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vpn、vps、Proxy以及shadowsocks之间的联系和区别



本文转载自Thomas Xu 博客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thomas_summon/%E6%B5%85%E8%B0%88vpn-vps-proxy%E4%BB%A5%E5%8F%8Ashadowsocks%E4%B9%8B%E9%97%B4%E7%9A%84%E8%81%94%E7%B3%BB%E5%92%8C%E5%8C%BA%E5%88%AB-b0198f92db1b



本博客托管于Google旗下的blogger,而到目前为止,除了Google翻译,Google的所有产品在中国境内均无法正常访问。也就是说,除非人在国外或港澳台地区,否则,你一定是通过翻墙的方式访问到本博客的。提到翻墙(现在应该说“科学上网”或者“爱国上网”),有几个词很常见,即vpn、vps、Proxy和shadowsocks。我刚接触翻墙那会儿,对这个词的意思非常混淆,傻傻分不清。想必不仅是我,不少新手应该都有过这样的困惑。这里,我们就在尽可能忽略那些晦涩难懂的技术细节的情况下,简单地讨论下这个问题。


翻墙原理


在讨论vpn、Proxy这些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提一下目前主流翻墙手段的实现原理。

GFW实现网络封锁的手段主要有两种:dns劫持和ip封锁(除此之外,还有dns污染和关键词过滤,这里我们不讨论)。

Dns劫持:ip是网络上各主机的“地址”,要想访问“别人家”,当然得要有地址。但ip是一串数字,是给电脑看的,人记起来太麻烦,所以就有了域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网址)和 dns(网域名称系统,Domain Name System)。域名是一串英文字符串,方便人记忆。dns将域名和ip关联起来,形成映射。用户访问域名所在的目标网站前,将域名发给dns服务器询问这对映射关系,拿到对应的ip后就可以在茫茫网海中找到那个“她”了。而GFW所做的就是站在用户和dns服务器之间,破坏它们的正常通讯,并向用户回传一个假ip。用户拿不到真正的ip,自然也就访问不到本想访问的网站了。


Dns劫持是GFW早期唯一的技术手段,所以那个时候的用户通过修改Hosts文件的方式就可以零成本突破封锁了。


ip封锁:dns劫持之后,GFW引入了ip封锁,直接锁住了访问目标网站的去路,用户发往被封锁ip的任何数据都会被墙截断。这个时候,依靠类似于修改Hosts文件这种低成本方法突破封锁就显得有些天方夜谭了。那么,解决办法是什么呢?答案是:在第三方架设翻墙服务器,中转与目标服务器间的来往流量。目前为止,GFW采用的是黑名单模式,像Google、Facebook这种在黑名单上的网站的ip无法访问,而不在黑名单上的第三方不记名ip可以。于是,一切就很明朗了,我们目前几乎所有的翻墙手段都是基于上述原理实现的,vpn是,shadowsocks是,还有一些比较冷门的(比如v2ray)同样如此,只不过它们的技术细节不同(这个我们不会深入)。


vpn

Vpn,全称“虚拟私人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是一种加密通讯技术。vpn是一个统称,它有很多的具体实现,比如PPTP、L2TP、IPSec和openvpn。vpn出现远早于GFW,所以它不是为了翻墙而生的。我上面说了,vpn是一种加密通讯技术,它被设计出来的目的是数据传输安全和网络匿名。


而既然不是为翻墙而生,那从翻墙的角度上讲,vpn协议就存在诸多问题。最严重的一个就是流量特征过于明显。墙目前已经能够精确识别绝大部分vpn协议的流量特征并给予封锁,所以,vpn这种翻墙方式基本已经废了。


但即便如此,vpn作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最主流最热门最常用最为人所知的翻墙手段,已然成为翻墙的代名词。即便是vpn已不再常用的今天,当人们谈及翻墙的时候,说得最多的仍是:“你有什么好用的vpn吗?”。


