理邏輯與治理手段的劇變。
此後,2014年8月7日「微信十條」(《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實施、2015年2月4日「賬號十條」(《互聯網用戶賬號名稱管理規定》)實施,2015年4月28日,「約談十條」(《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約談工作規定》)實施。這一系列條例被官媒稱為「三個十條」。
根據官媒報導,「微信十條」是「對以微信為代表的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進行了規範」;「賬號十條」是對「就賬號的名稱、頭像和簡介等,對互聯網企業、用戶的服務和使用行為進行了規範」;而「約談十條」則是「推動了約談工作的進一步程序化、規範化」。
更重要的,在新修訂的中國《國家安全法》中,網絡安全成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2015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新《國家安全法》,第一次在立法中明確了「網絡空間主權」的概念。
同時,網絡安全也有了專項法律管制。2016年11月8日,全國人大審議通過了《網絡安全法》,並於2017年6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2017年5月8日,新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同樣於2017年6月1日開始實施,此後一大批娛樂類賬號被依據新法規關停。
到2018年,在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公布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總共180個受調查的國家和地區裏,中國大陸繼續位列榜單第176名,保持全球倒數第五。
所有這一切,固然都昭示了確切無疑的結果。然而,糟糕的國際新聞自由指數排行、層出不窮的條例與法律,固然能反映中國新聞控制的嚴厲,及其在世界中所處的位置。但數據與法律,卻不能讓更多人看到,在此種新聞與媒體環境下,中國大多數普通媒體從業人所經歷的日常。
本篇報導採訪了超過二十名中國媒體從業者,他們有的從事傳統媒體,有的在新媒體工作;有的從事時政經濟等「敏感」報導,有的則書寫娛樂文化等並不「敏感」的題材……出於對受訪者的保護,本篇報導不列出他們的名字與具體供職的媒體名稱。
這是一篇中國當代新聞傳媒從業人員的口述史,在全面審查時代下,他們無一例外地經歷了愈來愈不自由的從業狀態,他們所經歷的被審查的日常,有的公眾很熟悉,但更多的細節,卻可能讓人相當陌生。

2018年,在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公布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總共180個受調查的國家和地區裏,中國大陸繼續位列榜單第176名,保持全球倒數第五。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