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互联网伤透了心?你可以建造自己的网络

没了互联网,你还活得了吗?但互联网上的监控、审查、高价才能买到乌龟般的速度,这些都捣乱了上网的乐趣。突尼斯的一群技术宅们干脆试着建造自己的互联网,而他们只是全球“网络DIY”运动的一部分。

技术宅Habib M’henni可以说是幸运的:他的国家突尼斯,日前成为阿拉伯地区网络自由的一座灯塔。维基百科、Facebook和Youtube等此前被封锁的网站,都已在该国解封。

虽然突尼斯的网络审查已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突尼斯人都能上网。在M’henni的老家萨亚达(Sayada),一座人口一万六的小镇,却完全没有任何网络通信。因此M’henni决定为镇子建造自己网络,取名为“网状萨亚达(Mesh Sayada)”。2013年12月,他们在镇里安装了几个路由器和服务器,为一万六千多居民创建了免费的WiFi网络。连上这个网络就像在饭店里连接WiFi那么简单,而且完全免费。

绿色区域是已联网的地区 黄色地区属于规划联网区
M’henni坦言道“这不是互联网”。但他说,这个网状网络在很多方面与互联网类似。“网状萨亚达”提供简单的程序,如聊天软件和谷歌文件一样的软件。“其中还包括维基百科法语版和阿拉伯语版的备份、以及免费书籍供人们下载。” M’henni告诉泡泡。他认为,这些软件对于当地学生将非常有用,他们可以借助免费网络“作为信息源、以及沟通工具”。

他的另一个希望是,网状萨亚达可以增强镇子的维系度。“镇子的网站上含有许多当地政府数据,这样人们可以审查政府政策,并发表意见。” M’henni说,“今后我们也想增加其他项目,如建立镇子上的街道名称历史资料库、或创建一个地方广播电台。”

人人都能建自己的网络

萨亚达并非首个DIY网络的社区。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人们便开始使用技术来创立自己需要的通讯架构。通常这些地方都是电信公司不愿提供设施的地方。例如,在阿根廷,边远社区利用路由器来接龙,把城市的互联网连接通到自己的地区。

在互联网受到审、甚至断网的地区,人们也试着建立自己的网络。阿拉伯之春中,当埃及政府切断互联网之后,当地的媒体便是通过自己的内部网,来实现城市间的新闻交流。

但“网状萨亚达”是首个利用“动乱无线”(Commotion Wireless)技术的自联网。“动乱无线”是美国“开放技术基金会(Open Tech Fund)”发明的软件包,目的就是为了人人都能建自己的网络。类似"网状萨亚达"的自联网,也已出现在索马里、印度和美国。

M’henni介绍说,除了要在镇子屋顶上安装15个路由器之外,创建网状网络并不难。说服人们同意在屋顶上装路由器反而最花精力,而建立网络简单到小孩都能做。“甚至11岁的孩子都能设置安装路由器。”他说。

小朋友也参与网状萨亚达建设规划
这正是“动乱无线”发明人Sascha Meinrath过去14年来坚持不懈的目标:“我在自家客厅开始这个项目,当时是为了与我朋友Zach家创建网络连接,在一个拨号上网的年代,他有一个T1连线,这是很强大的。”他回忆说:“我当时以为这只是研究院放暑假时,我做的暑期项目。”

但当Meinrath和他的朋友看到,网状网络在多种情况下都有巨大的潜力之时,这个暑期项目的使命更大了。当电信公司不愿在边远地区铺设网络时,网状网络可供当地人建立自己的网络;当自然灾害摧毁了正常的通信渠道时,人们可迅速通过架设网状网络来实现沟通。

Meinrath指出,“网状萨亚达”所使用的技术就是他与朋友14年前使用的技术,但“动乱无线”团队花了很多时间,让这一技术更加便捷。“当时的技术虽然对于技术人士来说没有问题,但位于99.9%的人来说根本无法理解。因此技术无法满足其目标:给大众带来网络连接。”

适合社会运动人士的网络?

美国国务院在2011年给予“动乱无线”2年的资助,作为美国外交政策中推进网络自由的努力。对于美国国务院来说,网状网络为生活在网络受到监控审查国家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替代网络。

几乎在同时间,阿拉伯之春爆发了,埃及和叙利亚政府完全切断了互联网,纽约时报撰文称“动乱无线”是奥巴马政府在全球推进“影子网络和移动通讯系统”的一部分,异见人士可以用此来规避极权政府。

虽然Meinrath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地下活动工具,但他指出,在示威时,动乱无线可为示威人士所使用:在手机通讯被切断时,人们可以通过手机来架设动乱通讯网络2013年秋,他的团队在华盛顿街头示威时,成功地使用手机架设了动乱网络。

并非监控无忧

埃及博客Mohamed El-Gohary也看到了动乱无线技术的潜力,尤其在正常网络不通的危机情况中。但他也警惕说:“埃及将未经许可建立无线网络视为非法,如果这里的人试图建立类似的网络,他们可能面临惩罚。”

Meinrath也表示,动乱无线技术允许人们创立不受审查的网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受监控。作为美国大型监控项目的反对者,他公开了“动乱无线”的代码,让用户查询这个技术本身并不监听用户的网络行为。

他认为“动乱无线”比普通互联网安全,重要的原因在于“如果你知道监控的执行过程,你可以看到监控设备处于中央点,例如手机信号塔、网络服务提供商。但动乱网状网络中,没有这样的中央点,因为用户自身构成了网络的连接点。”他解释说,这并不会使网络完全安全,但会降低监控的可能性。

但Meinrath并不认为,异见人士是这一技术的主要使用人群。相反,大多数使用这一技术的人,主要是为了降低沟通的成本。但或许正因为如此,当人们开始使用动乱无线技术时,你不会被首先判定为“异见人士”。Meinrath认为这对异见人士是有利的。

另一种解放

虽然动乱无线的目的并非暗助活动人士,但Meinrath认为这是个革命性的技术:“人们的可支配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要花在沟通上,大幅度降低电讯成本的机会本身便具有深刻的解放性。”

从“网状萨亚达”背后的志愿者的热情来看,Meinrath可能是对的。对于突尼斯人来说,在本阿里政权倒台之后,使用动乱无线技术的主要目的并不是逃避政府的监控与审查。信息科技方面的教授Nizar Kerkeni说,网状萨亚达的志愿者们并不回避政府的介入,他们与当地政府紧密合作,以创造政府信息公开项目。

“如果我们需要绕开审查,我们可能这么做。但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Kerkeni说,“我只希望我们不要回到审查年代。”

https://s3.amazonaws.com/pao-pao./index.html?u=article/85

发表评论