Proxy(代理)


反向代理


Proxy(代理)又分为正向代理和反向代理。翻墙所用的代理都是正向代理。反向代理的作用主要是为服务器做缓存和负载均衡。这里不做过多讨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

顺带一提,shadowsocks里也有负载均衡的概念,但shadowsocks的负载均衡和反向代理的负载均衡不是一个概念。反向代理的负载均衡是指:在多个真正的服务器前架设一个代理服务器,用户所有的数据都发给代理服务器,然后代理服务器根据各个真实服务器的状态将数据转发给一个任务较少的服务器处理。这样,服务商既可以架设多个服务器分担任务、减轻压力,用户也只要记一个域名或ip就可以了。而shadowsocks的负载均衡是指:每隔一段时间更改一次翻墙服务器,将用户的数据平均发给多个不同的翻墙服务器,以避免发往某一个翻墙服务器的流量过多。

正向代理


正向代理主要有HTTP、HTTP over TLS(HTTPS)、Socks、Socks over TLS几种。其中,HTTP和Socks无法用于翻墙,HTTPS和Socks over TLS可以用于翻墙。不过,Socks over TLS几乎没人用,我们这里就不多说了。


Proxy的历史同样早于GFW,它最早被设计出来的目的当然也不是翻墙。正向代理最主要的目的和vpn差不多,都是用于匿名,但HTTP和Socks不能加密,只能匿名,HTTPS既可以匿名,也可以用于加密通信。


从理论上讲,四种代理协议都可以通过“用户先将数据发给代理服务器,再由代理服务器转发给目的服务器”的方法达到翻墙目的。但由于HTTP和Socks都是明文协议,GFW可以通过检查数据包内的内容得知用户的真实意图,进而拦截数据包。所以,HTTP和Socks一般只用作本地代理。而HTTPS协议是加密通讯,GFW无法得知数据包内的真实内容,类似于关键词过滤的手段无法施展。


不仅如此,HTTPS代理的流量特征和我们平时访问网站时所产生的HTTPS流量几乎一模一样,GFW无法分辨,稳定性爆表。

理论上讲,HTTPS代理无论是安全性,还是在隐匿性,都要比目前最为流行的shadowsocks好。事实上,在所有已知的翻墙协议中,无论是vpn协议,还是代理协议,它应该都是最好的。v2ray的vmess over tls也许能和HTTPS代理媲美。但v2ray存在的时间较短、使用者较少、社区也没有HTTPS代理活跃(从全球范围上看),故而,相比于HTTPS代理,vmess协议潜在的安全漏洞可能要多。

当然,HTTPS代理也有它的缺点,其中最大的缺点就是配置复杂。即便能用默认参数就用默认参数,用户自己只作最低限度的配置,对新手而言,这也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更别说,想要正常使用HTTPS代理,你还要购买域名和证书这些,非常麻烦。所以,即便是在shadowsocks出现之前,HTTPS代理也没在大陆流行起来。这也是造成v2ray的小众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个是用户没有从shadowsocks迁移到v2ray的动力),它的配置同样相当复杂。除此之外,HTTPS代理只能转发tcp流量,对udp无能为力。

这里推荐刘亚晨先生的一篇文章「各种加密代理协议的简单对比」。

vps

再来说说vps。

大家不妨想一个问题:我们平时上网浏览网页,我们访问的那些网页都是哪来的?答案很简单,从另一台电脑上下载下来的。无论是用户平时所使用的个人pc,还是用于搭载网站的服务器,本质上都是电脑。但与个人pc不同,被用作服务器的电脑必须做到24小时开机在线,以确保能在任何时候回应用户的请求。而vps,就是不会关机的电脑。

VPS(Virtual private server,虚拟专用服务器)是由vps提供商维护,租用给站长使用的“不会关机的电脑”。vps不是一台台独立的电脑,而是将一台巨型服务器通过虚拟化技术分割成若干台看似独立的服务器。这台巨型服务器不间断运行,被分割出来的小服务器也跟着不停的运作,站长租用其中一台小服务器,搭载上自己的站点,就可以等着用户访问了。


那么,个人电脑能不能做服务器呢?当然可以!我上面说,“与个人pc不同,被用作服务器的电脑必须做到24小时开机在线,以确保能在任何时候回应用户的请求。”这句话反过来看,如果个人pc能做到24小时在线,它同样也可以用作服务器。事实上,有不少个人网站就是搭载在家中闲置的电脑上的。同时,还有人选择用树莓派、个人NAS建站。但是,由于大陆的ISP运营商面向普通网民提供的是动态ip,绑定域名很不方便,再加上宽带上网上下行网速不对等、网络稳定性不高等问题,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使用vps建站。(除此之外,前一段时间,政府下达了新政令,要求运营商封禁个人宽带网络的443端口和80端口,至此,个人pc建站几无可能)。


那么,vps和vpn、Proxy以及我们后面会说的shadowsocks有什么关系呢?很简单,vps可以用来搭建网站,当然也可以用来承载vpn服务器、代理服务器或是shadowsocks的服务器啦。建站固然是vps最主要的作用,但绝对不是它唯一的作用,既然vps本质上也是电脑,那电脑能做的事它当然也能做。


shadowsocks

最后,就是我们的shadowsocks闪亮登场了。

介绍之前,我这里先附上shadowsocks的官网链接。英文比较好的同学建议看看官网上对shadowsocks的介绍。

在shadowsocks之前,墙内网民主要依靠寻找现成的技术实现翻墙。比如vpn、HTTPS、tor的中继网桥以及之后的meek插件等等,虽然也有自己的技术,比如一种依靠Google隐藏ip实现翻墙的技术(名字忘了),但毕竟难成大器,再加上GFW逐渐加大对VPN的干扰,人们迫切需要一种简单可靠的技术来抵御GFW的进攻。


于是,大概是在2013年吧(具体时间我也不太清楚),@clowwindy带着他的shadowsocks横空出世。


Shadowsocks同样是一种代理协议,但是作为clowwindy为国人设计的专门用于翻墙的代理协议,相对于vpn,shadowsocks有着极强的隐匿性;相对于HTTP代理,shadowsocks提供了较为完善的加密方案,虽然比不上HTTPS代理和vpn,但使用的也是成熟的工业级的加密算法,普通个人用户完全不用顾虑;相对于HTTPS代理,shadowsocks的安装配置更为简单,中文社区更为活跃,中文文档教程更完善,更符合中国国情。


Shdadowsocks最初的版本是由clowwindy使用Python(一种目前非常热门的脚本编程语言)实现的。所以clowwindy的版本被称为Python版。shadowsocks有点名气之后,不同的开发者使用不同的编程语言为其写了很多分支版本。比如,@cyfdecyf开发维护的Go版本,@madeye开发维护的libev版本(由纯C语言编写,基于libev库开发),由@librehat开发维护的c++版,由@zhou0开发维护的Perl版。这些版本的安装使用指南都可以在shadowsocks的官网上查阅。


2015年,clowwindy因喝茶事件被迫停止了shadowsocks的维护,并删除了其开源在GitHub上的代码,Python版就此停滞。但其它版本仍处于维护更新中。其中,更新最频繁,新技术跟进最快的是由@madeye维护的libev版本。这里有必要说明下,目前,shadowsocks协议(请区分“shadowsocks协议”和“shadowsocks协议的具体实现”这两者的区别)是由shadowsocks社区内的成员共同维护,协议上任何新改进都是社区成员共同商讨的结果。但对这些变化,不同的版本的shadowsocks跟进速度不同。而跟进速度最快的就是我上面说的libev版。无论是SIP007确认的ADEA Ciphers(一种同时进行认证和加密的算法),还是SIP003引进的simple-obfs(tor开发的一种混淆插件),shadowsocks-libev都是最早引入自己软件的。





上表是我从shadowsocks官网上直接搬下来的,显示了目前各版本的shadowsocks对协议新特性的支持情况。

当然,这里说的全是服务端的shadowsocks,客户端的没提,也没法提,因为实在太多了,比如比较出名的两个,surge和shadowrocket。这些客户端有好有坏,良莠不齐,对shadowsocks协议的支持程度也不一样,有的需要付费(iOS端基本都要付费,而安卓端则基本免费),费用也不一样。而且,这些客户端绝大部分都不是shadowsocks社区的“官方客户端”,而是第三方开发者制作的客户端。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了,希望对您有帮助。

别让自己“墙“了自己 | | 酷 壳 — CoolShell


来源: https://coolshell.cn/articles/20276.html

陈皓
open-your-creative-mind-300x198.jpg
这一两周与几个朋友聊天,有年轻的90后,也有大叔级的70后,这些人在我看来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但是一些喜好过于强烈,让我不经意地回顾了我工作20年来身边的人,有发展得好的,也有发展的不好的,有些人是很可惜的,因为限制他们的不是其它人,也不是环境,而是自己,所以,很想写下这篇文章。(注:这篇文章可能会是一篇说教的文章,所以,可能会让你看着犯困,所以,我会尽量地短一些,而且尽可能多讲故事,少道理,这里的故事,全是真实发生的)

几个故事

2019年年初,我面试了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93/94年出生),这个小伙子特别有灵性,也很聪明,计算机专业出身,也很喜欢技术,基础和学习能力也很好。在我这20年来认识的人中,如果他能呆在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我保证不出三年,他会成为他们同龄人中非常出色的技术人员,如果有个好的舞台有一个好的团队带他,他的未来会非常成功。然而,这个小伙子有两大喜好:1)只愿(或是说被迫)呆在一个毫无IT的环境的三/四线城市,2)对技术有非常大的偏好,只喜欢Go语言,非常不喜欢其它的语言,比如:Java(离开Java的世界,基本上离开了做架构的世界)。
他的这两个喜好,足以让一个未来会很优秀的人毁掉,因为,这个时代没有限制他,他的能力也没有限制他,但是他的意识完完全全地限制了他。
  • 他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放在了很烂的项目上,就算能用一些新的技术,他也只能算是自娱自乐,在实验室中玩玩具罢了。
  • 他把自己的技术栈封闭起来,而直接放弃了这个时代最具工业化的技术Java,对于一个好的程序员来说,同时掌握几门语言和技术完全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封闭了自己的视野。
实在是非常可惜,我本来是可以为他介绍到一些很不错的公司的,但是他这样的习性,等于自己把自己未来的门给关上了,虽然我跟他长谈过,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叫醒不想醒的人……
  • 视野、环境和舞台,对一个人的限制是非常大的。井蛙不知道大海,被空间维度所限制;夏虫不知道冬天,是被时间维度所限制;圈奍的动物没有斗志,是被自己意识所限制。
  • 偏见和不开放,对一个人的限制是真正有毁灭性的。主动让自己成为一个瞎子和聋子,主动把自己的能力阉割掉,这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想想大清的闭关锁国是如何让世界第一的北洋水师给毁掉的……
我还有个同学,他的技术并不差,就算呆在昆明这种很落后的地方,他也非常地好学,学习英文,学习各种新技术,对技术没有任何的偏好,喜欢C/C++/Java/Python/Shell,同样喜欢前端Javascript,对基础知识非常地踏实,他在技术上没有限制自己的潜力,有什么就学什么。后来,我带他玩Docker/Go/K8S……分布式架构,他也上手的很快……像他这样的人,技术能力完全没得说,比我还大一岁,44岁了,还是一样的天天追代码细节,看Youtube的各种大会,翻github里的各种issue和pull request……
我同学这人,拥有了成为一个技术牛人几乎所有的条件:基础知识过硬,细节扎得深,面很广,学习能力强,有英文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不错,非常的自律,执行力也很强,抓得住重点……然而,只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没有到大公司历练过,我三番五次叫他从昆明出来,但是最终他都呆在昆明这个城市没有出来,因为有所谓的家庭约束。然而,我身边还有好些人,把自己家从北京搬到上海,从上海搬到深圳,从厦门搬到深圳……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像他这样的能力,在哪个公司都会是主力和骨干,对于一个公司的主力和骨干来说,家庭上的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都是有很多解的……
另外,我这个同学还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任何事情都是先想到不好的事,他关注负面的东西会胜于正面的东西,而且他还有一定的社交恐惧,怕与人相处和交流,时间越长越害怕,甚至有时候直接跟我说,“我就是不想改变”这样的话……其实,我以前也是一个很害怕与人交流的人,面试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正眼看面试官一眼,也不知道与人怎么交流。但是,我与他不一样,我努力克服,不断地面试,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到一线技术客服接用户的电话,在公司里做分享,慢慢地到外面分享……3–5年就完全克服掉了。
其实,很多事情,完全是有解的,也没有必要担心,自己的心理障碍也是可以克服的,重点就是自己愿不愿意,只要愿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不断的摸爬滚打坚持了。
  • 不限制自己的人,会穷举各种方法来解决问题,限制自己的人,只会找各式各样的问题或借口。
  • 不限制自己的人,会努力改变自己的问题和缺陷,限制自己的人,会放任自己。

另外几个故事

我还有另外几个故事(活到四十多,能看到好多人十几年的发展过程,感觉有点上帝视角了)
我还有一个以前团队里的一个小伙,人是很聪明,但就完全就是野路子,他对技术没有什么偏好,一个PHP程序员,做那个Discuz!论坛,公司被并购了,转成Java,开始研究Java的各种细节,对技术从来没有什么偏见,有什么就玩什么,每做一个项目,就算是一样的他都要用新的技术做一遍,然后跟着我做云计算,我教他TCP,教他C/C++,后来一起玩Docker/Go,等等,反正是一点就通,他是我见过学习能力最强的人。但是,有一个事他一直与我的想法不一样,就是我希望他先把软件设计好,再写代码,他非常不能理解,他习惯于直接动手开干,然后有什么问题就整什么问题,我也很难教育他。
有一天,他电话面了一下Facebook,电话面了15分钟后对方就放弃了,他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然后,他就开始找菲利宾人练英文口语了,我也让他做算法题,然后,他才发现,一道连算法都不是的纯编程题都提交几次都过不了,等他做完了Leetcode最初的那151道题后,整个人都改变了,写代码前认认真真地在纸上把程序的状态,处理时序以及可能遇到的一些条件先罗列出来,然后,进行逻辑设计后,再写,从此,他就开启他更大的天地了。我后来把他推荐给了微软,先在中国的Bing,在中国升好2–3级,然后去了美国的Azure,现在听说他准备要跟 k8s 的 co-founder Brendan Burns 混了(虽然,他现在还在印度人手下,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未来能玩多大,因为今年他才33岁,而且非常聪明)
他以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我叫他出来,他也不出来,后来因为一些办公室政治的原因不得不来找我,于是我就带着他玩了两年,跟他讲了很多外面的世界是怎么玩的,他这个人也是一个相当不善于社交的人,但是心是开放的,愿意接受新的东西,虽然对技术也有一定偏见,比如不喜欢Windows,但是也不会不喜欢到完全封闭。后来我跟他说,微软的技术相当的强的,你看到的技术只是表面,深层次的东西都是相通的,直到他到了微软后发现各种牛逼的东西,对微软系统的技术的态度也有了改变,而且我让他跟我说很多微软那边的事,我发现,他对技术了解的维度已经是越来越高级的了……
还是我以前团队的一个小伙,他是一个前端,他说前端的东西没什么意思,想来找我做后端,我也一点点带他……后来,我说,你如果想要玩得好,你必需来北京,无论现在你觉得过得有多好,你都要放弃掉,然后,尽最大可能出去经历一下世界最顶尖的公司,我甚至跟他说,如果他女朋友不跟来的话,就先分开一段时间,先自己立业,他来北京的时候,他之前的同事都等着看他的笑话,我说,那些人连想都不敢想,不必管他们。于是,他去了Amazon,再过了一年去了西雅图,我跟他说,接下来就是去AWS,然后,如果有足够的野心,用自己的年轻这个资本去硅谷创业公司赌一把……未来他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他没有限制自己,他的未来不会有封顶……
也是我的同学,我跟他在大学是上下铺,后来他去了人民大学读计算机博士,大学的时候做国产数据库kingbase,然后去了一家外企,天天被派到用户那边做数据分析,后来,他想回科研单位做国产数据库,我说,别啊,你的技术比我好太多,还有博士理论加持,你不去国外顶尖公司玩玩,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强的,于是他跟公司申请去了国外做核心,后来因为Hadoop的原因,公司的产品最终成为了历史,于是我说,你来了美国么,你一定要去AWS,于是他就去了AWS的Aurora团队,成为了AWS明星级产品的中坚力量,天天在改MySQL的核心源码,干了两年,被提升为Principle Software Engineer ……
这里我到不是说出国有多牛,也许你只关注能挣多少钱,但是我想说,他们之所以能有这样的际遇,除了他们本来就有实力,还更因为他们从来不给自己设制什么限制,就是那种“艺多不压身”,有什么就学什么,有更高的就去向更高的迈进,其它的像家庭什么的问题其实都是会有解的,真的不必担心太多……

别限制了自己

上面的这些故事,也许你能看得懂,也许你看得不一定能懂,这里,让我来做个总结吧
  • 做有价值的事。这个世界对计算机人才的要求是供不应求的,所以,不要让自己为自己找各式各样的借口,让自己活在“玩玩具”、“搬砖”和“使蛮力加班”的境地。其实,我发现这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并不少,但是有品味的人的确很少。所谓的有价值,就是,别人愿付高价的,高技术门槛的,有创造力的,有颠覆性的……
  • 扩大自己的眼界,开放自己的内心。人要变得开放,千万不要做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做一个开放的人,把目光放在全人类这个维度,不断地把自己融入到世界上,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这里,你的英文语言能力对你能不能融入世界是起决定性的作用。开放自己的心态,正视自己的缺点,你才可能往前迈进。你的视野决定了你的知不知道要去哪,你的开放决定了你想不想去
  • 站在更高的维度。面的维度会超过点的维点,空间的维度会超过面的维度,在更高维度上思考和学习,你会获得更多。整天在焦虑那些低维度的事(比如自己的薪水、工作的地点、稳不稳定、有没有户口……),只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平庸,只要你站在更高的维度(比如: 眼界有没有扩大、可能性是不是更多、竞争力是不是更强、能不能解决更大更难的问题、能创造多大的价值……),时间会让你明白那些低维度的东西全都不是事儿。技术学习上也一样,站在学习编程语法特性的维度和站在学习编程范式、设计模式的维度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学习方式。
  • 精于计算得失。很多人其实不是很懂计算。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算计自己会失去多少,而不会算会得到多少。而一般的人也总是在算短期内会失去什么,优秀则总是会算我投入后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回报,前者在算计今天,目光短浅,而后者则是舍在今天,得在明天,计算的是未来。精于计算得失的,就懂得什么是投资,不懂的只会投机。对于赚钱,你可以投机,但是对于自己最好还是投资。
  • 勇于跳出传统的束缚。有时候,跳出传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大多数人都会对未知有恐惧的心理。比如:我看到很多人才都被大公司垄断了,其实,有能力的人都不需要加入大公司,有能力的人是少数,这些少数的人应该是所有的公司share着用的,这样一来,对于所有的人都是利益最大化的。这样的事现在也有,比如:律师、设计师……。但是,绝大多数有能力的技术人员是不敢走出这步。我在2015年到2016年实践过一年半,有过这些实践,做“鸡”的比“二奶”好多了,收入也好很多很多(不好意思开车了)……
庄子说过几句话——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空间局限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时间局限
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认识局限
别自己墙了自己,人最可悲的就是自己限制自己,想都不敢想,共勉!
————————————————————

注:这篇文章就是要劝大家更为开放,让自己有更多的可能性,能到更高的层次,做更有价值的事,成为更强更好的人……当然,如果你觉得你只想做一个平凡人,也和本文并不冲突……另外你也不要觉得这篇文章是让你要成为一个精英,但你一定要去摸高……这篇文章是告诉你一种面对人生的思考方式,在这种思考方式下,你会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大的场景……而不是直接把自己归到“平常人”,把自己“墙”了!

為何還要去投票站排隊投票?

綜合網友的問答和辯論,了解一下為什麼人人都有電子設備的今天,香港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都還在主要選擇去投票站投票,而且大多採用紙張?

看到香港民眾在投票站從大早開始排隊投票,中國網友坐不住了:
網友認為,網絡投票才最不安全,以及更容易作弊。

但是並非香港如此,更多國家開始反思電子投票(還不是手機投票)的弊端:


實際上,全球唯一真正實施電子投票的愛沙尼亞也並非沒有爭議:
相關的討論也延伸到中國日益“數字化”的生活細節中:

再過幾年,中国网民只能靠卫星访问自由网络?


简介
与对地静止卫星相比,利用非常近地的卫星可以将通讯延时大幅缩短。但是这需要非常多的卫星,因为卫星从我们上方飞过的时间很短暂。此外这些卫星要能利用动态天线瞄准特定区域。如此一来,每名用户的数据流量将显著提升。星链项目承诺能做到这一切,不过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所谓合法的“酷鸟浏览器”




简介

来源: Twitter
正文

以下內容摘录自多位网友的测试和评论:


最近新出了一个翻墙浏览器——酷鸟浏览器,轻度翻墙用户可以试一下,不过由于是墙内公司做的,隐私毫无保障。https://ie.kuniao.com  https://twitter.com/vpnsg_net/status/1194265851563626498?s=20

Image

酷鸟浏览器:国内首家合法访问国外热门网站的浏览器 知法犯法!罪不可赦!https://twitter.com/Alba42736515/status/1194580063670292480

最近那个噱头很足的酷鸟浏览器声称是国内第一个合法翻墙的浏览器有群友在安装目录扒到了ss-local.exe https://twitter.com/jw12138/status/1194872091201302530 

试了一下这个所谓合法的酷鸟浏览器,F12控制台打不开,也没办法查看证书信息,默认不检查服务器证书状态,拦截证书风险,还自带和谐功能🤔 https://twitter.com/Shirosaki_Mieru/status/1194599915722141697

Image
Image
Image

所谓合法的“酷鸟浏览器”,其实就是个租用腾讯云香港节点的二道贩子。把Chromium换个壳就拿来推广。登录成功后还提示不要浏览违法信息,呕。 注册必然要求输入中国手机号注册,当然是不可能冒着被拉清单的风险拿自己和自己家人的手机号注册的,去求助了某个收信网站。https://twitter.com/Carina__Nebula/status/1194563886382374913 

Image

Image


Image


不要使用 酷鸟翻墙浏览器,这个浏览器使用的是腾讯云线路,并且会篡改谷歌的搜索结果。测试方法,用酷鸟浏览器搜索法轮功,习近平等敏感词,酷鸟浏览器会篡改谷歌的搜索结果,隐藏掉敏感内容。https://twitter.com/justsudo/status/1194826264613244928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